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结石宝宝”父亲郭利:我没做错 让我投降不可能

2017-07-17 08:10:02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下午5点,38℃,无风,树阴下的沥青路面被晒得发烫。

郭利把见面地点约在海淀南路西口一家酒店的咖啡厅,这里离他父母的住宅步行10分钟以内。出事前,曾做过英语商务翻译的郭利经常西装革履出入这家四星级酒店。

郭利76岁的母亲辛宏也来了,她半倚在大堂的藤椅上打盹。郭利出狱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办重要的事情多有母亲陪同,两个人各拄一根手杖,跑法院、进警局、见记者……

点击进入下一页

郭利,在9年前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因坚持维权被称为“结石宝宝”父亲。受访者供图

“结石宝宝父亲”是他最常被冠以的名号。据多家媒体报道,在9年前波及近三十万婴幼儿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郭利女儿服用的“施恩”牌奶粉,被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未满3岁的女儿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郭利开始了维权之路。

获赔40万元后,2009年7月23日凌晨,郭利被广东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带走,并入狱5年;2014年7月22日,郭利刑满释放,因拒不认罪,未减一天刑。

出狱后,郭利一直没有工作,为翻案四处寻找证据。今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

维权、入狱、平反,步入中年的郭利“失去了一个男人最宝贵的9年”。

改判无罪3个多月,郭利没有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他前往广东,向警方申请立案调查,当年被诬告陷害的事情。

若是从郭利的生活中刨去为这件事所做的努力,他的每一天都会近乎空乏。尴尬的家庭关系、微薄的收入、断了的人情往来、不敢设想的未来规划,暗示着这个男人所剩无几。

他依旧执拗于一个是非——哪里错了就该找出来,处罚并追责。

“斗士”入狱

身着白色T恤,上面印着有自己头像的媒体封面报道,一块蓝绿色方巾系在脖子上,打了发胶的头发,400度近视的他还戴着一副墨镜,走路不快,握着根登山手杖。

公交车上,时不时有人上下打量郭利。“没关系,我坐过牢的人,还在乎这个?”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