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吴法宪为何说:如果林彪是毛主席的儿子就好了

2015-07-15 09:45:29    人民网

晚年的吴法宪

晚年的吴法宪

吴法宪有些肥胖,面色红润,下巴臃肿,稀稀眉毛间有倔强劲。世人谓之“草包”,余以为大谬也。

吴法宪晚年耳聋,常借助听器听音。1998年7月16日,余访将军于济南八里河,凡顺耳之语,启机倾听,逆耳之语,闭机运神,装懵懂。余问红军时期事,皆答之了了;问“文革”中事,则摇首曰:“听不清”,或曰“不记得。”其间,余突然问:“有人说林彪不会打仗,是否?”吴突然大声愤愤曰:“说林彪不会打仗的人他自己不会打仗!”

吴法宪,江西永丰人。1930年参加红军,先后任红军团政委、八路军旅政委,解放军师政委、军政委。将军作战动员,声音洪亮,上千人集会,不用扬声器,声达数里,山间有回音。

吴法宪作战善攻心。1945年春,新四军三师围伪五军于苏北阜宁城。时任三师政治部主任的吴法宪组织部队于射阳河上放“孔明灯”,灯上载宣传品,顺流而下,直达阜宁城。又,集中冀鲁豫地区士兵于夜深人静之际,同声合唱伪军家乡民歌。歌云:“黄河流水黄又黄,黄河两岸大麦香。别人都在打鬼子,你怎么反把伪军当?”又,动员伪军亲属写信,以竹箭射进城内,并于宣传站喊话,曰:黑牛啊,丁狗啊,赶快回家吧。不出一月,伪五军即有两千人投诚。

吴法宪生性和蔼,无脾气,人皆喜与之开玩笑。建国后某日,吴法宪着西装接见外宾。将军体肥,西装窄小,着之如马褂,不伦不类。刘亚楼见之,指曰:“瞧你,瞧你这熊样。哈哈哈!”吴法宪不恼不怒,“嘿嘿”了之。

吴法宪曾回忆,长征途中过草地,没有粮食,部队打野牦牛吃。野牦牛味怪肉粗,尤难消化,有人吃多了撑死。为此,红军宣传队编了一首《吃牛肉歌》,歌曰:“牛肉本是好东西啊,吃了牛肉长身体。一顿只能吃二两,吃多了就要胀肚皮呀……”1961年夏,空军常委会于长春召开。时任空军司令员的刘亚楼动员每位常委献一首战争歌曲。吴法宪郑重其事,向文工团员教唱此歌。刘亚楼连连摆手:“这个歌算什么呀,不要,不要!”将军亦不恼不怒,亦“嘿嘿”了之。其时吴法宪任解放军空军政委。

出狱后的吴法宪亲自下厨

出狱后的吴法宪亲自下厨

蔡永告余,吴法宪为人友善,关心部属。长征途中过草地,将军自己忍饥挨饿,将干粮分送部属;夜间露宿,取自己的毛毯,用两根木棍撑起,为士兵挡风遮雨;过雪山时,见蔡永草鞋破,动员全组连夜为他打了两双草鞋,并将自己的两双布袜让给他。蔡永言此曰:“那时,我们对吴法宪印象极好。”

刘震将军言吴法宪,人称“吴胖子”。嗜睡,头一挨枕头,鼾声便起。因此,开会、出差,常享单间之待遇。

王扶之将军言吴法宪喜欢打排球。王告余:“那时,他在政治部,我在司令部。司令部打篮球好,政治部排球打得好。”

“文革”中,张爱萍将军被隔离审查,其妻李又兰送被子和衣服时,私藏一封信。不料,被专案组查出。又搜出张爱萍写给李又兰的一封信。江青于专案组情况报告上批示道:“给妻儿写信用您字,很怪。其妻信更怪,是用暗语通信。似应搞清暗语指的是些什么人。”专案组破译后,又报告说“老吉”是指“吉某某”,“朱儿”是指“朱某某”,“老魏”是指“魏某某”。吴法宪阅后批示曰:“这样解释,要讲明根据是什么。”其时,将军任全军文化革命领导小组负责人、空军司令员。

