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精彩新闻推荐 > 正文

无臂小伙卖干货为母筹治疗费 售卖不利欲捐产品(1)

2015-05-26 08:04:37  新快报    参与评论()人

小陆希望为自己的干货找到去处。

27岁的陆大平希望通过天天公益平台为自己“卖不出去的500多包蘑菇和木耳”找寻去处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文图: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潘芝珍

温暖787号

●温暖诉求

温暖诉求:方才情暖,突然大雨。陆大平用断肢抹一把脸上的雨水,紧锁愁眉。连续一个多月,小陆已走遍广州最繁华的天河商圈,但他肩上的农产品售出寥寥,依然沉重。再一次被暴雨困在檐下,小陆焦灼无比。这个无臂的27岁青年身负筹钱救母的重任,但身处异乡的他不仅卖不出家乡的农产品,还即将面对盘缠将尽的尴尬。破不了的困局加上对母亲的想念,小陆萌生退意。“还有500多包蘑菇和木耳,如果卖不出去,就捐到养老院或孤儿院去吧。”这个无臂的27岁青年昨日来到新快报社,希望通过天天公益平台为自己的农产品找寻去处。

没有手臂也要自强不息

今年27岁的陆大平来自湖南怀化的苗族侗族自治县,4岁半那年,他因为顽皮爬上了电杆摸变压器,高压电流将其双臂无情地烧伤,最后无法保留只能截肢。年纪小小的他从此只能凭着一双断臂,艰苦度日。

自此,对别人来说容易做到的事情,对小陆来说则异常艰难,但他咬紧牙关,练习仅剩的几寸手臂,获得了生活能力,还靠意志力念完初中课程。但小陆家庭环境艰难,父母多年来为了养育失去劳动能力的儿子,即使身体多病依然外出打工维持家计。懂事的小陆把父母的艰辛看在眼里,励志自力更新,不给父母添负担的同时,也让自己活出自我价值。

一切说来容易,但现实问题仍横在面前。小陆回家探亲时,获悉妈妈身体积弱已久,甲状腺发现了疑似肿瘤的物体。小陆家境困难,实在没有多余的钱给妈妈看病,为了让妈妈又进一步检查和治疗,他决定帮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只靠断臂也能拎货叫卖

今年3月,小陆在街坊邻里的建议下,决定去大城市碰碰运气。用所有积蓄买来家乡特产香菇和木耳,和家里人不眠不休地包装了600包产品,只身出发到广州。由于失去双臂,一大批货物只能通过快递寄到广州的出租屋里。

4月16日,小陆开始了“营商”生涯。说“营商”,其实是当街叫卖。城市里有繁琐的经商法则,小陆一人之力无法一一突破,就连想在街边摆个路边摊,都因屡遭驱赶不能实现。他只好采取最原始的方式销售,边走边向路人推销肩上的货品。

“可以支持一下残疾人自主创业,买一包干货吗?”他的脚步一刻不停,天河城-地铁站口-正佳广场-维加思广场--天河城……来来回回,他用断臂拎着干货,数不清一天要在这个圈里走多少个来回。繁华的商圈似乎有意冷落最廉价的农产品,帮衬小陆的顾客并不多。“一天下来的收获,能维持自己的吃喝已经很不错。”

  惨淡经营一个月盘缠将尽

天不遂人愿,广州阴雨连绵天气成为小陆经营的拦路虎。失去双臂,他无法一边打伞一边拎货物叫卖,生意大受影响,有时赚到的钱,充值一次交通费便所剩无几,惨淡经营了一月余,仍业绩平平。一个月前,他从老家七借八凑得到2000多元盘缠,来到广州一个月下来,光是交房租、水电费、购买日用品等,便消耗了大半,加上生意惨淡,又想念母亲,小陆萌生了退意。

“这样耗下去并不明智,我在考虑,该不该先回老家整顿一下,学习一下经营网店的知识再继续。大城市的消费太高,以我的情况很难维持。而且离家一个多月,也需要回去看看父母双亲了。”

但目前,以小陆的经济能力,一张几十元钱的车票都是奢侈品。“如果到下个月房租到期还是卖不完这些剩下的500多包干货,我就把它们都捐出去吧,捐到养老院或孤儿院去,给有需要的人吃。我可以省下寄货物的邮费来买车票回家。”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