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使用涂鸦攻击器 将办假证者攻击"致死"
2007-08-27 16:59:31 新华网 查看评论
    

山西运城使用涂鸦攻击器 将办假证者攻击"致死"

    “涂鸦攻击器”是“呼死你”的改进版,在技术上又先进了一步,可以在来电转接前终止呼叫,因而不会被转接到别的电话上,而且“涂鸦攻击”不产生通话费。“涂鸦攻击器”攻击的目标是“办证刻章”之类的违法广告上留下的手机号码。

    从去年3月至今一年多来,近百个在电线杆、建筑物墙体上公开的非法办证手机号码,被运城城管用“涂鸦攻击器”攻击“致死”。

    一边是“涂鸦攻击器”全力发威,一边是被俗称为城市“牛皮癣”的非法小广告见缝插针。运城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办公室主任李栋说,根治城市小广告光靠城管不行,需要工商、公安、城管共同努力。 

    记者目击攻击器威力不小

    8月22日,运城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一间普通办公室。

    一个外形简单的白色塑料盒子,一个带有两盏指示灯的键盘。这就是运城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使用了一年多的“涂鸦攻击器”。“涂鸦攻击器”通过一根导线连在一个手机的充电插口上,接通电源后,用键盘上的数字键输入事先摸好的假证手机号码,按下开启摁钮,手机屏幕上显示开始拨打这个手机号。持有本手机号的人来不及接起或刚刚接起的瞬间挂断,再拨打,再挂断……10分钟之后,被攻击的手机关机了。

    攻击还在继续,对于被选定手机号码的这种扰乱,将持续到它报停机而且再不会启用为止。这是运城城管给记者做的一次对办假证电话的攻击演示。整个过程很短,操作也很简单。

    “其貌不扬但是比较有效。”城管监察队员这样评价“涂鸦攻击器”。

    “涂鸦攻击器”攻击的目标是“办证刻章”之类的违法广告上显示的手机号。这些涂刷、张贴在城市大街小巷墙面、地面、电线杆、广告牌、路标牌上的“牛皮癣”,猖獗程度有目共睹:内容除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办假文凭、假证件、刻假公章之外,还有以贷款、买卖枪支弹药、廉价出售盗抢汽车、高薪招聘男女公关人员等等为名的骗局。

    为了市容整洁,从2006年3月份开始,运城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配备了“涂鸦攻击器”。

    “当时是从别的省份介绍经验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设备,而且据说效果还不错,就买了一个。”运城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办公室主任李栋说,“队员们把街上涂刷的违法广告用相机拍照取证,然后打电话过去套话,调查取证过程都要录音。确属办假证号码,运城本地的手机号就请求通信公司协助停机,外地的号码就用‘涂鸦攻击器’进行攻击,直到对方不再使用这个号码。”李栋拿出一张表,上面密密麻麻排列着近百个手机号,都是一年多来被“涂鸦攻击器”致死的。

    “涂鸦攻击器”是“呼死你”的改进版。曾经被城管部门采用的“呼死你”系统在许多地方启用不长时间就不得不终止,原因是违规广告发布者发现“呼死你”在“整”他后,把自己的手机来电转接到了110、120等公益性的电话上,甚至是市长热线上,造成这些公益电话瘫痪。和“呼死你”相比,“涂鸦攻击器”在技术上又先进了一步,它可以在来电转接前终止呼叫,因而不会被转接到别的电话上。“涂鸦攻击器”还有个好处是不产生通话费。通信部门规定,长途通话接通后在两秒内挂断不计话费,涂鸦攻击器挂断已接通电话的瞬间反应不会超过两秒。

    “就是让被攻击的机主接不成,打不成,最后选择彻底销号停机。”李栋说,“我们现在用的‘涂鸦攻击器’,加上手机总共才2000多元,启动一次攻击一个电话号码。一下子攻击几十个号码的设备也有,需要近20万元,我们买不起。因为经费没保障,手机的月租费都报销不了,能用这样的攻击器,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违法办证却扬言要告城管

