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中华视点 > 正文

岂可网络围殴“何炅吃空饷”爆料人

2015-05-26 10:26:25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乔木该将“举报”进行到底:有些晾晒其隐私、叫嚷着“殴打你女儿、强奸你妻子”之类的言语,已构成侵权甚至侮辱罪。乔木大可截取证据,及时报案,不能由着那些人肉者藏在马甲下泄私愤。

原以为随着何炅辞职北外,扰攘一时的“何炅吃空饷”事件已画上句号,没承想,其链式反应并未止息:据新京报报道,爆料人、北外副教授乔木称,事件至此已近两周,他遭到众多网民辱骂、攻击和人身威胁,手机、邮箱、微信、女儿照片等个人隐私被网友公布,“私信收了280页”。

乔木的“大义灭同仁”做法,收获的本该是肯定、赞许。吊诡的是,事发后他却被人肉、谩骂围困,恐吓短信和诅咒邮件铺天盖地,微博上还专门出现“北外乔木滚出北外”的话题页,连其家人也未能幸免被恐吓,这是何其恐怖的情形?

说是吊诡,其实也未必:毕竟被举报的对象是名嘴何炅,拥趸甚众。部分死忠屁股坐歪,搞诛心论或臆断事实,咬定乔木就是污蔑是“借机炒作”,也契合极端粉的一贯行为路数。但粉丝身份终究不是法律豁免牌,“炅迷”也不应凭着情感偏好、情绪驱动,就罔顾是非地对所谓举报者搞网络围殴。那与其说是对偶像的维护,不如说是帮倒忙。

揆诸现实,遇到什么问题就迅速展开铺地毯式人肉的现象,还真不少见:就拿近段时间来说,成都女司机变道遭暴打事件中的“人肉女司机风潮”,乌鲁木齐男子护子打狗遭爱狗人士“人肉”,都能看到挖坟式人肉的大行其道。而这类人肉的共通之处就在于:自诩代表着正义。何炅风波里的“人肉”,不过是掺杂了些粉丝狂热追随的成分而已。都知道,“人肉”本质上就是以侵犯他人隐私为代价的网络私刑。如果说,以往很多“人肉”都是假公共监督之名,那这次它就是对公共监督本身的反制。

这无疑值得反思:经过了那么多的分歧磨合、共识提炼后,舆论早已将以暴易暴或制善的“人肉”定性为恶,可为什么它总是借尸还魂?公共空间,要经历多少次“误伤”才能抵达成熟的节奏?尤其是针对举报者的“人肉”,很容易将已然失衡的强弱博弈局面导入更无序的境地,让某些举报者不得不望而生畏、畏而却步。

面对“人肉”和辱骂,乔木愤而写道:“栀子花开也会谢,何炅欠我个道歉”。平心而论,何炅并无为部分粉丝违法行径埋单的法律责任,但从公众人物的道义担当看,他最好是能对粉丝进行规训劝导,毕竟事情因他而起。而更重要的,是乔木该将“举报”进行到底:有些晾晒其隐私、叫嚷着“殴打你女儿、强奸你妻子”之类的言语,已构成了侵权甚至侮辱罪。乔木大可截取证据,及时报案将其提交,维护自身权益,而不能由着那些人肉者藏在马甲下泄私愤。

新京报不久前就梳理近年来十起人肉搜索案例,发现被人肉者采取法律手段追究责任的仅两例,足见当事人自诉的重要性。而有关部门也该闻风而动,在侦查侵权踪迹、锁定责任主体上起到积极作用,不能让乔木们只身处在“敌人不明”的维权暗角。所谓“法治”,不光是讲给执法者听的。追星也好,追真相也罢,都得将言行导入法治路径内。而那些悖逆法治的人肉行为,也应在执法每案必究、社会共同谴责的低容忍氛围中,逐渐消弭。

□佘宗明(媒体人)

(责任编辑:陈倩 CN030)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