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农民哭求“别把土带走”!部分农村土地流转已失控

原标题:农民哭求“别把土带走”!河南部分农村土地流转已失控

曾经,这里一亩地平均能产1200斤左右的优质小麦。在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107国道东南方向皇帝庙乡一带,一大片园林非常醒目。

据附近村民介绍,这片园林占地上千亩,种的都是一些黄枫、红枫等经济林植物,园林所占地为临颍县皇帝庙乡共约四、五个村的耕地,其中包括一些基本农田。

前不久,记者看到,在这些园林的夹缝地带有一块地,新栽的树苗还挂着青黄不接的叶子,为了这片树苗,地里刚种上一个多月的玉米被铲除了。

这块地的主人是皇帝庙乡潘牛村一名潘姓村民,他告诉记者,这块刚租出去不久的口粮地正是他种了多年的基本农田。

近年来,随着农村土地大规模流转兴起,农业生产实现了节本增效、农业生产的综合效益也在稳步提升。然而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些被流转的耕地或基本农田,最后到了承包者手里却被改变了用途。

农民哭求“别把土带走”!部分农村土地流转已失控

庄稼在园林“夹缝”中生存(央广网记者汪宁摄)

基层干部动员促流转,数千亩良田生变

·漯河市临颍县

河南临颍县地势平坦,是黄淮平原的一部分,临颍境内土质有黑粘土、两合土、黄壤土、黄粘土、黄沙土、淤土等,耕作性能好,肥力较高,宜于多种农作物生长。临颍县皇帝庙乡位于临颍县东南部。

临颍县皇帝庙乡村民表示:

曾经,这里一亩地平均能产1200斤左右的优质小麦。

然而在2015年,村民们突然接到村干部口头通知,经村、乡两级政府协商将耕地流转,交由当地一家公司承包种植景观树。

皇帝庙乡潘庄村一位村民回忆,大约在6年前,他刚买了玉米种子回来,还没来得及播种,村干部就来家里做思想动员工作,让他把地租给企业,每亩地每年按照900斤小麦市场价算地租,租期为30年。

“这是黄土地、一类地、好地。”村民说,该“口头通知”曾一度遭到不少村民反对,但干部一直做思想工作,不敢得罪,自此,村里的耕地陆续基本都流转了出去。

记者走访了临颍县皇帝庙乡潘牛村、潘庄、九才田村、洪山庙村等多个村庄,村民们纷纷表示,陆续被流转出去种树的地有一些都是基本农田。

有村民说,现在村里只剩下零星几块地尚没流转。他们不清楚走了什么程序,但有人听说上报的时候被报成了“水淹地”。

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自然资源局一名工作人员称:

这些流转出去的上千亩土地的确为耕地,但是在她所在科室掌握的备案信息里,并没有把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区分开来,因此无法确认具体占用了多少基本农田。

2020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坚决制止耕地“非农化”行为的通知》指出,落实好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坚决制止各类耕地“非农化”行为,坚决守住耕地红线。

其中第一条就规定:严禁违规占用耕地绿化造林。要严格执行土地管理法、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种植苗木、草皮等用于绿化装饰以及其他破坏耕作层的植物。正在违规占用耕地绿化造林的要立即停止。

然而在河南省临颍县皇帝庙乡潘牛村、潘庄、九才田村、洪山庙村等多个村庄,一些被流转的耕地或基本农田,最后到了承包者手里,有的用来种树种草,有的以发展休闲观光名义违规占地,或盖房、建养殖场,仍在进行中。

对于一些长期失地的农民,他们一边与曾经的农耕生活渐行渐远,一边看着日益被毁坏的土壤叹息。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类似临颍县的这种肆意改变基本农田和耕地用途的现象,在河南省并非个例。

·周口市扶沟县

在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小王庄,村民们同样反映,村里1000多亩耕地,几乎均为基本农田,几年前基本已流转完,种了约500亩左右草皮,剩下的基本为经济林。

农民哭求“别把土带走”!部分农村土地流转已失控

小王庄村草皮种植基地(央广网记者汪宁摄)

在河南省临颍县皇帝庙乡、扶沟县小王庄村、鄢陵县周营南村及泌阳县赊湾乡等多个乡村调查时,一些失地农民向记者提供了被流转土地所对应的农村土地经营权证书,证书信息均显示为基本农田,填表机关为当地农业局或农林局,发证机关为当地县政府,发证时间有的是2016年,有的是2017年。

对此,临颍县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表示,不全是基本农田,可能有的是一般耕地。

而泌阳县赊湾乡国土所则称所占地为一般耕地。

同时,上述两地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均表示,县农业局确权不完全准确。

有村民签“空白纸”协议,土地流转程序简单粗暴带有“欺骗性”

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杨家集镇二铺村,据多名村民反映,在基层的土地流转中,村干部也会参与其中决定辖区内土地是否流转,且程序“简单粗暴”。

一般由村委会“口头相告”,还曾签过“空白纸协议”。

农民哭求“别把土带走”!部分农村土地流转已失控

泌阳县杨家集乡村民称曾在土地流转中被签“空白纸协议”,签名和手印最后被莫名印在承包合同上(央广网记者汪宁摄)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