    8月13日上午10时许,运城市城管支队办公室工作人员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一名操外地口音的妇女,电话中,妇女质问城管部门为何发短信通知停她的手机?该妇女满口脏话,还扬言要到法院起诉。

    该妇女的手机当天早上8时许,收到了运城城管部门发出的短信:“该手机号码涉嫌办假证,短信通知后24小时内如果不自行停机,将强行停机。”李栋说,“对涉嫌用于办假证的手机号码攻击前,我们都要发这样一个短信。这是例行的通知,也希望能借此让他们主动停止违法行为。”

    该妇女的手机号码,城管队员在运城市某小区见过,为办假证广告联络手机号码。

    为了不误攻手机,运城城管接到该妇女电话后决定再核实一次。当天,城管四中队两名执法人员随后以要办假证为由,和该妇女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好在运城市禹都东街地矿大楼门前见面。

    办假证妇女急于挣钱,接到电话后骑自行车如约赶到。确认目标后,守候在此的城管队员把该妇女控制起来。发现其有办假证联系用的手机3部,当天收到的办假证费用150元。

    “强奸了!耍流氓了!”妇女开始撒泼,一时间吸引了众多行人围观,由于身着便装,城管队员费了很大劲才给围观的群众解释清楚,最后把该妇女送进了辖地派出所。

    经讯问,该妇女名叫胡良云,40岁,湖南省双峰县农民,半年前来到运城。仅仅两个月前,她还曾因办假证被处罚过。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几乎让运城城管哭笑不得。派出所民警告诉城管队员,“你们一会儿把她带走吧,好好批评教育一顿”。城管队员忙问原因,民警解释说证据不足,而且该妇女还带着一个小孩,把她关进去,孩子没人照料!

    没办法,城管队员只得将她放了。当然,该妇女手机号随后被攻击。

    “现在办假证的人已经形成了分工很细的链条。上街刷广告、出面接活、具体制假等各司其职,都是单线联系。出面拉业务见人的不是带小孩的妇女就是孕妇,即使被抓住了也不能把她们怎么样。而且她们中间有约定,每隔1小时或者30分钟和上线联系一次,如果不联系就证明出事了,上线马上转移地方。”城管队员介绍说,“山西办假证的大多来自外省,以湖北双峰县的人居多。发展到现在,他们已培养出了自己的势力。抓住一个人,甚至都有当地人托关系给他们说情。”

    专家建言从源头上下工夫

    “无论从法律法规考量,还是从职能划分,打击这些人都不该全是城管的活儿。”李栋说,“这些人发布虚假、违法广告,违反广告法,应该是工商局的职能范围。制假售假、坑蒙拐骗,违反治安处罚法,应该是公安部门管。城管对违法小广告的管理,能套上的只有城市卫生管理条例———还不是个法,是个行政法规。”因此,李栋觉得要根治城市“牛皮癣”,光靠城管不行,光靠“涂鸦攻击器”也不行。

    李栋说,制假售假购销两旺,在他们查处到的案例中,办假证人中的有教师、学生、警察、税务职工……几乎涉及到了现存的多数行业。

    山西财经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韩虎山认为,造成办证广告久治不愈的原因,正是缺乏综合治理及少数人缺乏是非观念。

    韩虎山说,制售假证泛滥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主观因素是一些不法分子利益熏心从中牟利。客观因素是监管不力。治理假证是一项综合工程,政府多个部门都有执法职能,但都完全没有尽到职责。现在仅靠城管一个部门治理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韩虎山还说,假证泛滥还说明市场有需求,治理假证相关部门也应该从源头上下工夫。而作为普通百姓,要有是非观念,办假证违法,使用假证也违法。不要贪一时之利,给假证贩子创造发财机会,也影响自己工作。 (记者 禾嘉)

(来源:山西晚报)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查看结果 心情调查排行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