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邓小平为孩子给中央写信:实在不好意思提请求(1)

2016-05-30 11:20:37  广安日报  

邓小平为孩子给中央写信:实在不好意思提请求

邓小平为孩子给中央写信:实在不好意思提请求

本文摘自《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作者:邓榕

林彪覆亡后,他在江西的走卒程世清也倒台了。新上任的省委领导是老干部白栋材和黄知真。黄知真来步校探望了邓小平,并传达了中央关于恢复邓小平党组织生活的通知。父亲虽没被开除党籍,但却一直被监管被软禁,人身自由都没有。直到这时,才算名副其实地恢复了作为一个党员所应具有的基本权利。这是一个实质性的变化,也可以说代表了政治生命的恢复。父亲和母亲非常高兴。在和黄知真谈话时,发自内心的喜悦洋溢在他们的脸上。

4月初,江西省革委会通知我们,将安排飞飞进江西理工科大学上学,安排我进江西医科大学学习。这真是一件让我们全家人感到喜出望外的事情。一是孩子能够上大学,父母亲心头的一个大愿望终于得以实现。更重要的,说明父亲前一年11月8日给毛泽东写的信,毛泽东不但收到了,而且还回应了。这是极为重要的。这说明,毛泽东仍在注视着远在千里之外的邓小平。

在这种形势的鼓励下,4月22日,父亲给汪东兴写了一封信。

信中写道:“东兴同志:好久没有写信了。由于主席的关怀和你的帮助,毛毛和飞飞进学校的事已经解决了,毛毛进南昌医科大学,飞飞进南昌理工科大学(学无线电专业),学校选拔通知二十天前就收到了……两个孩子得到这样的照顾,我们只能对主席和党表示由衷地感激!我们的情形一切照旧,不过我的继母三天后就要去天津帮助我的妹妹生产和带小孩,她七十几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几年来,在我们家里很劳累,所以我们劝她去天津一时期,比较松动一点。她走后,两个孩子上学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卓琳,照护一个残废的大儿子,因此,我暂时不能去工厂劳动,必得在家里做事(卓琳身体也不好)。我们想请一个人做做饭,特别帮助照顾残废人,已向领导提出,据说找人不易,工资较高(三十元以上),且看找的结果如何。没有别的,就怕我和卓琳有一人生病就难办了。我的大儿子邓朴方,接回来近一年了。一年来的观察,他的腰身以下虽然完全没有知觉(大小便也不自由),但机能似乎并未完全消失。据说,在医院诊断时也对此存疑,并曾有施行大手术打开看看的拟议,后因送到救济院而未果。我们总希望还能有一次医治的机会,如果有可能再送回医院治疗,或施行手术。对此,我实在不好意思向党提出请求。”

可以看到,“文革”当中,父亲写信,往往都是为家庭的“琐事”。父亲这个人,向来行事简约。在工作中,讲话不写讲稿,写报告也总是言简意赅,从不赘言。在生活中,我们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父亲写信,就连与他相濡以沫三十多年的妈妈,也从未见过他因家事写信。而在“文革”中间,在家庭处于困境之时,在他的家人子女需要得到关怀和帮助时,作为一家之长,为了让孩子治病,为了让孩子上学,为了孩子的工作,他会一反一贯的作风,一次又一次地拿起笔,一封又一封地写信,而且是不厌其详地写信。“文革”中,他总是觉得家人和孩子们是因为他才受到这么多的委屈和不幸,他总想尽他的能力,尽一切可能,为家人和孩子们多做点再多做点。他从不要求孩子们为他做什么。他付出了对家人子女的全副的爱,却不要求任何回报。这是人世间最朴素的爱。估算一下,“文革”十年中,父亲所写的信,比他一生中其他八十年的统统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