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特稿丨守护澳门的青春岁月(上)(2)

特稿丨守护澳门的青春岁月(上)(2)
2019-12-09 21:42:02 军报记者

经常在营门口站岗,李辉扬对眼前的繁华无比熟悉,他知道那里的灯会在几点钟亮起,又在间隔多久后有所变化。可即便看过无数次,他依旧觉得“这是心中最美的风景”。

澳门回归的那一年,李辉扬出生在广州。在来到驻澳门部队之前,他曾来过澳门。不过,当得知自己被选拔到驻澳门部队时,他“有点懵”。

和其他战友一样,李辉扬对澳门充满了未知与好奇;但和其他战友不一样的是,李辉扬在更早的时候,就明白了来到这里的意义。

新兵授衔时,有着30多年兵龄的父亲一身戎装出现在李辉扬面前。父亲从托盘中拿起那一副列兵肩章,郑重其事地为李辉扬佩戴好,站在一旁的母亲细心地为他整理衣袖。望着已经高出自己大半头的儿子,父亲用力点了点头,然后拍拍李辉扬的双肩,轻声说:“长大了!”

当军装遇到军装,当“一道拐”遇到“四道拐”,当一个儿子第一次以这样的姿态面对父亲,李辉扬“激动得差点流泪”。那一刻,他明白了父亲口中那三个字包含了多少欣喜。李辉扬用力抬起右手,向父亲、向“老班长”庄严敬礼。那一刻,他懂得了父亲坚守几十年的意义。

特稿丨守护澳门的青春岁月(上)

△李辉扬向父亲敬礼。资料图

2019年8月29日,一个让李辉扬终身难忘的日子。夜色中,李辉扬和战友们整齐列队,身后,一辆辆装甲车排成一条线,耀眼的灯光勾勒出士兵的轮廓。战车在夜幕中行进,李辉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通过海关时,李辉扬从装甲车的潜望镜中好奇地向外望,只见澳门海关人员正站成一列向着铁甲长龙挥手致意。李辉扬鼻子陡然一酸,眼眶发红。

“凌晨时分,在澳门还有人为我们彻夜守候,简直太暖了!”回忆起轮换时的场景,李辉扬很是兴奋。他曾在儿时见过父亲的战友们等待着父亲执行任务归来,也曾切身感受与母亲一起在家中等待父亲的滋味。如今,自己变成了那个被等待的人,李辉扬觉得被温暖与幸福包围着。

“一定要为这里做些什么!”李辉扬坚定地说。

街对面,威尼斯人和银河的灯光在漆黑的夜幕下绽放出全部光彩。李辉扬眯起眼睛眺望远方,说:“我站岗时,看过它们的灯光秀,特别漂亮!虽然我刚来了几个月,可是也觉得,这里的美好风景多少是有我的贡献的。”说完,他腼腆地笑了。

海风轻轻吹过,望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我终于理解了他为什么觉得这里是他“心中最美的风景”——因为这里的霓虹闪烁,更因为这里有他的全情付出。

不过,对李辉扬来说,也只有在休息时或在操场跑步时,才有机会好好去看看街对面的景色。“只要站到哨位上,就要高度警戒”,脑子里始终绷着这样的弦,仿佛让他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接过钢枪,站上岗哨,就绝不能让意外发生。

特稿丨守护澳门的青春岁月(上)

△澳门市民争相与哨兵合影。资料图

不仅如此,在游人如织的街道上,李辉扬和战友们时不时就会成为拍照的背景,甚至有人专门从街对面跑来,站在岗亭前和全副武装的官兵合影。越是这样的时候,官兵们越是不敢放松——游客们手中的照相机,就像一盏盏聚光灯般打在他们身上。

与这样的繁华景色相比,驻澳门部队特战连连长李杨春更喜欢看营区另一侧逐渐亮起的万家灯火。每当看到窗内透出的温暖灯光,李杨春总会想起远在山东的亲人。他也曾在除夕夜站岗,绚丽的烟花在他身后的夜空绽放,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他眼前穿梭,他甚至能听得出“有不少人是从老家那块儿来的”。

这样的场景总会让李杨春觉得心安。他觉得,这正是他们付出的意义所在。

无论是繁华的闹市街头,还是宁静的万家灯火,对于驻澳门部队的官兵来说,心中有信念,眼中的风景就有不一样的色彩。“有一种风景,穿着军装站在哨位上更能领略它的美。”

守护

澳门记不住我的名字,但会永远记住我们绿色的背影

打开手机上的地图,骆涛以极快的速度指出了澳门十月初五街的位置。

十月初五街,是澳门一条极有名的老街。早年间,十月初五街人声鼎沸,各大行业都在这里开设店号,其中以海味杂货店居多。那时,十月初五街还沟通了沙梨头和中国城的中心,可以算得上老一代澳门人心中有名的“商圈”。时过境迁,十月初五街虽已不复当年“CBD”的繁盛,但那里仍是一条充满了老澳门气息的地方。

骆涛在2017年夏天之前,只知道十月初五街这个名字,却从没有去过。直到那场天灾来临,骆涛和战友们第一次来到十月初五街,用一种最特别、最温暖的方式。

2017年8月,澳门遭遇了53年来最强的一场台风——“天鸽”。当时,身处珠海基地的骆涛看着窗外被强风吹得左右摇摆的大树,心中便对澳门的灾情有了预估。果然,在狂风暴雨的袭击下,澳门陷入瘫痪状态——树木倾倒在路上,海水倒灌进城市,很快,断水断电的市民迫不得已蹚着没过小腿的水走上街头,清理自家的垃圾。

那一晚,驻澳门部队营区内的电话声此起彼伏,大家都有预感,接下来他们将要投入一场“战斗”。很快,骆涛和战友们接到命令,迅速开赴澳门城区,帮助澳门市民抢险救援。

“当时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坐在我对面的骆涛回忆着,“只记得雨水打在东风卡车蒙皮上的声音,像鼓点似的,听着让人着急。”

特稿丨守护澳门的青春岁月(上)

△驻澳门部队参与救灾工作。资料图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