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浙江:未成年兄弟没户口没人管没学上 3年来偷遍全镇(1)

2015-06-01 08:42:38  现代金报    参与评论()人

未成年兄弟没户口没人管没学上 三年来偷遍全镇

这是小帅和小严的家新华社记者周竟摄

9岁和13岁,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龄,而浙江海宁许村镇的一对兄弟小严和小帅却过着与普通孩子截然不同的生活:母亲8年前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在工地上打工的父亲整天酗酒不管他们。两兄弟至今没有户口,也未上学,在镇上流浪。由于没有经济来源,他们以偷窃为生,三年来偷遍全镇。

“如果不改变,将来等待两兄弟的将是监狱生活。”许村镇派出所所长沈孝锋担忧地说。

令人痛心的是,小严和小帅的故事并不是个例,不少留守儿童或者在城市的民工二代子女都面临相似的境况,他们成为未成年犯罪的主要人群。谁来拯救他们?

□新华社记者周竟(据新华社5月31日电)

 家喻户晓 偷遍全镇,甚至偷到了银行

一个晚上,许村镇农商银行的报警器突然响起。正在值班的许村派出所民警徐海强心头一惊赶往银行,心里想“不会又是那两个小鬼吧?”

果然不出所料,徐海强在银行的角落里找到了小严,试图偷保险箱不成偷了柜台上的捐款箱。

“胆子太大了,真不知道接下去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徐海强很无奈,因为小严仅9岁,没有达到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也不属于未成年犯管教所管理的范畴,只能对他进行教育后释放。

这样的故事已经持续了三年多。民警说,小严和小帅自搬到许村镇,就成了派出所的常客,这个镇上10%以上的盗窃案都和他们有关。“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已偷遍了全镇。汽车、超市、农贸市场、住宅都偷了,现在银行都敢去。”徐海强说,他们俩上一次被抓仅在一个月前,这两兄弟和另外两个小孩连续对40多辆汽车进行了盗窃。

记者采访期间,镇上不少居民向记者抱怨,“前段时间我们家里办丧事,这两小鬼竟然也进来偷”“我婆婆那个老房子被他们翻得乱七八糟”“他们进了我的超市,在超市里睡了一夜,偷吃东西、偷钱,临走前还穿走了店里的新衣服”……

记者在许村镇公园门口的游戏机前找到了小帅和小严。13岁的小帅看着很壮实,比较内向,不爱说话,9岁的小严则皮包骨头,比同龄人小了一圈,但神情又似小大人,眼睛盯着陌生人看毫不害羞。两人显然已很久没有洗澡,身上散发着很重的味道。对于偷钱的理由,小严很坦白地说是因为没钱。

“偷了钱干什么?”“买方便面,玩游戏。”

“家里吃不饱吗?”“爸爸白天上班,晚上喝酒,不管我们。”

“爸爸给你们钱吗?”“很少给,有时候给十块钱让我和哥哥买菜做饭吃。”

徐海强说,他开始还以为教育几次他们会改掉偷东西的毛病,但当了解这个家庭后,觉得很难。原来两兄弟的父亲是个酒鬼,在工地干活,每月2000多元收入,经常不管孩子吃饭,也几乎不给零花钱。偷窃成为两个孩子生存的“必须”。

“每次抓他们到派出所,看到他们吃盒饭总是狼吞虎咽的,忍不住又给他们买点零食。觉得他们可怜又可气。”徐海强说。

无人关注

没户口、没学上、没人管

小帅和小严的家在镇上老街沿河边的一间平房里,是花150元租来的。屋里一片漆黑,灯是坏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垫塌陷,棉被散发着腐臭味,脏衣服随处扔着。锅碗瓢盆堆在角落,看上去已经放了好几天没洗。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