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揭秘徐志摩坠机后遗容:两眼没有闭合露着眼珠(2)

2015-05-29 11:44:51    中国新闻网

徐志摩乘坐的同型号飞机(资料图)

巧遇沈从文

黯然神伤寿佛寺

车到济南站后,于赓虞急于打探徐志摩的所有消息,不曾招呼张、梁诸先生,就匆匆返回他任教的济南高中。出站不久,遇着从青岛赶来的作家同时也是新月派诗人的沈从文。沈从文时在青岛大学执教,他是于赓虞在北平时一起舞文弄墨的患难朋友。沈从文连夜从青岛赶来奔丧,是由于徐志摩对其有提携之恩,他一直心存感激之情。在他投稿不中,生活无着之时,是主编《晨报》副刊的徐志摩编发了其不少诗歌、散文和小说。沈从文到青岛大学任教,徐志摩也是两位推荐人之一。与沈从文分手后,于赓虞虽后悔没问他关于志摩的消息,但已感到一股冷气。“到校后,即询问一切,知遇难者确系志摩,至是我不复存半分妄想矣!”

午饭后,于赓虞致电航空公司,得悉徐志摩与飞机师王贯一、副机师梁璧堂三人的灵柩均停津浦车站,便立即去查看。至站后,只见到飞机师的两口棺材,有两个工人正在封棺。于赓虞问工人另一灵柩何在,几经打听得知被中国银行的人抬走了。原来,中国银行济南分行经理何象百接到上海方面中国银行总裁张嘉璈(徐志摩原配夫人张幼仪的兄长)来电后,即委派职员陈先生置备棺木,带人乘汽车赴党家庄,将徐志摩收尸装棺,运回济南。

于赓虞又到附近位于经二路德华银行旧址的中国银行询问,才知道灵柩停放于其东北方不远的寿佛寺。他来到馆驿街西头路南的寿佛寺时,“只见一棺横陈,寂无一人,一种黯淡凄凉的境况,令人神伤。”后出来一位由中国银行派来看守之人,于赓虞随即问了相关情形,又叫他着人将棺盖移开,只见徐志摩“微微浮肿之面颜上,有些微红白相间之痕,这大概是被烧伤洗后之状。两眼并未完全紧合,尚微露着眼珠,似痴视观看之人。从长方覆着面部的玻璃看来,除有些浮肿外,与生前无大异。”于赓虞着人合上棺盖后,即问徐志摩身上其他部位受伤情形,因该看守人即成殓洗涤志摩之人,当时就是他随中国银行陈先生去飞机失事现场的。其人云:“腿已摔坏,两手烧伤较重,其他不十分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