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国新闻 > 正文

河南周口平坟后遗症:火葬场冷清棺材市场火热(2)

2016-04-05 07:28:09    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2014年,商水县纪委介入调查,朱伟后被开除公职、党籍。

在此前的一次村民大会上,朱伟痛哭着道歉:“我作风简单粗暴,时常骂人,对不起大家”。

纪委对朱伟的调查结果至今仍未公布,多位当地官员称“他清清白白”,但与朱伟搭档多年的村会计石喜成,因涉嫌贪污低保等款项一审被判刑五年,石不服上诉,现在仍在看守所羁押。

朱伟在辞职申请中提及的原因是:由于犯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疾病,不能履行人大代表的职责。

“当然不是因为生病”,商水县新闻科科长魏红说。另一位官员则叹了口气:“他成也平坟,败也平坟。

“我们想葬哪儿,就葬哪儿”

商水县一位人大代表认为,“样板村”朱集的变化,其实是整个周口市平坟运动失败的缩影。

朱集村民说,被开除公职后,朱伟全家搬离了朱集村,住到了商水县城里,两年里几乎没有再回去。

剥洋葱记者多方走访,未能直接采访到朱伟。

一位2013年春天造访周口的记者记得,国务院修改《殡葬管理条例》后,周口市各村都重新拢起了坟,唯独朱伟治下的朱集村,麦地仍然一马平川。

但在朱伟被免除职务后,一夜之间,上百坟头重新冒了出来。朱集村的“平坟运动”也就此宣告失败。

今年清明节,记者在曾被奉为样板的朱集村双龙湾公墓看到,公墓东、南两面墙已经被拆除,公墓里面也被村民种上了麦子。

刚建成时,朱集村对外公布的公墓面积是60亩,如今已缩减到4亩上下。当初占的农田,又恢复了它的本来用途。

在公墓外的田里,十几座坟头已经重新立了起来,最大的一座坟,就紧挨着公墓的北墙。“已经没人管了,我们想葬哪儿,就葬哪儿”,一位村民说。

公墓里,有两三个墓的盖板被掀了起来,里面空无一物。

其中一个是53岁的朱继明(化名)父亲的墓,当时被强行迁入公墓。2013年,他母亲过世,老人笃信传统,临终前念叨的是“把我葬在外面,我死不瞑目”。老母亲葬在了自家田地,而夫妻合葬是传统,朱继明就给父亲“搬了家”,老夫妻合葬在了一起。

除了殡葬改革,当时朱集村倍受表扬的还有500亩专业化的葡萄地、农民上楼的新农村项目。

朱伟被免职之后,过半的葡萄架已被拆除,又种上了麦子;名噪一时的村民社区也一度烂尾,低层建筑破烂不堪,高层建筑筹备四年,如今还是无法入住的毛胚房。

商水县一位人大代表认为,“样板村”朱集的变化,其实是整个周口市平坟运动失败的缩影。

2013年6月,被称为“平坟市长”的周口市市长岳文海辞职。

此后,“平坟运动”彻底消失在官方话语中。各县殡葬改革执法大队也就此解散。

朱集村双龙湾公墓,两座坟头被挖了出来,迁回了麦地。
朱集村双龙湾公墓,两座坟头被挖了出来,迁回了麦地。

最大的烂尾工程

“有一半的公墓就此消失了”,郭岿说,另一半,则公私不分,本该不收任何费用的公墓,发起了死人财。

“这就是一个失败”,谈起“平坟运动”时大操大办的乡村公墓,商水县大刘村村支书郭岿皱起眉头,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4月2日,开着车在商水县的城关乡、化河乡转了一圈,郭岿痛心不已:各村庄的公墓,保存得好的还剩下几段残墙、一排松树;保存得不好的,只有了地基,新一茬麦子长出来,远看已没了丝毫痕迹,如果不熟悉当年的情况,完全认不出这里曾是墓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