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评论 > 正文

研究生跳楼所撕开的高校不正常

2015-05-27 14:00:48  光明网    参与评论()人

5月23日,一则题为“中南大学研究生答辩未通过跳楼自杀,死前向副院长导师写下五千言”的网帖在网上流传。事情起源是,5月18日,28岁的中南大学研三学生姜东身从学校图书馆六楼跳楼身亡。

跳楼的原因,据称是因为论文答辩遭导师为难无法通过,故而选择自杀。这两日,死者的遗书被公开在社交网络之中。根据遗书的内容,“很多水论文轻松通过”等字样,似乎更加坐实了导师在毕业论文为难死者的嫌疑。不过日前,死者的哥哥与导师见面时,导师称是按规章制度来,否认刻意为难姜东身。

真实的原因,如今很难说得清楚。但研究生毕业这一跳,犹如一把并不那么锋利的刀子,把不正常的高校规则向社会撕裂开来。长期以来,高校的一些底线,在师生二者身上,均出现了失守现象,原本颇为单纯且饱含敬意的师生关系,因为各种利益的盘算,变得很不正常,学生举报教师的情况时有发生,而教师通过一些不正常手段跟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也是屡见不鲜。

尤其是在毕业这个关口,高校师生矛盾的尖锐体现的更为明显。以毕业论文为焦点所延展开来的是,学生会觉得教师在这个关口刁难自己,教师会觉得学生不能认真对待毕业论文。这个过程中,既存在教师利用毕业论文评审的机会,让平日里跟自己关系不太好的学生遭遇毕业困难,当然也存在学生以极为不负责的态度,通过各种手段论文造假或者抄袭等等应付了事。

这原本也算不得校园的不正常现象,可问题是,当下的一些教师所秉持的普遍观念是,毕业的时候不为难学生,无论论文的水准怎样,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确保学生都能顺利通过毕业论文的答辩。进而,毕业论文于学生、学校来说都成了走形式。学生会以为高校读书几年,论文再水,没有哪个老师会刻意跟自己过不去。而高校因为学生就业率攀比的因素,也会给教师提醒,对于毕业论文不能设置太高的门槛。

当这种走形式司空见惯,偶尔遇到学生毕业论文不能通过而延期毕业,不仅会让当事人也会让社会都分不清楚,教师是坚持学术的水准,还是故意为难学生?囿于研究生、博士生经常给导师“打工”而课题经费这类报酬全部归导师所有的印象,人们普遍会倾向于后者,觉得教师因为某些说不清楚的利益,故意为难学生延期毕业。

具体个中的真相,也许很难被外界知晓。外界所看到的是,论文不能通过的学生往往采取较为极端的方式,或促使学校以息事宁人的态度被动为其通过论文,或者干脆结束自己的生命,以示对这样不正常的方式里的“不正常对待”进行抗议。

只是轻生的背后,依然要明晰,有些不正常的规则,不是走极端化的理由。抛开可能尚不能完全说清的学生与导师个人恩怨,如果毕业论文不合格,应该不允许学生毕业,这是坚守学术水准的基本前提。这样高校普世的前提,是否能够挪至在中南大学这起因毕业论文而发生的悲剧至上,还很难说。惟愿这样的悲剧,能够产生警醒作用,于学生来说,学术需要严谨求实且负责任的态度;于教师来说,该坚持的学术标准不能自我废除,更重要的是不该获取的利益亦当远离。

在一场原本不该发生的毕业生跳楼死亡之后,请还高校以安宁,学术以清净。(马想斌)

(责任编辑:项景尧 cn027)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