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起底!这些美国组织把魔爪伸向香港(2)

起底!这些美国组织把魔爪伸向香港(2)
2019-12-04 09:53:54 环球网

NED将中国项目细分为内地、香港、新疆和西藏,2018年投入资金总计655.7万美元,共涉及54个项目。除了干涉香港事务,它的项目不少也与“疆独”“藏独”有关。

2018年中国新疆名目下的68.3万美元的资助对象只有两个,“世界维吾尔大会”和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美国作家布鲁门塔尔在文章中写道,“世维会”的活动经费几乎全由NED提供。他曾在一次活动中碰到“世维会执行委员会主席”卡纳特,后者声称,该组织为美国政府和西方媒体提供了很多有关新疆教培中心的信息。矛盾的是,卡纳特一边断言,中国将“超过100万的维吾尔人安置在再教育营地中”,一边又承认,他其实不知道教培中心里有多少人,100万是基于“西方媒体的估算”得出的。

2018年,NED给涉中国西藏的项目提供总计大约68万美元,其资助的十多个团体和媒体大部分明确支持“西藏独立运动”,宣称要维持并推广“独立舆论”。有些项目至少能追溯到本世纪初,比如资助在“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出版的《西藏时报》等。

NED为2018年中国内地项目提供近475万美元资助,名目听起来好像都挺“高尚”,比如“建立开放、有活力的互联网资讯空间,资助人权活动人士,举办研讨会传播民主思想,捍卫宗教自由”等。

据美媒报道,自1991年起,NED每年颁发所谓的“民主奖”。今年6月,该组织将“民主奖”颁给流亡藏人组织“西藏行动中心”等。当时,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多名议员出席这一活动。

NDI,魔爪伸向香港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共有4个主要资助对象,除了前文提到的SC和NDI,还有国际共和研究所(IRI)和国际私企中心(CIPE),它们可谓是“分工明确”。据总部位于黎巴嫩的“伏尔泰”网站报道,IRI的目标是其他国家的右翼(保守派)政党,以便输出美国价值观,而NDI针对的是左翼(自由派)政党,CIPE代表的是私企利益,SC关注的则是工人权益。

1575422951128979.png

NDI和IRI与美国政界的关系也很深,它们分别曾由美国资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担任主席。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网站刊文称,过去NDI和IRI的主席由民主党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兼任,但这种做法因公众担心滥用公款而作罢。不过,这两个机构的董事会成员仍然与其各自政党重要人物重叠。

这两家机构的成立时间都是1983年,经费主要来源也都是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根据介绍,IRI目前在85个国家有项目活动,其一直借助世界各地的志愿专家举办的讲习班来帮助加强民主,讲习班的内容包括多党政治制度、民主治理实践、妇女赋权、公民社会发展、青年领导、加强选举程序和公众舆论研究等。

IRI在中国的项目开始于1993年,是第一家介入中国村民选举的外国NGO。之后相继实施关于法律改革、中国西藏游牧地区公民社会开发等项目。近年来,IRI热衷于关注中国影响力的扩大、美中战略竞争、抵御中国意识形态入侵之类的话题,一再发表报告“揭露中国以经济利益为诱饵,向亚非拉等地区的脆弱民主国家渗透”、中俄联手威胁美国利益等。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通过检索IRI在其他国家的项目发现,该机构最重要的主题无外乎在选举前后考察别国的选举民主,颐指气使地为他国民主质量打分,煽动相关国家异见领袖推动所谓的政治经济改革。比如今年9月30日至10月4日,由IRI和NDI组成的代表团就斯里兰卡11月中旬的大选进行评估。通过会见各界代表,这一代表团成员煞有介事地就参选人如何负责任地使用媒体、提高竞选资金透明度等提出建议。

NDI网站显示,它在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工作。从2000年开始,NDI在中国内地开展一项旨在提高公众在立法过程中的参与度的项目,并召开过一系列关于立法会听证制度、对大众媒体的管理、比较欧美和中国政党在选举立法者中不同角色等话题的研讨会。不过现在,这家机构以“NED在港活动的执行机构”的角色出名,它被《亚洲时报》称为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在港“极其活跃”的团体,同时被认为是NED在港活动的执行机构。

