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租房中介捆绑网贷平台 “押一付一”变贷款分期

2018-05-08 13:40:12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租房中介捆绑网贷平台 “押一付一”变贷款分期

租房中介捆绑网贷平台 “押一付一”变贷款分期

部分中介推荐平台“押一付一”交租,隐瞒网贷事实套现全年租金,退房、逾期风险全由租户扛

说起在北京租房遇到“黑中介”的经历,曾有网友戏称“如果没被骗过,都不算在北京混过”。为规范租房中介市场,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一直严厉打击扰乱租赁市场、损害群众利益行为,对涉及未备案、克扣押金租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的中介公司,已多批次查处曝光,而在今年4月,就相继公布了两批、共45家“黑中介”名单。

近日,新京报记者根据网友投诉调查发现,部分租房中介公司除了存在上述常见的乱象外,又借助新兴的网贷平台,在隐瞒网贷事实的情况下,以“押一付一”诱导租户办理平台缴租,实现全年租金套现,而“被贷款”的租户不仅要面临中介卷款跑路的风险,还有可能因为贷款逾期影响个人征信。

“押一付一”变贷款分期

单一个卧室就动辄数千元的月租金,对很多手头并不宽裕的“北漂”而言,占据了开支的大部分。

去年刚大学毕业的沈建(化名),应聘进了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他供职的公司在亦庄,为了上班方便,他通过一家名为“和睦地产”的中介公司在亦庄区域内找合租房。

去年11月,沈建看中了一间面积20平米的主卧。签合同前,中介告诉他有两种付款方式,一是通过合作平台缴租“押一付一”,二是常规的“押一付三”。

“押一付三”,这让刚工作的他压力很大,而在房租付款平台的“押一付一”,对于手头并不宽裕的沈建来说,自然最划算。

沈建选择了在平台分期付款,并按照中介的要求,“按必要手续”在其提供的缴费平台“惠人贷”上持身份证拍照、提交银行卡信息。

“中介没说这实际上是贷款,只说在平台上按照流程走一下就行。”沈建说,当时他付给了中介一个月押金和一个月房租,之后登录“惠人贷”付第二个月房租时发现,他在该平台上已贷款22000元,这正是余下未交的十一期房租。

“我当时还真以为是他们公司自己弄的软件,为了方便租户缴房租。”沈建表示,之后他多方打探得知,中介之所以向租户推荐网贷平台缴费,是因为可通过让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贷款,套现获取剩余房租,而租户则每月向平台还贷。“惠人贷”客服人员还告诉沈建,一旦逾期15天没及时还款,将会影响个人信用以及征信。

去年12月,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找到沈建称,“和睦地产已被昊园恒业收购,需要签订新合同。”沈建回忆,当时工作人员要求他重新签订一份新合同,并使用一款名叫“元宝e家”的贷款平台进行缴费。

“当时中介说要先绑定‘元宝e家’平台,再解除之前‘惠人贷’的租房贷款。”沈建担心中介不能依照承诺给他解除“惠人贷”的贷款,便拒绝了。

一来二去,沈建萌生了退房的想法。中介告诉他,退房手续办理成功后,将在20个工作日之内解除“惠人贷”平台上的贷款。

17天后,中介终于帮沈建解除了贷款,但早已过了贷款平台最迟还款日期。

沈建在“惠人贷”平台上分期详情显示,四月份的账单为“逾期”。


租户沈建在中介推荐的借贷平台交房租截图,显示4月已逾期16天。

被轰走无房可住仍得还贷

虽然还没查到这次逾期是否会录入个人征信记录,但沈建决定,再租房肯定不用所谓的分期付平台。

沈建的遭遇并非个例,陆秦(化名)也因为采用“平台缴费”,导致自己陷入无房可住却还得按期还贷的困境。

陆秦试用期工资只有5800元,租房时,中介告诉陆秦,需要“押一付三”,即一次性缴纳4个月的房租近万元。在找房过程中,陆秦接触到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该公司一名中介告诉陆秦,“使用元宝e家平台交房款可以押一付一,可以极大减轻你的房款压力”。

陆秦签约后,每月如期还款。但今年2月底的一天,房东突然来到陆秦住处,称昊园恒业未付清房款,他不打算再将房子交给这家公司代理,并让陆秦重新找房,赶紧搬走。

面临无房可住的陆秦来到中介公司“找说法”,才知道“押一付一”实际是分期贷款。他随即要求中介返还押金和剩余房费,并消除在“元宝e家”的贷款记录。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陆秦,1至30个工作日便可返还,“但必须先搬出屋后才能商量”。

