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中国人民为何选择邓小平:拒绝肯定文革赢爱戴(3)

2015-12-01 09:16:36    人民网

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推动历史转折打开新路

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做出恢复邓小平职务的决定,邓小平再一次重新回到中国政治舞台的中央。他打开拨乱反正的突破口,“自告奋勇管科教方面的工作”[2],主动表示愿当科学、教育的“总后勤部长”[3]。“他选择教育战线作为拨乱反正的突破口,在1977年采取了两大举措:一是恢复高考,一是推倒‘两个估计’,成功地带动了全局的拨乱反正。”邓小平在1978年3月18日的全国科学大会上所做的讲话中指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马克思主义历来的观点。”[3](p.281)邓小平的讲话是“科技现代化的宣言”,中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邓小平指导了经济领域的思想解放,他对被“四人帮”搞乱的关于社会主义经济若干基本理论(关于按劳分配原则、关于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关于大力发展生产力、关于按经济规律办事等)的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推动了改革和开放的尝试,不仅为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工作重心转移作了思想准备,也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大规模的改革开放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启示”。邓小平支持和领导真理标准大讨论,冲破了“两个凡是”的禁锢,对于促进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邓小平和陈云做了许多工作,大力支持胡耀邦清理和平反冤假错案以及为“右派分子”摘帽和改正的工作,“冤案一理,人心大喜”。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继续主管外交工作,“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加强了对外关系,迈开了对外开放的步伐”,“中国领导人和高级官员的足迹遍及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其间,中日签订了和平友好条约;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使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广阔发展的新阶段。为了学习借鉴外国经济建设和经济管理的先进经验,中央派出多个代表团考察外国和港澳地区的经济,促进对外开放,“其中最大的突破是从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发展到引进外资”。1978年11月10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12月13日,邓小平在闭幕式上做了主题报告,指出:“解放思想是当前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处理遗留问题为的是向前看”;“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这个报告虽然是在工作会议上讲的,但实际上成为后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是“开辟新时期新道路、开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理论的宣言书”。也是在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提出坚持有错必纠的方针,解决重大历史遗留问题。中央政治局为重大历史遗留问题平反(包括关于天安门事件问题、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所谓“二月逆流”问题、六十一人案件问题、彭德怀同志的问题、陶铸同志的问题、杨尚昆同志的问题等),清算了“两个凡是”的错误,“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充分准备”。1978年12月18~22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这是伟大历史转折的里程碑,邓小平也以其推动伟大历史转折和打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路的伟大功绩而载入史册。中国人民因邓小平在转折年代所做出的杰出功勋而对他更加拥护和支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