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孙东宁称"红二代"是文革思维 不准家人进日企(1)

2015-05-25 09:35:57    新京报

2015年5月19日,八路军129师第二旅旅长孙继先之子孙东宁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谈到了父亲对整个家庭的意义和影响。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2015年5月19日,八路军129师第二旅旅长孙继先之子孙东宁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谈到了父亲对整个家庭的意义和影响。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原标题:“红二代”更该谨言慎行

2015年5月19日,八路军129师第二旅旅长孙继先之子孙东宁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谈到了父亲对整个家庭的意义和影响。

人物小传

孙东宁(63岁)八路军129师山东纵队第2旅旅长孙继先之子,解放军总参谋部退休。其父孙继先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第一任司令员,济南军区副司令员。

关于抗战

两个姐姐在战争中遇难

新京报:父亲经常给你提起抗战吗?

孙东宁:他提起的少,可能是心里有块疤。抗战期间他的大女儿,也就是我的大姐被日军杀害了。

新京报:当时是什么情况?

孙东宁:那是1941年,百团大战刚刚结束,我父亲在山东反“扫荡”,正赶上我大姐出生,部队行军不能带孩子,只能放在莒县一个老乡家。后来汉奸告密,老乡和大姐都被抓走了,我父亲托莒县的地下党把老乡拿钱赎出来,大姐被鬼子杀害了。他心里挺愧疚的,倒是我母亲十分坚强。

新京报:你母亲当时是什么表现?

孙东宁:1942年沂蒙山区转移时,母亲分娩走不动路,当时鬼子快要追上来,情况危急,她从战士手里夺下了两枚手榴弹,打算和鬼子同归于尽。好在当时的卫生队长下了死命令,让战士救回我母亲,生下我二姐。可惜二姐在1949年随军南下时,在宁波被国民党的飞机炸死了。

新京报:父亲的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孙东宁:比较大的影响是我们对军人肃然起敬。我和另外四个兄弟姐妹,都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也都当了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