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1977年邓小平拍板调用印《毛选》的纸张印试卷(2)

2016-06-07 10:58:10  扬州晚报  

话音未落,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调用印《毛选》的纸张印试卷

座谈会结束后,教育部根据邓小平的指示,于8月13日在北京召开全国第二次高校招生工作会议。由于许多人还被“左”的思想所束缚,会议争论十分激烈,高考招生制度改革也陷入徘徊状态。

邓小平坐不住了。

9月6日,邓小平写信给当时几位中央领导同志,指出:“招生问题很复杂。据调查,现在北京最好中学的高中毕业生,只有过去初中一年级的水平(特别是数学),所以至少80%的大学生,须在社会上招考,才能保证质量。”

9月19日,邓小平在同教育部负责同志谈话时说:“1971年全教会时,周恩来同志处境困难。1972年,他和一位美籍中国物理学家谈话时,讲要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收大学生。在当时的情况下,提出这个问题是很勇敢的。”“为什么要直接招生呢?道理很简单,就是不能中断学习的连续性。十八岁到二十岁正是学习的最好时期。”

邓小平的“9·19谈话”给了参加招生工作会议的同志以极大鼓舞,许多人连夜打电话、拍电报或写信,把邓小平的谈话精神传到四面八方。就在这次谈话后不久,历时38天的1977年全国第二次高校招生会议结束,恢复高考已成定局。

接下来,《红旗》杂志根据邓小平对教育工作的几次谈话,整理成评论员文章《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教育事业》。9月30日,邓小平在送审稿上批示:“这是一个重要问题,我建议政治局讨论一次,进行修正,然后确定是否发表。”

随后,邓小平对教育部起草的招生文件,亲自进行修改和审定。他认为文件中的政审条件太繁琐,说:“政审,主要看本人的政治表现。政治历史清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劳动,遵守纪律,决心为革命学习,有这几条,就可以了。总之,招生主要抓两条:第一是本人表现好,第二是择优录取。”

10月21日,教育部决定从1977年起,高校招生制度进行改革,恢复统一考试制度。

12月,570万考生走进考场,加上1978年夏季考生,两季考生共有1160万人。这恐怕是迄今为止,世界考试史上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考试。

当时,由于资源严重匮乏,如何解决高考试卷纸张,竟然成了一个叫人头疼的大问题。问题最终反映到邓小平那里,他当机立断,决定将印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计划暂时搁置,调配纸张,先行印刷高考试卷。

就这样,1977年冬天,在邓小平亲自过问和布置下,关闭十年之久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打开。在这个涌动着春意的冬天里,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