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不回武汉过年的人(8)

不回武汉过年的人(8)
2020-01-22 10:14:16 澎湃新闻

转机发生在昨天(1月20日),我还在公司做模型和方案,中午打开手机,各大微信群全是截图和消息,仿佛一下子炸开了。

我老婆的哥哥是医生,他提到医院已经要求医护人员必须戴口罩,还讲述了各地的疑似病例。我爸妈也发了微信给我,说事态好像升级了,要我注意安全。我爸发了一个猫戴着口罩的图片,又发了一个视频,内容是飞机起飞之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为乘客测量体温。这时候,我意识到这次情况不太寻常。

这天下午,我在朋友圈看了冠状病毒的科普,还觉得病毒画得太可爱了,不应该这么可爱。那时候工作仍然忙碌,但我开始有点心神不宁,脑海里犹豫要不要回去,想起年初去武汉的场景,不禁觉得有点后怕。

下午近4点,我终于抽空给爸妈打了电话,跟他们商量是否回家。我爸妈都很理解,我妈说,这次疫情比我们想象中严重。他们也不打算来上海反向过年,毕竟也会经过武汉站,“等过了风头再说”,我可以听得出他们语气有点紧张。

挂了电话,我妈又在微信上叮嘱我,“为了安全起见,你们春节不要外出,在上海安心生活,我们随时视频交流,等情况控制好了,我们年后到上海来团聚”,还提醒我们在家保持通风卫生。我岳父也在群里说,针对参与公众活动及去公共场所,地铁及公交,武汉政府的六字真言请谨记:不必需,不参与。

不回武汉过年的人

20日下午,陈越父母、岳父在家人群中告诫他与妻子暂时别回大冶老家。

打完电话,我就把1月21日下午4点的票退了,心情有些复杂。

我后来感觉到,岳父对于之前不重视这次疫情挺后悔的,他4天前在武汉的时候感冒鼻塞,一直到周日回到上海才告诉我们,虽然与病毒无关,但1月20日晚上,我们去他家吃饭,准备走的时候,我和老婆要去看电影,他突然神情严肃地阻拦我们,“我很少以长辈的身份这样跟你说,一般情况是不会干涉这种事,涉及到生命安全的时候才劝。”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