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银保监会肖远企:延迟退休不能完全解决养老金问题(3)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人有疑问,在过去40多年,中国人已经有了很多储蓄,为何还要建立积累型养老金体制?“这涉及优化储蓄结构的问题——我们现在大量的储蓄在银行和房地产,这样是不够健康的,因为银行的钱只能用来做债务融资,没法支持股权融资,所以中国的股权不足。房地产也一样,过多资产放到房地产的话,整个房地产市场的波动带来的影响也会比较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量储蓄在银行和房地产的结构不够优化。”李波说,应该把一部分的储蓄吸引到或者安排到养老金账户里,通过专业管理可以做长期的资本配置,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配置到股权。“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平均25%的养老金余额是用来配置到股权,支持资本市场、支持股市,从而优化了储蓄结构。”

李波还坦言,从现收现付型养老金制度向积累型制度转移的难度很大。“过渡期涉及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年轻人交的钱当期不能花了,要积累起来,现在这些退休老人的养老金账户是空的,他们的退休金谁来付?也就是说,如果要转向积累型养老金体制的话,得动用一些其他资源来支持过渡期的养老金支付,这是一个最大的挑战。”李波说,我们国家的好处是,有比较多的资源可以来利用和支持养老金体制的转型:一是国有资本的减持,这个我们已经在做了,这一块的力度可以做得更大些;二是国有土地的收益;三是从其他国家的经验看,如果国有资本和国有土地收益不够,还可以发一些50年、100年的超长期国债。“一旦过渡期结束,养老金体制的转型会对我们的经济增长、技术创新起到很大的支撑作用,我们可以通过下一轮的经济增长来还掉这个超长期的国债,实现高技术创新下的更高层次增长,支撑我们养老金有更好的可持续性。”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