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华视点 > 正文

干部配偶穿红军服受教育 若公费就是腐败

2015-05-29 09:46:33  澎湃    参与评论()人

干部配偶穿红军服受教育 若公费就是腐败

2015年5月22日,一批科级领导干部的配偶身穿红军服在瑞金红色景点参观学习。

5月22日,江西赣州经济开发区的50名科级领导干部配偶,身穿红军服在瑞金进行红色传统教育,并在瑞金干部学院开班培训。报道称,大家通过参观中纪委廉政教育基地、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旧址、瑞金沙洲坝“红井”等现场教学等形式,充分认识到干部配偶在党风廉政建设中的监督作用,筑牢拒腐防变的家庭防线的重要性。

将干部配偶纳入廉政教育的范围,有其一定的现实意义。在官员腐败过程中,特别是那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家族式腐败,官员背后往往站着“内助”的身影。一定程度上,官太太是外部攻陷权力堡垒的一条最好捷径。因此,守好权力的“后院”,也就很有必要。

然而,守好权力的“后院”的着力点,并不在“后院”,而在“权力”。无论是权力的“前门”,还是“后院”,是个“一体两面”的问题,其根本正在于这个“体”,也即“权力”,而“前门”与“后院”,不过是权力腐败的渠道;或者说,“后院”不过是权力的“影子”,“后院”的失守,说到底在于权力的失守。倘若不去治权,而去捉“影子”,不仅缘木求鱼,本身也很可笑。

这也是几乎每一次关于廉政教育的新闻,无一例外受到了一边倒的质疑与批评的原因所在。近年来,各种廉政教育,无论规模,还是形式,无不花样翻新,难以计数。至于效果几何,在官方看来,所谓“充分认识到”这样的措辞,已然在宣示着漂亮的反腐成绩。不过在民众看来,现实中腐败案例、贪腐手段和数额不断翻新、增长的反腐形势,证明了官方廉政教育模式的基本失效。

问题显而易见,官员腐败可能发生在“后院”,然而官员的权力来源并非出自“后院”,权力的运作过程也并非在“后院”之内。作为一个已经说滥了的常识,官员腐败,根在权力来源有问题、权力运作不规范以及对权力的限制和监督不能正常进行。简言之,即是现有的制度存在问题。制度性问题,当然要靠制度建设来解决,这才是解决防腐反腐问题的根本途径。比如,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就是制度建设的基石之一。这样的制度建设,远比让官员的配偶来完成对权力的监督要有效得多。

各类花样翻新的廉政教育,说到底只是一种廉洁自律手段。这是基于近乎道德完人基础之上的一种一厢情愿的要求。当然,在各种廉政教育活动现场,因触景生情、睹物思怀,不乏有触动甚至失声痛哭者在。如果说这算是激发了官员的廉政意识,那也是极其脆弱、短暂的,最终导致的往往是“双面人”的产生。

至于官员配偶,能否守好“权力内墙”,也更多取决于个人高标准的道德自觉,这显然不具普遍价值。现实中,恐怕非要闹到撕破脸皮的地步,才会“大义灭亲”;而更多的情形,只会是“亲亲相隐”,甚至与夫同谋、沆瀣一气。

不必讳言,那些效果甚微的廉政教育,更大的贡献,或许不在防腐反腐,而在于拉动经济。

应看到,包括廉政剧、反腐片等等花样翻新、一以贯之的廉政教育形式,已经辐射到了各行各业,已然形成一条庞大的产业链。不消说,其中所费往往是财政拨款或党费支出。以此审视此番干部配偶瑞金学习,有两个疑问待解:一,公费还是自掏腰包,如果是公费,干部配偶能否享受?二,红军服是租用还是购买?如果是购买的,是自费还是其老公单位报销?

显然,以浪费公帑的形式学反腐,一定程度上不啻是一种“腐败”。

(责任编辑:陈倩 CN030)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