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美国前驻华公使: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原标题:美国前驻华公使傅立民: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中美要避免台海战争

【直新闻按】

日前,一篇题为《华盛顿正在打一场注定会输的对华比赛》的文章在中文互联网引发广泛关注,文章的作者是傅立民。

傅立民,美国前驻华公使、前助理国防部长。他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的美方首席翻译,在1981至1984年间任美国驻华使馆公使,参与了中美关系正常化、中美建交谈判的全过程,是美国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

傅立民在文章中称,美国发动贸易战让其自身蒙受巨大损失,呼吁美国停止对中国采取遏制措施,文章也得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公开回应。华春莹表示,“傅立民先生说得非常好,美方应该把精力放在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上,而这只能通过合作来实现。”

5月19日,深圳卫视直新闻对傅立民进行了专访。傅立民认为,美国一系列对华政策是不明智的,如果美国真的把中国当作竞争的对手,他希望看到更多有效和理性的对华政策。他还指出,中美关系正处于建交以来最低点,一方面是因为中美不再有共同的敌人,另一方面是因为中美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权力和声望的平衡正在发生变化。这对一些美国人来说,在心理上很难接受。”

傅立民指出,如今的中国不但是世界的一部分,也完全融入了全球经济。美国很难划分出特定的领域,并将中国排除在外。他还暗示美国现在口中的“多边主义”实际是“多元主义”。“多边主义”意味着包容所有国家,而“多元主义”就是组小圈子。

傅立民认为,让中美关系陷入近50年来最糟糕境地的源头是特朗普时代各种事态发展造成的中美对抗,而另一大原因是台海局势的不断升温。一方面,美国为了自身利益,试图利用台湾来遏制中国大陆的发展,频频对台释放错误信号。另一方面,蔡英文上台之后,“台独”势力不断勾连美国反华势力妄图“倚美谋独”,搅动台海局势“风云涌现”。傅立民担忧,如果中美双方不对台湾问题的分歧进行管控,可能会引发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他同时指出,目前中国促进中美对话与合作的努力是正确的,而美国拜登政府试图推行的“排他性多边主义”难以成功。他还指出中国为谈判、为对话、为解决中美双方面临的问题保留了各种选择,对此要给中国点赞。他还坦言要为美国方面的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美国前驻华公使: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万涵一:您在最新发表的文章中说,“华盛顿正在与中国打一场必输之战”,为何您这么说?美国输在哪?

美国前驻华公使、前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美国其实完全有可能采取一些成功的政策。但事实上,美国现有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保护主义实际上削弱了竞争力,降低了经济效率。此外,科学发现和创新也需要合作,美国不能切断与有想法的聪明人的联系,因此美国试图与中国进行科技“脱钩”是一个错误。最后,在中美对抗中,最危险的就是军事方面:如果发生冲突,没有人会赢。综上所述,我认为美国一系列对华政策是不明智的。如果美国真的想把中国当成对手开展竞争,而不是与自身竞争,我希望看到更多有效和理性的对华政策。

美国前驻华公使: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万涵一:我们注意到拜登试图在各个领域与中国竞争。比如最近拜登就表示,美国在电动车领域落后于中国,但他绝不会让中国在这场竞争中获胜。您怎么看?

傅立民:事实上,竞争是好事,它提高了效率,使得两个竞争对手更有可能提高各自的表现。拜登承认中国在电动汽车领域已经领先一步并没有错,美国确实也必须迎头赶上。我认为在这个领域开展竞争实际上是相当明智和有建设性的。有时中国会领先,有时则是美国。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势,每个国家都会根据这些优势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我希望美国能多向其他国家学习。

万涵一:您曾在1972年陪同尼克松总统访华,当时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您见证了中美建交以来两国关系的发展。但现在是什么原因导致关系变得如此糟糕?

傅立民:1972年的时候,中国还比较贫穷落后。当时我们担心苏联可能会进攻中国,这就是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原因。然而,现在这一切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不再贫穷,也不再孤立,它在国际上与其他国家保持很好的联系,我认为对于中国来说,这是非常值得骄傲的。我相信正常的国家,就如同它们不会攻击美国一样,不会对中国发起攻击,因为局势改变了。

现在为什么中美关系会变得如此差?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不再有共同的敌人。其次,权力和声望的平衡正在发生变化。从美国方面来看,近150年来美国一直是世界第一大国,而我们已不再处于这种地位。很显然,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正在崛起,这是好事。但是对一些美国人来说,这在心理上很难接受。

万涵一:您对中国也特别了解,根据您之前和中方人员的接触,您如何看待一直以来中国应对美国的策略?

傅立民:我认为中方的态度已经相当明确,那就是试图抓住优势,与美国合作。中国不想成为美国的敌人。因此,中国为谈判、为对话、为解决我们双方面临的问题保留了各种选择,对此我要给中国点赞。但同时我也对美国方面的态度感到抱歉,我们的上一任领导人特朗普先生持有与中方非常不同的观点。到目前为止,拜登先生也还未能摆脱特朗普的政治“遗产”。但我认为中方在这方面的态度是正确的。

美国前驻华公使: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万涵一:与特朗普的单边主义相比,您觉得拜登的排他性多边主义对美中关系行之有效吗?会否进一步破坏中美关系?

