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1977年邓小平拍板调用印《毛选》的纸张印试卷

2016-06-07 10:58:10  扬州晚报  

1977年8月4日,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8月6日,清华大学的代表在会上反映说,清华现在招收的新生文化素质太差,许多人只有小学水平。邓小平插话道:那就干脆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还叫什么大学!8月8日,许多代表呼吁恢复高考。邓小平问:“今年是不是来不及改了?”大家回答,今年改还来得及,最多晚一点。邓小平听后,当即决定,从当年起恢复高考。

如今,30年过去了,邓小平当年作出的决策,其意义早已超出高考本身。他让一代代中国人明白:教育不仅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还能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一个民族的命运。教育是一个民族最根本的事业。教育是未来,是希望。这也是邓小平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丰厚的遗产。

2007年,是我国恢复高考制度30周年。

屈指算来,197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现在大多数已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了。岁月沧桑,我们依然难忘30年前,那个改变他们命运的伟人——邓小平。

恢复高考改变一代人命运

恢复高考,是邓小平1977年7月复出后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决策。

新中国的高考制度始于1952年。从这一年到1966年“文革”前,高校招生实行全国统一命题、一次考试、分批录取的办法。招生工作的原则是阶级路线和政治与学业兼顾,生源主要是应届高中毕业生和其他具有高中文化程度的人。

“文革”开始后不久,高考制度即被取消,高校也停止招生工作。直到1972年,大多数高校又开始恢复招生,但明确规定:只“选拔具有二年以上实践经验的优秀工农兵入学”,不招收应届毕业生,取消文化考试,实行“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办法。这期间,“白卷英雄”被树成典型,进入大学的工农兵学员文化基础差参不齐,有的人甚至不具备基本的文化知识基础。

到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时,高考制度已被废除整整10年,国家出现了严重的人才断档,广大群众对当时实行推荐选拔的大学招生制度非常不满。此时的邓小平,心情急切。

下令“追回”上报中央的报告

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他自告奋勇地提出抓科技和教育工作。

8月4日,邓小平在北京亲自主持召开了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邀请30多位著名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参加。这是他恢复工作后主持召开的第一个会议。

8月6日,清华大学的代表在会上反映说,清华现在招收的新生文化素质太差,许多人只有小学水平,还要补习中学课程。邓小平插话道:那就干脆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还叫什么大学!

8月8日,邓小平继续听取与会代表发言。会上,武汉大学一位教授强烈呼吁:招生是保证大学质量的第一关,好像工厂的原材料,不合格的原材料,就不可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在座的其他科学家也踊跃发言,一致建议国务院恢复高考制度。

当时,教育部刚开完全国高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继续推行“文革”后期确定的招生办法,方案正在上报中央,各地也正按照会议精神,准备当年的招生工作。

邓小平问道:“今年是不是来不及改了?”大家回答,今年改还来得及,最多晚一点。

邓小平听后,当即下令要求教育部把上报中央的报告“追回来”,并一锤定音地说:“今年就要下决心恢复从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考学生,不要再搞群众推荐。从高中直接招生,我看可能是早出人才、早出成果的一个好办法。”

话音未落,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调用印《毛选》的纸张印试卷

座谈会结束后,教育部根据邓小平的指示,于8月13日在北京召开全国第二次高校招生工作会议。由于许多人还被“左”的思想所束缚,会议争论十分激烈,高考招生制度改革也陷入徘徊状态。

邓小平坐不住了。

9月6日,邓小平写信给当时几位中央领导同志,指出:“招生问题很复杂。据调查,现在北京最好中学的高中毕业生,只有过去初中一年级的水平(特别是数学),所以至少80%的大学生,须在社会上招考,才能保证质量。”

9月19日,邓小平在同教育部负责同志谈话时说:“1971年全教会时,周恩来同志处境困难。1972年,他和一位美籍中国物理学家谈话时,讲要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收大学生。在当时的情况下,提出这个问题是很勇敢的。”“为什么要直接招生呢?道理很简单,就是不能中断学习的连续性。十八岁到二十岁正是学习的最好时期。”

邓小平的“9·19谈话”给了参加招生工作会议的同志以极大鼓舞,许多人连夜打电话、拍电报或写信,把邓小平的谈话精神传到四面八方。就在这次谈话后不久,历时38天的1977年全国第二次高校招生会议结束,恢复高考已成定局。

接下来,《红旗》杂志根据邓小平对教育工作的几次谈话,整理成评论员文章《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教育事业》。9月30日,邓小平在送审稿上批示:“这是一个重要问题,我建议政治局讨论一次,进行修正,然后确定是否发表。”

随后,邓小平对教育部起草的招生文件,亲自进行修改和审定。他认为文件中的政审条件太繁琐,说:“政审,主要看本人的政治表现。政治历史清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劳动,遵守纪律,决心为革命学习,有这几条,就可以了。总之,招生主要抓两条:第一是本人表现好,第二是择优录取。”

10月21日,教育部决定从1977年起,高校招生制度进行改革,恢复统一考试制度。

12月,570万考生走进考场,加上1978年夏季考生,两季考生共有1160万人。这恐怕是迄今为止,世界考试史上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考试。

当时,由于资源严重匮乏,如何解决高考试卷纸张,竟然成了一个叫人头疼的大问题。问题最终反映到邓小平那里,他当机立断,决定将印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计划暂时搁置,调配纸张,先行印刷高考试卷。

就这样,1977年冬天,在邓小平亲自过问和布置下,关闭十年之久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打开。在这个涌动着春意的冬天里,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