1969年10月17日,吴法宪签署空军(六九)政干字第94号命令,任命林彪之子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故空军有“一年兵,二年党,三年副部长”之说。后,吴法宪于空军宣布:“空军的一切都要向林立果同志汇报,空军的一切都可以由立果同志调动、指挥。”(简称“两个一切”)之后,空军阿谀奉承林立果之词日盛。如“立果同志的指示要及时传达、照办,坚决照办”,又如“对立果同志的态度和对毛主席的态度是一致的。”故吴法宪于空军亦有“空”军司令之称。

1970年7月31日,吴法宪安排林立果与空直机关二级部副部长以上干部作“讲用报告”。讲用后,吴法宪称之为“放了一颗政治卫星”,林立果是“全才”、“帅才”、“超群之才”,是“七十年代的红太阳”、“第三代接班人”等。

出狱后的吴法宪练习书法

出狱后的吴法宪练习书法

据云,庐山会议后某日,军委领导开会,言及江青和张春桥,吴法宪突然曰:“如果一定要把我打倒,临死我也要把江青杀了。”又曾问黄永胜:“毛主席到底是要老婆(江青)还是要接班人(林彪)?”黄答:“应该是要接班人。”吴法宪摇头,曰:“如果林彪是毛主席的儿子就更好了。”

李德生将军言,庐山会议后,中央责令吴法宪等人就庐山的事写书面检讨。1970年10月14日,毛泽东于吴法宪的检讨书上批示:“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为什么这样缺乏光明正大的气概。有几个人发难,企图欺骗200多个中央委员,有党以来从没有见过。”

1971年9月13日夜,林立果私调256号飞机至北戴河。周总理闻之急派吴法宪往西郊机场调查,并派中央警卫局负责人杨德中随同前往。吴法宪心知肚明,凡接电话必先问杨德中:“讲不讲?”若讲,即大声,并重复对方话语。为将来有据可查也。256号飞机起飞后,吴法宪即向总理报告:“飞机的方向不对头,向蒙古飞了。要不要拦截?”总理回答说:“我要请示毛主席。”故有毛泽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而放行之说。

吴法宪入狱后,无论见何人,均以“首长”称之。作家白刃言,曾去秦城监狱看望,吴满头白发,神情呆滞,身体消瘦。白刃问一句,吴即“啪”声立正:“报告首长!”白刃言:“吴法宪是我的老首长,此举使我哭笑不得。”

史进前将军曰,审判“四人帮”、林彪反党集团时,吴法宪最老实,有什么交代什么。吴法宪曰:“法庭上实事求是,我心服口服。他们要杀害毛主席,我不知道。我的罪太大了,只要不杀我的头就行了。”

据云,吴法宪于秦城监狱,苦练书法,并看完了二十四史。

吴法宪80岁出狱,经组织安排落户山东。初至济南,化名吴澄清,居七里山居民小区。与左邻右舍甚善,常着旧军服,坐小马扎,与老人唠家常。街坊悦色,邻里和颜,无论长幼,均呼之“老吴”。

1963年,毛泽东与吴法宪、刘亚楼在机场合影

1963年,毛泽东与吴法宪、刘亚楼在机场合影

吴法宪记忆力极强,能背诵许多毛主席语录。毛在庐山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我的一点意见》,吴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吴法宪言,后来发表的《我的一点意见》和他最初见到的不同,把毛主席批评陈伯达跟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那段删除了。

吴法宪晚年喜书法,尤善篆书。书法有阳刚之气,中锋用笔,结体严谨,线条饱满圆润,气质沉雄朴茂。常书“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鹰击长空”等赠人。

吴法宪曰:“学书必须习篆,不善篆则如学古文不通经学。”又曰:“求篆于金,求隶于石”,“神游三代,目无二李”。“二李”者,秦李斯、唐李冰阳是也。

凡来求字者,吴法宪有求必应。香港有报道言,吴法宪书法以2万美元出售。该报道题目为“昔日大将军今天卖字谋生”。将军自嘲曰:“人家不是要我的字,而是要我的名。我是臭名远扬。”

(本文资料来源于吴法宪、蔡永、李德生、刘震、王扶之、白刃、史进前等人采访口述,并参阅了耿耿、东方鹤、老久等有关文章)

文革中吴法宪与叶群等人在天安门

文革中吴法宪与叶群等人在天安门

文革结束后吴法宪受审

文革结束后吴法宪受审

吴法宪与林彪

吴法宪与林彪

吴法宪

吴法宪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