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汽车 | 游戏 | 科技 | 旅游 | 经济 | 娱乐 | 教育 | 投资 | 文化 | 书画 | 公益 | 城市 | 社区 | 拍客 | 视频 | 好医生 | 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新闻背景
  6月24日,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章称:一些为官不为者身上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个人,不热衷于干事创业,却痴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一些机关大楼不设4、13、14层,一些办公室的桌椅摆放讲究朝向、风水,一些干部的案头上赫然摆放石兽、“转运石”等装饰物,更有甚者一些地名因“不吉利”而改,有的工程因“大师”妄议而建,一些建筑因“挡风水”而拆。官员迷信现象仍然屡见不鲜,甚至一些高级别官员也未能例外。官员迷信的典型案例有哪些?他们又为何迷信呢?
1

修祖坟请先生,盘点官员迷信

  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祖坟被扒如临大敌
  周永康笃信风水,周家老宅的风水布局颇有讲究,宅子外有活水环绕东南,构造相当用心,活水首尾都能贯通厚桥镇旁的宛山湖。周永康也曾为升官修祖坟,据报道,1990年代周永康在北京时,一名老和尚曾告诉他做干部之后,到目前都是副职,是祖坟有问题,周氏为此数次打电话,叮嘱弟弟修坟,而在2009年,因为新修道路涉及村民房屋拆迁问题,周家的祖坟被扒,这件事不仅惊动了无锡警方,而且就连江苏省公安厅也都如临大敌,动用警力侦破。虽此事后来无果,但周家祖坟上从此安上了探头。

  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将军府”做成手枪状

  谷俊山当了大官后,谷氏家族中的人更加重视风水,买地置业、搬迁修墓等都要请风水先生。村民们说,谷家旗下开办的企业,名称中大多有个“容”字,也是专门请人算过的。“容”字上面是宝盖头,下面是“谷”,寓意福禄护佑谷氏家族。谷俊山位于濮阳闹市区的“将军府”从空中瞭望也很像一把手枪。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自家放“靠山石”,铁道部门口放石狮子

  刘志军迷信是铁路系统圈内公开的秘密。为求“平安”,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0号院,原铁道部大院门前有一对石狮子,据称也是刘志军在2008年4月28日之后将它安放在门口的,目的是驱邪震祟。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花千万请风水先生做道场

  李春城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另外,为了成都一重大投资项目,在该企业接连出现不利突发事件后,李春城还安排道士做法驱邪。

  湖南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政府大楼门口对着“墓碑”,改!

  阳宝华到一个地市任书记后,一名和他走得很近的“大师”对他说,市委大院的门口正对着一块“墓碑”,“你的官运怕是要受影响”。当时该市委大院门口正对的一幢大楼确实有点像一块碑。“大师”建议,要把市委大门改一个方向,从朝南改为朝西,正对一个大酒店,人气旺。阳宝华信以为真,将市委大院的门口改了方向,当时一些老干部对这事很有意见。

  四川雅安原市委书记徐孟加:2000万造“青云梯”

  徐孟加在主政雅安期间力推“西蜀天梯”工程,工程原计划投资1000多万,最终造价逾2000万。西蜀天梯位于雅安金凤山,总长226多米,坡度33度,总高差149米,共计11梯879步,每梯间都安装了寓意深刻的浮雕。雅安官员和坊间都认为,这是徐孟加听从风水先生为自己建造的青云梯。

  泰安市原书记胡建学:下令国道改道穿越水库因“命里缺桥”

  官员迷信的一个著名案例是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有“大师”预测其可当副总理,但命里缺桥,因此他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库,并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帮助其“飞黄腾达”。

2

干部搞迷信,比例究竟有多大?

   上面列举的仅仅是众多官员中落马的那一部分中,被扒出来的一部分,而那些还没有落马或者还没有被扒的迷信官员有多少呢?

  高级别的官员,虽然没有具体统计,但就屡见报端的公开报道情况来看,不在少数,在十八大以后频频落马的“大老虎”们之中,周永康、刘志军、谷俊山、朱明国、李春城等等都是典型,数量庞大的省部级厅局级官员恐怕更是不胜枚举。

  在基层,据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研究员程萍曾主持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900多名县处级公务员中只有47.6%不迷信,半数以上相信“相面”“周公解梦”“星座预测”和“求签”等。部分官员中,对迷信活动的相信程度甚至高于一般公众。但即使是这样的调查似乎无法真切反映官员的迷信比例,因为这只是承认了的一部分。

  可见官员迷信是普遍现象,遍及各个级别的职位和各种层次的文化水平。

3

不信马列信鬼神,官员为何迷信?

  媒体分析,官员迷信的影响因素非常复杂,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诸多领域。从逻辑递进关系上考虑,官员“迷信”的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几千年中国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的消极影响,二是信仰危机,三是担心失去既得利益的恐惧。这三点,从历史文化渊源、现实背景和个人利益三个方面直接影响着他们的世界观和行为准则,而部分官员面对历史的争论、文化的传承、价值的失范和个人利益的得失,陷入了唯心主义世界观,科学精神缺失,文化传统错位,步入迷信的误区。

  “官场潜规则”和高心理压力的催化

  部分官员迷信与信仰缺失有直接关系,与我国社会变革的大背景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一部分人被权力、金钱所诱惑和腐蚀,信仰“金钱至上”,放弃了对崇高理想的追求和对高尚道德的坚守,导致出现信仰危机,精神空虚,走向堕落。

  另一方面,由于职责要求,领导干部和公务员既要对上级负责,更要对老百姓负责,工作压力和心理压力都很大。有心理学家指出,他们属于典型的高心理压力群体。在这一群体中,面对工作中无法回避的矛盾与压力,有时难以解脱,精神上找不到出路,有些人就转而相信鬼神,试图为自己寻找一种释放的方式。

  选人用人制度上的不正之风,是造成官员迷信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有些地方和部门,权钱交易使得正气受到压抑,一些官员痛感不能把握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干得好,不如吹得好”,“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平级调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等官场潜规则忽明忽暗地起作用。在这些不正之风的暗示下,一些官员产生沉重的焦虑感、迷茫感和无力感,把升迁的希望寄托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鬼神身上。

  对失去既得利益的担忧和恐惧

  对于既得利益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释。首先是正常的、合理的既得利益。无论是一般公务员,还是各级领导干部,职责带给他们相应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要维护和保障这些合理合法的既得利益,本来不必有太多的顾虑,但部分官员却时时感到风险的威胁。在这种心理支配下,他们希望有神灵佑护自己不受或少受损害。

  更为严重的是,贪污腐败和迷信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贪污腐败是官员迷信的根源。对于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来说,由于党纪国法的约束和国家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安全就成了他们在获得非法物质利益同时的另一个主要需求。贪污腐败之后能否确保不被捉住,是一个不确定性很高的臆想,因此,贪污腐败官员也就有很强的迷信动机,希望那些神秘力量能为自己所用,使自己逃脱惩处。

  (综合北京日报、财新网等)

分享专题:

 出 品: 中华网新闻中心

 制 作: 易成晨

 时 间: 2015.6.24

分享专题:
往期回顾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