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忆唐山地震铁路抢修:总理华国锋让签军令状(1)

2010-07-30 08:45:17 北京青年报 中国新闻网

忆唐山地震铁路抢修:总理华国锋让签军令状

    震后唐山火车站一片废墟。

    纪念唐山大地震三十四周年---

    -本期私人别史主人公李新

    河北省雄县人,1930年出生,1948年参加天津解放接管工作。1952年到天津路局工作,曾任股长、科长、地区党委书记。1962年被选调到铁道部政治部组织部工作,曾先后任干部部副部长、运输局长、铁道部党组成员、铁道部党组副书记、铁道部副部长等职。

      7月28日

 

      “地震了,我们这儿都平了”

    1976年7月27日的晚上,天气出奇的热,一丝风也没有。李新结束当天的工作,离开铁道部办公室回到家,其实已经是28日凌晨了。

    这差不多是他那一段时间的常态。那些日子,铁道部的八位领导成员,只有李新在部机关。他记得,“当时万里同志、黎光同志住进了医院,邓存伦同志病休在家,刘建章同志时来时走,崔修范同志协助郭鲁同志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苏杰同志出差去了非洲,郭鲁同志一上班就对我说他有心脏病,要一边工作一边治病,那几天他去参加全国计划会议。”

    “一段时间铁道部的领导班子就是这种状态,工作运转极不正常。地震前,部属各单位报来的待批文件积压了有一尺多厚,各省市及兄弟部委往来文件也积压了不少,我每天晚上专门处理一些急办的电报和文件。” 李新是位从基层干起的老铁路。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最困难那几年,他是北京铁路分局西直门铁路地区党委书记。1976年初中共中央组建铁道部党的临时领导小组时,李新排在第三位,分工主管运输生产工作,西山党组会议决定由他兼任运输局长。

    27日晚上,李新先出席了国务院欢迎一位非洲总统的宴会。结束后,又回到办公室处理了一些急办的文件,他到家时差不多是夜里2点多了。“那天特别的热,热得睡不了,我跟我老伴说:咱俩把这床抬抬,对着窗户。刚睡下不一会儿,就给震醒了--并不是说一晃我就知道是发生地震了,不是。因为在那之前开会的时候说过若干次,说要警惕京津唐张发生地震,所以我才能马上意识到是地震了。”

    “我就赶紧骑上自行车去办公室,担心的就是哪里地震了?铁路受多大影响?什么状况?我很怕铁路运输乱了。因为周总理跟我说过多次--当然也不是开会作报告,是在平时的非正式场合。他说:李新同志,这个铁路运输问题,不要光看成是个运输。它的重要,是影响到民族的团结,国家的统一。你有多大的牺牲,也得保持通车。总理这些话我是牢记在心的。”

    3点多,李新到了调度台,从调度台得知京山、坨通两线线路中断了联系。这时,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赵文普同志给他打来电话,说唐山电务段的一个工人爬到电线杆上给铁路局打了个电话,说“地震了,我们这儿都平了”,电话里的声音很慌张。两方面的消息对上号了。

    确信唐山地区发生了地震,李新首先想到的是北京站和北京南站这两个客车站,“尤其北京站的屋顶跨度相当大,如果掉下来得砸死多少人?当天值班的副局长是高绪进同志,我就叫上他跟我一块儿去了北京站。到北京站一看,大屋顶没下来。北京站的书记、站长汇报情况时说,一地震,在候车室里的旅客都跑到外面去了,东西没顾得拿,等再回来的时候就乱了,丢了不少东西。我说这好办,按照咱们铁路的规章制度,一律照赔。”

    “我说,你们一定要坚守在岗位上,盯班到底。而且接发列车要正常,不要积压旅客,因为集中在车站里,再有地震,恐怕危险更大。我说的这些,他们做了记录。紧接着我们又去了永定门--那时就这两个客车站,那儿也有旅客丢东西了。”