傅立民:坦率地说,我并不认为排他性多边主义真的行得通。

要知道现在早已不是冷战时代了。在冷战中,苏联一方面被世界孤立,另一方面它也认为自身不是外部世界的一部分。而如今的中国不但是世界的一部分,也完全融入了全球经济。

事实上中国就是全球经济的中心。我认为这意味着,美国很难划分出特定的领域,并将中国排除在外。或者反过来说,如果中国想以任何形式把美国排除在外也很难。所以我认为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多边主义”和“多元主义”的区别。“多元主义”意味着多于三个国家抱团组小圈子,“多边主义”则意味着包容所有国家。我认为“多元主义”不会像“多边主义”那样有效。

万涵一:你提到“多元主义”很难实现,但为什么拜登仍然选择这么做?

傅立民:我认为这是对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的纠正,特朗普显然认为,处理国际关系的唯一适当方式是双边关系,这是导致灾难的根本原因。因此,拜登正试图纠正这种情况,回归到更传统的美国方式,强调与盟友、伙伴、朋友的合作和国际对话。

美国前驻华公使: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万涵一:我们注意到美国政治中有一种现象,似乎对华强硬可以为自己的政治利益赢得更多的支持,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傅立民:我认为这源自于特朗普时代各种事态发展造成的中美对抗,总之这些事情使双方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约90%的美国民众现在对中国持怀疑甚至敌视态度。我看到一份最新的民调显示,78%的中国人对美国也有这样的感觉。在这两个国家,妥协的理由是不同的。拜登发现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如果他能在2022年中期选举获得成功,在国会获得更多民主党席位的话,你会看到他会有更多的空间来重新思考对华政策。

万涵一:美国印太司令部针对中国推动“太平洋威慑计划”,并为此拨款46.8亿美元。您如何看待“太平洋威慑计划”?会否对美国军事产生反作用力呢?

傅立民:首先,我认为这不足以对抗中国,原因很简单,中国的国防需求非常有限。现在中国的军舰仅出现在中国的周边地区,因此中国是一直处于守势当中。但为了与中国“接触”,美国必须跨越太平洋投射兵力,这很昂贵,也非常困难。虽然美国投入了40多亿美元,但不管投入多少资金,都无法改变这种地域差异。然而更重要的是,美国要认清,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主要不是军事上的,而是经济和科技领域。因此,耗费巨大财力和兵力在军事上来应对中国是没有必要的。当然,这中间存在一个例外,就是台海冲突。如果使用武力,那么中美很有可能会发生战争;如果和平解决的话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到目前为止,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景似乎正在变小,我希望这是暂时的。

美国前驻华公使: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

万涵一:为什么您认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景越来越小?

傅立民:简单地说,美国和中国在40多年前就制定了处理台湾问题的方法,当时我们都意识到,如果我们不坐下来谈一谈,我们无法解决台湾问题:美国不愿抛弃老朋友,中国则不放弃使用武力进行统一的可能性。所以我们商定了处理这一问题的机制。而当这一机制受到挑战的时候,比如说台湾的陈水扁,开始采取台湾单方面的行动时,中美双方共同采取了行动让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确保他不会冒可能导致战争的风险。但我们过去达成的“一个中国”框架共识,现在基本上被抛弃了。

一方面就是台湾执政党不接受,另一方面,美国许多人已经忘记了这个框架是如何建立的,以及为什么要维持下去。这使得我们与台北的所谓“官方”关系又回到了以前的水平。中国认为这是对过去一系列努力的背叛,可以说美国踩到了中国的红线。因此,我认为和平的前景需要加强,这意味着中美需要重新找到一种不会爆发战争的方式来处理台湾问题。

美国前驻华公使傅立民:为美国对华态度感到抱歉,中美要避免台海战争

万涵一: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国应该如何做,来和平处理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

傅立民:我认为首先我们必须对此进行坦诚的对话。我们必须讨论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管控它将意味着什么,并且要意识到前景非常糟糕。如果我们不能正确处理台湾问题上的分歧,中美这两个拥核国甚至可能爆发战争,这对两国人民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此外,我并不认为任何一方能赢得对台湾的战争。首先,台湾当然不会赢得战争,因为无论谁赢了,它都将成为一个冒烟的废墟。如果台湾成功地在美国的“支持”下“独立”了,这也不会阻止中国对于“武统”的再次尝试,所以战争并不会终结冲突。而如果美国在与中国的战争中失败了,美国和中国将永久陷入敌对状态,这对两国都非常不利。所以,如果我们真的到了为台湾而战的地步,谁也赢不了。

因此,我们的共同努力的方向就是避免在台海发生战争,这需要中美彼此坦诚地讨论我们的利益是什么,我们的红线是什么,并认真遵守这些限制。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不应该去联合国这样的国际场所进行讨论,因为中国不会希望这样,中国认为台湾问题是内政,而不是外交事务。但与此同时,大家也要认识到,台湾问题其实有牵涉到外部势力的利益。台湾的战略态势关系到日本的利益,也关系到美国的利益。

要注意的一点是,美国其实尤其希望避免在台湾问题上发生战争,因为我们不想回到上世纪50年代的情况,当然中国也不希望。所以我们应该直接进行对话,这样的对话我们过去有过,既然有先例,那么如今我们需要再次这么做。

作者:万涵一,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推荐阅读

军事

  • 欧洲委员会议会决议称MH17被俄击落,克宫回应

  • 美军机穿航台湾海峡,东部战区回应

  • 美英日澳新又搞了个“新群”

  • 美多名退役高级将领:美国民主制度比以往更加脆弱

  • 北约要遏制中国,亚太国家答应吗?

  • 英国北洋水师水兵墓地前满是中国军舰照片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