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中华视点 > 正文

“毒保姆”背后有没有行业潜规则

2015-12-31 15:43:38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近日,媒体披露涉嫌以肉汤下毒、尼龙绳勒脖子等方式杀害8名雇主的毒保姆何天带在广州市中院受审,引起全国轰动。结果,又曝出另外一个毒保姆陈宇萍,作案时间更长、涉案可能更多。

记者先后通过独家专访多人,做出一个详尽的报道;读罢,令人细思极恐。因为从案件的手法上和种种细节来看,受害者也许远比目前所曝光出来的更多;而连环杀人者,也可能不限于这两位“毒”保姆;而遇害老人的报案率之低,也十分耐人寻味。

这个猜疑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在调查中发现,这些雇主的共同点非常多。首先,他们多为患病老人,需要照顾。但实际上又远不至于有死亡风险,有些仅仅是腿脚不便;其次,雇主死亡都极其突然,由保姆通知,甚至保姆还阻止施救;其三,保姆到家的时间往往只有两三天,甚至有的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雇主就忽然死亡;其四,保姆到家前先提“行规”,“行规是做一两天也要按一个月的费用来收取”;第五,保姆觊觎老人身边财物,而这些钱财,连子女也不一定知道。

而且,目前曝光出来这两个“毒保姆”来自相近的地区、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高度雷同,看起来,这并不是特殊个案。

按照媒体的调查,实际上这个行业有一些暗语。这种保姆叫做“执死鸡”,也叫“快餐”,赚的钱叫“除秽金”,照顾老人、老人迅速死亡,一天可赚一个月的钱,一个月可以赚好多单。前面提到的何天带,就只做“快餐”,专门“执死鸡”,而且每次在雇主家做了几天,老人就离世了,旁人还奇怪:“总是才几天就能赚到几千元,都不知怎么做到的”。

这些疑惑,甚至让人怀疑,这不是一两个罪大恶极的个体,而是某个群体阴暗的地下规则。

另一方面,这些离奇死亡的老人的家人,反应也非常迟钝。老人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忽然死亡,但他们却不报案、不急救、不要求解剖。实际上,这些保姆作案方式很简陋,有的是像灌小孩一样灌毒药(供词),有的是用毒鼠强,有的是用手掐死;但凡稍为认真一点,都能发现疑点。但愣是在她们已作案可能超过十起(有些还未认定,还在讯问中),才有人报警。

这样的连环杀人事件,就发生在触手可及的身边,实在太惊悚了。从一些家庭得知消息的震惊来看,他们只是比较粗心、不够关心老人而已;以致家人被人杀了还给人数钱。何其可悲!

不能不说,现在我们谈孩子、谈教育,谈得相当多、相当充分了;可是,对已经进入老龄化的中国,我们对老人问题的关注,还太少、太少。几乎连杀十个老人,他们的家人都毫无感觉,这感情是否也太淡漠了?如果他们的孩子生病了请保姆照顾、却马上死亡,还会出现几乎没人报警、没人送医的离奇景象吗?

我倒不认为子女就要亦步亦趋地跟着老人、孝敬老人,但至少,我们应该想办法建立一个能让他们安稳的环境,而不是把已丧失自理能力的老人置身于危险世界当中,这跟对待小孩的态度是一样的。显然,我们不仅未能成功地保护好我们的小孩,和我们的老人,而且,对待老人还没有对待小孩一半的耐心。

(责任编辑:梁新华 CN043)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