“上网搜索昊园恒业,发现他们信誉很不好。”陆秦担心,如果先行搬出房屋,中介公司又拖欠房款,找新房时面对“押一付三”的房款开支,自己会无力承担,“我真怕没地儿住,流落街头。”

此外,该工作人员称,按照还款约定,退房可以,但得先把下月房租还清,否则视陆秦违约。

打开“元宝e家”平台查看,陆秦发现,仍有15000余元的房款未还清,但他只能按中介要求先还款,“我还期望以后能贷款在老家买房子。如果我没按时还款,影响个人征信,以后不能贷款,实在是得不偿失”。

今年4月,中介公司为陆秦出具了退房协议,并且表示会把陆秦多交的钱退还给他,但截至4月28日,陆秦接受记者采访时,尚未拿到中介的退款。


5月5日,记者探访昊园恒业公司位于亦庄京开芯中心的门店,没有任何标识。

百余租户建微信群维权

沈建与陆秦的租房经历,都涉及同一家中介公司:昊园恒业。

4月29日,记者以租房为由联系到昊园恒业一名中介,对于付款方式,他称“我们现在都是押一付一,走平台”。而这个平台,就是上述陆秦所使用的元宝e家。

这名中介告诉记者,元宝e家是与昊园恒业一起合作的一个“房租分期平台”。“这个平台说白了就是,把你一年的房租打给我们中介公司,你一个月一个月地往平台上还。啥都不用你出,每个月绑定一张自己的银行卡,这个银行卡余额够一月的房租就行,还没有利息。”

对于为何要用软件缴租,中介称主要是公司业务量太大,平台缴租省时省力,“这个平台是我们合作的第三方平台,你要说成我们公司的,也没毛病。”

在网上查询昊园恒业,很多投诉信息都与网贷平台有关。在两个名为“昊园恒业合同违约维权群”中,共有一百多名租户参与投诉,其中,多数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借贷平台办理了分期付,最后面临无房可住仍需还款,或者想要退房却无法及时解绑的问题。

在记者采访中,10多名租户也表示自己在平台签约时,并不知道是贷款。

除了微信维权群,部分租户还通过另外一些途径投诉。“看房狗”是一个专门提供房租出租信息,同时致力于打击黑中介、帮助租户维权的公众号。创始人Beck告诉记者,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租户使用借贷平台缴纳房租已经成为租房圈一个很普遍的情况,“其中最大的一家叫昊园恒业,他们收购了很多小的中介公司,把之前的支付方式全部转换成使用第三方贷款。”

Beck告诉记者,自己公号后台这两年共收到215例租户对中介的投诉,其中涉及昊园恒业中介的有31例,是所有被投诉的中介中比例最高的。据其后台数据,在“中介骗人伎俩”选项中,有112人选择“被中介强迫绑定贷款平台”。


部分租户建维权微信群,讨论各自遇到的租房借贷还款问题。

住建委曾曝光昊园恒业违规

有如此多投诉,昊园恒业在官方也是“榜上有名”。

登录北京市住建委官方网站,可发现在今年3月27日,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就因存在克扣租金押金、违规出租、未备案且未在注册地经营等问题,出现在北京市住建委曝光的30家违规中介机构名单之中。

此外,在2018年2月和2017年11月,昊园恒业分列房地产经纪机构被投诉榜单第1名和第3名,且备注标有“未备案”字样。昨日,记者在住建委网站查询,其仍未备案。

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昊园恒业公司注册名称为“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四会”,由其担任法人代表的还有“梦想大熊(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美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其中多为房产中介公司。

相关信息显示,昊园恒业曾两次因合同纠纷被他人起诉,也曾多次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中。

而在去年6月,王四会名下的“梦想大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便被爆出通过收购其他中介公司的方式,要求租户改签合同并绑定借贷平台缴纳房租。相较之下,昊园恒业与梦想大熊的业务方式如出一辙。

记者探访时发现,昊园恒业三家门店均未挂牌。5月5日,记者通过工商信息中登记的手机号码联系到昊园恒业一位工作人员,了解相关投诉及解决情况。

针对借贷平台迟迟不能解绑的投诉,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有好多公司是并购过来的,昊园恒业用元宝e家这个平台,从上线到解绑都需要本人同意才行,7个工作日内都给解决掉是不可能的,“只要用户办完退房手续了,一周之内解决不了,都是我们来承担的,除非说有人不交钱就没办法了。”对于其他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需要面谈,随后挂断了电话。


北京市住建委官网显示,王四会名下的昊园恒业和梦想大熊在去年11月投诉榜排名居前。

关键词:租房中介贷款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