据香港《大公报》等媒体披露,NDI的“魔爪”早已伸向香港,在2014年非法“占中”行动中也扮演着不容忽视的角色。那时候,NDI在港拥有至少五人团队,其中的主要负责人薛德敖曾给“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写邮件,要求他及其他核心成员与NDI高层会面,并介入戴耀廷构建“港人讲普选”网站一事。据称,通晓中文的薛德敖在港地下政圈能量不小,是反对派“尊崇”的人物。另外,NDI被爆曾在“占中”前批准给泛民组织“民主动力”提供大约人民币7万元的预算。

人权观察,曾遭全球百余学者批评

查阅有关NED资料时,自由之家这一同样被中国制裁的美国NGO时常一起出现:有港媒称,这两个组织在港协同活动;2018年NED给中国内地拨款的项目中,有8.4万美元的资助对象是自由之家,旨在“让中国人和国际利益相关者了解中国对信息和媒体的管控”;美国国际政治经济学家恩达尔曾在2008年撰文点出西藏“3·14”事件幕后黑手的名字,其中包括NED和自由之家。

《文汇报》称,自称是“非政府组织”的自由之家,有2/3的经费来自美国政府拨款,于1941年成立。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自由之家主要在美国活动,80年代开始支持波兰和菲律宾的反对派。近年来,自由之家一直在塞尔维亚、中东地区活动,是乌克兰“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该组织每年发布所谓的“自由指数报告”,把世界分为三类:“不自由”“部分自由”和“自由”。去年初,自由之家以立法会议员“被剥夺”资格、北京干预加剧等为由给香港的自由度打上59分,是它2002年被纳入报告以来的最低分。

自香港发生修例风波以来,自由之家屡屡指手画脚。比如,香港法院10月31日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网上发布言论鼓励或煽动暴力后,包括自由之家在内的7个组织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公开信,攻击这一行为“威胁言论自由、侵害人权”。

自由之家还专门推出名为“中国媒体快报”的刊物,其中的内容充满偏见,近期文章包括“中国的互联网自由2019年达到新低”“中国官方媒体、酸民网络为中国的反NBA声浪火上加油”等等。

创立于1978年的人权观察组织,在早前发表的所谓2019年度人权报告中,借广深港高铁实施“一地两检”安排、“香港民族党”被取缔等事情声称北京“侵蚀”香港的高度自治。同样,该组织也在修例风波期间与其他团体联合致函特区政府,对中国内政说三道四。

image.png

人权观察热衷于批评各国的监管制度,但正如许多人质疑的,它一直标榜关注种族歧视、刑讯逼供、司法公正,但对美国白人警察打死非裔、关塔那摩囚犯等问题并不“关注”。2014年,受到世界130多名知名学者联署支持的“关闭美国政府旋转门”公开信表示,人权观察里有众多成员是前美国政府官员和CIA特工,其针对各国的人权标准往往和美国外交政策、利益保持一致,“这损害了该组织的独立性和公信力”。

NED在其他国家同样劣迹斑斑。“NED在委内瑞拉的脏手。”加拿大环球研究网站曾刊文称,NED是查韦斯及马杜罗执政期间支持各种破坏稳定活动的“首要金主”之一。在俄罗斯,NED于2015年被列为“不受欢迎的NGO”;有菲媒披露,NED为反杜特尔特的媒体提供大约190万美元的资金。

德国柏林国际政治学者伯格曼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大多数美国非政府组织是“GoNGO”,即“官办非政府组织”,它们代表美国意志,支持官方宣传,但其活动更具有隐蔽性,对于民众更具有迷惑性。

“外国反华NGO往往会伪装成环保、劳工权利等机构来开展活动。由于内地监管比较完善,他们很难发挥作用。但是香港的管制和内地完全不同,它们渗入的程度要深得多。”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3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NGO插手香港事务比较明显的做法是提供资金与策略、培养骨干、给“乱港分子”留后路。

吕祥认为,这么多年来,美国对华一直采取“两手政策”,一方面表现“友好”,另一方面扶持所谓的“民主人士”。美国的渗透工作一直没有中断,但在内地,“渗透”很难行得通,于是现在向外围扩散,千方百计阻挠中国发展。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