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凉山蹈火英雄群像·生前点滴记(2)

2019-04-03 09:13:53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牺牲的消防员中,有一人来自贵州麻江,他叫杨瑞伦,22岁,畲族人。

杨瑞伦最后一次和家人联系,是3月30日22时左右。当时,视频聊着,他突然说:“马上走了,去救火了”。

家人没有太在意,“他救的火太多了,我们觉得无所谓,但是没想到这场火太大了。”

中学毕业后,杨瑞伦曾到贵阳一家企业工作,于2017年9月在四川入伍,成为消防员。

看到新闻,才知道木里出事了,看到失联人员里有杨瑞伦的名字,麻江的家人睡不着。4月2日凌晨,接到消防部门的电话,他们得知孩子牺牲了,“没想到这一次竟是有去无回。”

杨瑞伦的父亲说,他们家在山区,经济条件差,连路费都成问题,会想办法赶往西昌。

听到消息后,他的母亲濒临崩溃。据天眼新闻客户端报道,杨瑞伦的姐姐透露,“他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哭晕过去。”

“他太年轻了,都没有来得及谈女朋友。他平时表现都很优秀,我们一家人都以他为骄傲。”他的姐姐说。

4、“如果我回来了,买几头牛,种点果树”

孔祥磊

当森林消防员7年多了,再干8个月,29岁孔祥磊就可以退出森林消防队伍回家了。

孔祥磊来自云南红河,彝族人。多年来,他有个习惯,逢周六都会给家里打电话。3月30日,周六,他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给家人打电话。

“每次打电话问我们干什么,我们都会回复身体都好。你注意安全。”父亲孔凡兵忍不住抽泣,他又说:“儿子会告诉我们平时工作挺危险,给我们看救火的小视频和照片,这些我们都知道,我们只能说自己小心一点。”

孔祥磊跟家人说过他的规划:希望回家多干活,照顾爸爸、妈妈和妹妹。他曾跟爸爸说:“如果我回来了,买几头牛,种点果树。”

“只是现在没机会了。”孔凡兵叹气说,儿子基本每年回一次家,两年前谈了女友,感情稳定,“现在女朋友跟我们在一起去见他。”

5、准备考公务员,找个女友

蒋飞飞

电话通了,另一端传来的声音很微弱,片刻后,她说“我是蒋飞飞的妈妈”,便泣不成声。

一名男子接过电话,说他是蒋飞飞的二姑夫,一家人正赶往凉山州。

蒋飞飞,四川南充人,1990年1月出生,于2011年从北京林业大学毕业,后成为消防员。

他的二姑夫说,蒋飞飞在凉山州工作多年,以前是森林武警,去年转为消防队员,是一名中队长。

李弘(化名)是蒋飞飞的大学室友。他说,大学时,蒋飞飞成绩好,常拿奖学金,“常五点多就起床,到学校图书室占座。他的英语非常好,经常练习和自学,从一开始口语不好,到后来可以跟我们学校的留学生轻松对话。有次他学英语入神了,竟然错过了考试。”

在李弘的印象中,蒋飞飞对自我的要求高,无不良嗜好,也很节俭,见到任何人都是主动问好,经常关心战友,同时也为人耿直,看不惯很多不公正现象。

王俊(化名)是蒋飞飞的学弟,他俩是四川老乡,在校时每年都会聚下。

王俊说,蒋飞飞话不多,“骨子里透着一股刚劲与豪迈”,军事素质、文化课一直都不错,每年年底学校的评优评奖大会上都能听到他的名字,后来还被评为武警部队优秀教练员。

两人最后一次相见,是去年12月,蒋飞飞来成都参加培训。王俊点了外卖,两人一边吃披萨一边聊:“他比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更健谈了,皮肤也更黑了,对工作生活都有很多思考,但是那份刚劲豪迈依旧没有改变。”

这次聊天中,蒋飞飞透露了他的规划:准备考公务员,回老家找一个女友,这样离父母近些。

蒋飞飞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他前往木里火灾现场的照片。

6、无法兑现的婚礼

高继垲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