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教授:有人说中国当初若追随美国 今天就成日本(1)

2015-04-02 08:30:59    光明网

梁柱教授(资料图)

作者: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教授 梁柱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意识形态的工作,他多次联系国家政权的安危、社会应有的健康向上的主旋律和培养什么样的人等重大问题,深刻论述了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性。他特别指出:“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得住。我们必须充分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 这对于我们自觉坚守意识形态的阵地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自觉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并不输理

在阶级社会里,各个阶级都以自己的思想体系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而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都是统治阶级的思想。资产阶级总是把自己的意识形态标榜成全民的、超阶级的,否认社会意识的阶级性。这是因为他们所建立起来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是剥削和压迫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制度,他们只有通过这样的遮羞布,来掩盖其阶级的实质。无产阶级政党则与此相反,公开申明自己意识形态的阶级性,申明它是为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服务的。这是因为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根本利益是同历史发展的要求相一致的,能够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因而,无产阶级不需要隐瞒自己意识形态的阶级性,相反,只有旗帜鲜明地亮明和坚持自己的意识形态,才能说服和吸引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并使之转化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的巨大的物质力量。对此,我们要有高度的自觉,始终坚持体现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意识形态,维护中国人民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地位。

那些敌视社会主义的势力总是采用“夺权先夺人,夺人先夺心”的策略,从意识形态方面入手,攻击和否定马克思主义,丑化党和社会主义制度,鼓吹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自由,蛊惑人心,煽动群众,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结成“政治反对派”,进行旨在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斗争。而国际敌对势力加紧推行的“和平演变”战略,也主要是搞“攻心战”,大力强化意识形态渗透,通过各种渠道传播西方资本主义的思想观念和政治模式,动摇人们对社会主义的信念,从而导致社会动荡,政局失控,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我们知道,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有史以来最先进的社会思想体系。但它的历史还很短,与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成熟程度及其拥有充分的传播工具相比,与这种旧意识形态具有的某种传统优势相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还需要一个继续加强和完善的过程。毛泽东曾经说过:“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的斗争,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因而,社会主义思想不去占领意识形态的阵地,资本主义思想就一定会去占领。这是没有调和的余地的。

苏联解体为我们提供了以意识形态为突破口最终导致亡党亡国的惨痛教训。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正是适应了西方敌对势力以“攻心为上”的战略需要。赫鲁晓夫借口时代的变化,在反对教条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旗号下,修正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否认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认为无产阶级国家已变为“全民国家”,无产阶级政党已发展成为“全体人民的党”。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受苏共二十大影响的一代人开始步入苏联领导层,发挥了“二十大的产儿”的作用。戈尔巴乔夫在回答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竟然公开地说,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我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我不止一次地论述过:我们面临的,绝不是在社会主义或是资本主义之间进行选择的问题。我们的未来是一个趋同的社会,具有趋同性的价值基础”。戈尔巴乔夫不仅在否定社会主义历史方面,而且也在否定马克思主义方面,比赫鲁晓夫走得更远了。戈尔巴乔夫把改革变成改制,鼓吹“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更加自觉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对于这种演变,布热津斯基在《大失败》一书中以辛辣讽刺的手法,认为苏联共产党统治集团,“一直以一种历史脱衣舞的形式,一层一层地否定(或者是脱掉)他们过去的理论外衣。”正是戈尔巴乔夫的这一套主张和做法,使苏共在二十八大召开时就已经陷入了四分五裂、危机四伏的境地。如果说,戈尔巴乔夫在鼓吹民主化、公开性时,还不时打出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他的遮羞布,那么到了二十八大就不再提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而要求人们摆脱对它的“教条主义的解释”,提出了意识形态多元化的主张,并宣布抛弃“意识形态垄断主义”。戈尔巴乔夫等不但在舆论上、政治上把苏共推上了绝路,而且还违背苏联人民的意志,把解散苏联的错误做法强加给苏联人民,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事业。这是一个现代版的“殷鉴不远”,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鉴戒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