    “这时候国务院值班室打电话叫我立即去参加紧急会议。但我其实是先回到了铁道部,派工电局长郭修真同志、工业局副局长刘宝瑞同志,马上乘汽车到唐山灾区了解现场情况。这事办完了,我立刻去了中南海。当时,华国锋同志、李先念同志(因犯心脏病中途走了)等很多中央领导早已坐在那里了。见到我,他们立即就问铁路受灾情况,要求铁道部要在运输上确保沈阳发至唐山方向的军列安全畅通,并要抽调铁路职工迅速抢通京山、坨通两条线路,尽快通车。当时还说中央准备成立全国抗震救灾指挥部,要我留下来参加。我说我可参加不了,因为部机关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留在这儿,好多事不好弄了。他们同意了。我还请求铁道兵部分指战员支持铁道部抢修线路工程,领导同意后,立即指示总参副总长张才千同志负责组织落实。”

    “开会的时候天还没亮呢。我记得非常清楚,正开着会,唐山的李玉林赶到了北京--就是媒体后来报道过多次的'驰报中南海第一人'、开滦唐山矿工会副主席李玉林,他们开着矿上的一辆红色救护车一路找电话报信,都没打通,便直到北京,直接向中央汇报灾情。当时李玉林浑身又是泥又是水又是血,说话时的样子急得不行。我当时就在那儿呢。”

      7月29-31日

      一竿子插到底,直奔唐山抢修铁路

    “那时铁道部由郭鲁同志主持日常工作,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你回部里来,咱们商量商量怎么办。他当时不是在开全国计划会议吗,他说你不要等我了,我又犯心脏病了,计划会议我都参加不了了,你办就得了。”

    “我就把部直属单位领导召集起来开会,成立了铁道部抗震救灾办公室,通报情况,研究抢修京山、坨通的方案,商定抢修工作面尽量展开多点开工,把任务分解开,以缩短抢修时间,争取早日通车。不同路局对应的每段线路每个项目任务、时间要清楚,要有专人负责,要有工作进度表。”

    “派去唐山的那两位同志传来了消息:郭修真走的是南路,到了拦河大桥过不去了,他就从那儿去天津了;刘宝瑞走的是北路丰润那边,到中午11点多来电话了。在电话里汇报情况时,陪他同去的从唐山调来的一位干部是哭着说的,听得我很心酸。电话里他们说:盼着李新同志你来,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

    “我一看情况,也是得去现场。唐山那儿,最上面是铁道部,然后是北京铁路局,再下边是天津分局,然后是基层的站段,这样的层级结构,紧急抢修时,按正常逐级领导的办法是低效的。当天下午我通知北京路局党委和部里有关人员一起开联席会,我和路局党委正副书记赵文普同志、林一同志主持。正讨论着呢,就赶上了下午6 点多那次大余震,我们这些人就从会议室出去,转移到旁边的一个露天篮球场,站着,接着开会。我说:救灾是人命关天,这个总指挥部不能设在北京,必须到现场去,就地解决问题,一切要快。大伙儿一致同意。商定铁道部直接领导唐山地区的抗震救灾工作,路局、分局领导参与部抗震救灾的领导工作。”

    “最后定下来,第二天开公务专列到唐山北边的丰润站。丰润是离唐山最近的站,它所在的坨通线受损情况略好,北京路局工程队连夜抢修这条线。第二天早上9 点左右专列从北京站发车。实际上没能修好,有些路段还要一边儿走一边儿修,有时我们下车和工人并肩抢修。不干怎么办?急得我不行。直到天快黑时到达丰润。我们那火车一到,没多长时间,就来了200多伤员,有牛车拉来的,有背来的,有抬来的,伤员加上送伤员的亲属大概有上千人,呼天喊地,说救命,要上车,有的跪下磕头,太可怜了。劝说这些人可费大劲了,我记得后来是来了一支医疗救护队,就地为他们治疗。”

1234...下页尾页5

精彩高清图推荐:

共有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地震" 的相关消息
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