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更多页面 > 正文

男子收藏3000多棵珍稀崖柏 “每天抱着数亿睡觉”

2017-11-10 10:56:58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图为:王朝阳介绍家中珍藏的崖柏

宜昌树痴家藏三千棵珍稀崖柏 耗时十余年峡江绝壁采得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俊

峡江陡壁生侧柏,一朝识得痴余生。

宜昌人王朝阳在长江边长大,年轻时是叱咤风云的码头大哥,自幼在父亲熏陶下喜爱盆景古玩。大约11年前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崖柏这种神奇的植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十余年来走遍三峡沿线深山悬崖,遍访偏远山村,散尽千金只为将绝壁上枯死的崖柏取出收藏。

如今,王朝阳的家中已藏有大小崖柏3000余棵,曾有人戏称他“每天抱着几个亿睡觉”。可不管慕名而来的藏家出价多少,他都一口回绝。本月初,他捧回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三峡崖柏”注册商标,禁不住激动洒泪。

满屋崖柏奇香扑鼻

5日,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宜昌市西陵区石板村,半山腰一处浓荫环蔽的山庄,就是王朝阳的住所。

庭院中摆放着花草盆景,大小数百盆。推门入室,迎面摆放着一棵近3米高的崖柏,枝干虬立蜿蜒扭曲,通体浅黄纹理细致,处处透着沧桑古朴。“这就是崖柏,不用任何装饰,简单去尘后保持原始形状,就能震撼人心。”王朝阳说,崖柏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侧柏,生于海拔1500米以上的峭壁之上。推开任何一个房间的门,里面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崖柏。有的苍劲雄浑,有的古朴厚重,还有一些连树皮和鸟粪都没去掉。走近轻抚,纹理清晰可见,凑上一闻,一股天然柏香幽然入鼻。“我十多年来收藏了3000余棵崖柏,都在这存放。”王朝阳说。

凿壁15天挖出巨柏

岩石中生存,风雨中挺立,崖柏顽强的生命力和不屈的精神,吸引着王朝阳不断去探寻。十余年来,他走遍三峡库区的深山老林寻找崖柏,远至重庆巫山奉节,所经历的艰辛和危险,非常人所能想象。

2014年的一天,他在宜昌兴山县一处偏僻的山谷中发现,岩石中伸出约半米的崖柏。当时他大喜过望,根据经验判断,石头里肯定还有更长的一截。可峭壁下面就是深渊,周边甚至连攀援的地方都没有。他找来当地农民,在山上的树木固定好绳索后,人悬在半空用凿子和锤子一点一点敲。连续作业了15天,才将藏在石头里面的崖柏凿出。挖出后,又请来专业队伍,用十几床棉被将崖柏包裹捆扎,肩挑背扛抬下山,再用货车运回。

每天抱着数亿睡觉

崖柏本身分布在特定山区,国内除了三峡之外还有太行崖柏,相比之下,三峡气候温润崖柏体大,太行崖柏生长环境更为恶劣,体量小密度高。近几年市场大热,崖柏价格一路水涨船高。

客厅中摆放着的一件黑色崖柏已近化石,多年前曾有外地藏家出价300万元收购,被他一口回绝。“这些崖柏是自然对三峡的馈赠,是三峡文化的魂魄,卖了就没了,所以我只收不卖。”王朝阳笑着说。

十多年来,王朝阳为收藏崖柏投入数千万元,现在他收藏的很多崖柏都是国内收藏市场的抢手货,有权威业内人士曾简单估算,整个屋子里的崖柏价值达数亿元,“可以说是每天抱着几个亿睡觉”。但在王朝阳眼里,这些崖柏不是钱,而是一种精神,“我是宜昌人更是三峡人,有责任把三峡的文化精髓世代保护下去。”

执意传承三峡文化

四年前,王朝阳有了将“三峡崖柏”注册成商标的念头。

可申请注册之路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别的不说,仅“三峡”两个字就不是普通人有资格独占。几年下来屡遭拒绝,他不断收集整理资料,跑宜昌跑武汉再跑北京,打回了重新组织材料再申请。

奔波四年,王朝阳的诚意终于有了回报。今年9月底,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通过了“三峡崖柏”商标的申请,11月初,王朝阳怀着激动的心情,领回了一纸“三峡崖柏”注册商标。那一刻他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的心情,捧着商标热泪盈眶。更重要的是,体现三峡文化和精神的崖柏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

下一步的计划,王朝阳也有打算,“‘三峡崖柏’这个文化品牌有开发潜力,衍生产品也有很大市场前景。先把文化做好,文化产品才能实现自我造血能力,才能更好保护和传承三峡崖柏文化,为三峡增添新的文化亮点。”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