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高校同志圈的社交网络:性快感易上瘾 吸毒用暗号

2017-12-01 11:45:28  环球网    参与评论()人

今天是艾滋病日,有不少人认为男同性恋是艾滋病的高发群体,实际上并非如此。而艾滋病的预防更与性取向无关,防微杜渐从性教育开始做起。周刊君为大家推送一篇旧文,希望能帮助消弭偏见,促进性别平权。

西安一个学习酒店管理的大学生,他是上了大学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但是他的第一次表白就被他的同学拒绝了。

快感

通讯交友工具的发展,为同志社群的社交网络提供了越来越便捷的途径。

看准了同志间要找到彼此的刚需,耿乐推出了只面向男同性恋群体的社交产品Blued。这是一款类似陌陌的交友软件,它在男同性恋社交产品中的地位相当于微信在国内社交软件中的位置。迄今,Blued已经拥有1500万用户,300万来自海外市场。其中90后占到约半数。

耿乐是第一批进入同志聊天室的用户,有时待一天才能等到一个“游客”。同志聊天室带给耿乐归属感,1998年上网之前,他在生活中没有“见过”其他同性恋者。耿乐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那时他在网吧打开这类聊天室像做贼一样,“一有动静就关掉网页,特别害怕”。

“耿乐”是网名,这是他开始做淡蓝网时保护自己的方式。如果不是因为他在2000年因为感情抑郁而开始做“淡蓝网”,他现在可能依然是公安局一名严肃的领导,出柜是遥远的梦。“耿乐”这个名字,也只是隐藏在同志交友网站里千万个匿名ID中普通的一个。

Blued更像是一个线上的酒吧,每位用户的“情况”、头像,位置都依距离远近醒目地罗列在主页上,一目了然。像翻菜单一样,用户喜欢哪个,可以关注或聊天。相对于酒吧,这是一个零成本的筛选、搭讪的过程。

2015年春节过后,耿乐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Blued装机量在长假之后的几天内突然激增,几乎是直线上升。他后来了解到,那是因春节回家卸载的用户又重新装机造成的。耿乐坦言,大多数用户的深度交流还是会转移到微信。在公众场合使用Blued无异于公开出柜,不太方便。

Blued有诸多竞争者,比如 ZANK, Gay Park,Jackd等等。随意在一所高校打开这些基于地理定位搜索用户的软件,在几百米范围内找同志不难。和陌陌一样,这些软件使得一夜情变得更加容易。

1234...全文 6 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