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林彪谈原子弹:一定要搞 用柴火烧也要把它烧响

2015-06-24 08:39:33    人民网

1961年,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苏联撤走专家后原子弹的研制问题。陈毅的发言很有代表性:“中国人就是把裤子当了,也要把原子弹搞出来!”他让张爱萍搞调查,张的态度很明确:“再穷也要有根打狗的棍子。”调查归来,张爱萍向林彪汇报,林的态度同其他几位老帅一样坚决:“原子弹一定要搞下去,一定要响,就是用柴火烧也要把它烧响了。”

20世纪30年代,爱因斯坦有一次在巴黎大学演讲时说: “如果我的相对论证实了,德国会宣布我是个德国人,法国会称我是世界公民。但是,如果我的理论被证明是错的,那么,法国会强调我是个德国人,而德国会说我是个犹太人。”

毛泽东与林彪(资料图)

毛泽东与林彪(资料图)

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在与蒋介石谈判时,他始终未抽一支烟,令许多人佩服。蒋介石告诉陈布雷说:“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他嗜烟如命,据说每天要抽一听(50支)。但他知道我不吸烟后,在同我谈话期间绝不抽一支烟,对他的决心和精神不可小视啊。”

六十年代初期,大陆掀起批“人道主义”风潮,中央美术学院布置了学习讨论会,版画系也照规矩办事,许多人鼓励黄永玉发言,黄永玉明白不发言是不行的,于是战战兢兢地用试探性的口气说:“女乞丐痛爱自己生下的孩子,地主婆痛爱自己生下的孩子,这种爱是否有阶级性在里头?我不清楚。”

孔祥熙做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时,为了给政府敛财,手段无奇不有,但他最欣赏的是滥发纸币。孔对人说:“发行公债真是麻烦,付息、抽签还本,又弄不到几个钱,不如印发钞票,简单得多。”在他的努力下,抗战八年内,政府发行纸币103190亿元,是抗战前的7300倍。1937年,100元法币可买两头牛,6年后能买一只鸡,10年后只能买三分之一盒火柴。

民国时,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资本论》最早的中文翻译者王亚南说:“专制制度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哑子,一种是骗子。我看今天的中国就是少数骗子在统治多数哑子。”

原子弹近照(资料图)

原子弹近照(资料图)

20世纪30年代,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有一次请一位在军政界做事的朋友到饭馆吃饭。吃完饭付账,郁达夫从鞋底下抽出钞票交给堂倌。朋友诧异地问道:“你怎么把钱藏在鞋里?”郁达夫笑笑,指着手里的钞票说:“这东西过去一直压迫我,现在我也要压迫它。”

廖仲凯初办黄埔军校,成立党军的时侯,每晚都是两三点钟才回家。夫人何香凝问他为什么回来这么晚,他说:“我非常痛苦,非常受气!天天晚上都要去会杨希闵、刘震寰,等他们把(鸦片)烟烧完,然后我才向他们说借钱,来办黄埔军校。”

毛泽东病重时召华国锋、王洪文等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论定,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论定了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打进北京,总算进了紫禁城。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得不好,后代怎么办?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旅美华侨蒋一成被人称作“世博之父”,他曾筹资1亿美元,将意欲退出上海世博会的美国拉了回来。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问他:“中国人都像你那么能干吗?”蒋一成的回答很是幽默:“我是最差的了,在中国混不下去才来美国的。 ”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资料图)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资料图)

(责任编辑:朱箫 CN03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