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陕西女子24岁仍是"黑户" 花万元跑户口遭谩骂(图)(1)

2015-05-28 09:29:42  中国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陕西女子24岁仍是"黑户" 花万元跑户口遭谩骂(图)

唐玲

今年24岁的周至县女子唐玲生下来就被打上了“黑户”的烙印,她被认为是游离在社会之外的“影子”;她的下一代被称为“黑二代”;她肩上所承受的一切沉重包袱,只因那一张轻薄的“户口纸”。

4年,1460天,她先后多次奔波派出所办理户口,都被各种理由拒绝,从零星希望到失望到最终的彻底绝望,唐玲的“黑户漂白之路”曲折艰辛,“黑户”是她多年来难以逾越的大山,更是她目前生活难以承受之重。

4年,1460天,她怀揣着证明不离身,住酒店、找工作、买车票……随时准备着向人们证明她的真实身份,因为她是众人皆知的“黑户”,没有身份证。

那么,她24年的黑户是怎样形成的呢?

记者探访:

24岁“黑户”女子的现实生活

一张双人床、一个简易的布衣柜、一张桌子、几把凳子填满了这个不到10平米的房间,房间里她正在教2岁的儿子学拼音。这是5月4日记者来到唐玲现在租住的西安市灞桥区十里铺某村民家中时看到的情景。

生活的压力,“黑户”带来的无形影响,多次无法“漂白”身份后的无助,已将这个年仅24岁的女子摧残得面容憔悴。提及户口这个问题,她皱起眉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向记者娓娓道来。4年来我像只无头苍蝇,四处求助。2岁的娃是我最大的牵挂,能解决户口问题,让娃上学,我咋都行,作为一名母亲我不能耽误了孩子的一生!”唐玲说,只要她出门怀里随时都揣着村委会出具的证明,随时应对公安机关的检查和办事需求。

唐玲讲述:

“黑户”的烙印一出生就被刻上

1991年唐玲出生在一个重组家庭中。父亲长期的家暴成为她至今挥之不去的噩梦。唐玲张开嘴指着牙洞对记者说,这是2009年她因不同意父亲的媒妁之言,被父亲打掉了一颗牙齿。

唐玲6岁那年,母亲邓彩萍(音)再也承受不了父亲的家暴,带着她一路“逃亡”,离开了她的出生地--陕西省周至县九峰镇耿西村。半年后,唐玲被父亲找到,将她强行带回,此时母亲也已改嫁。

初二肄业后,唐玲因档案问题发现自己从出生起就没有户口,而父亲却不去给她办理,也就是那一年,她辍学走上打工之路。18岁,因不同意父亲包办的婚姻,被父亲关起来用木棍打。对父亲的恐惧,对这个家的绝望,使她连夜逃离了这个家。

寻求出路:

一纸户口卡住谋生之路

离家后,为了生存,唐玲四处打工。然而对她来说靠劳动赚钱也是一种奢望。打工单位需要出具身份证,唐玲却没有。长这么大,她第一次感觉在这个社会上只是一个“影子”,她没有社会保障,不能正常地工作,甚至连住宿也不能正常办理。能向招聘单位出示的就是那7张皱巴巴的证明,而那个令她望而却步的家,更不敢再迈进一步。

转眼到了2010年,经朋友介绍,唐玲躲过火车票检查,来到新疆喀什某砖厂工作,并认识了现在的丈夫。2011年,唐玲为了结婚,回家恳求父亲为她办户口,遭到父亲的拒绝,并将其赶出家门。从那之后,唐玲再也不敢回家。即便如此,她还是会隔几天打电话关心父亲的身体,每每都在父亲的骂声中伤心地结束通话。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