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静观]曲线劝退

2017-09-05 18:46:43    央广网  参与评论()人

曾经有朋友看着自己上蹿下跳的幼子哀叹,“如果他是我领养来的,现在就抱回去还给人家。”当父母的没得选,如果是校长、老师呢?

开学的第一天,范先生7岁的儿子被学校退还了。当天上午,范先生将儿子送至济南黄河双语实验学校报到,陪同至下午两点。四小时后,小范的班主任打电话说,孩子太过调皮,学校管不了,让家长把孩子接回家。复盘孩子退学的过程,范先生说,学校的确没有明说,但摆明了要辞退孩子。他在冲动之下说出了“退学”的话。学校谷姓校长也说,如果学生家长不同意孩子退学,学校不会辞退学生。但是现在,小范的退学手续都办好了,已然没法继续就读。

双方的坦荡为这条心酸的新闻平添一丝喜感。坦荡的范先生自始至终不曾否认儿子的调皮。从视频看,小范的确是上紧了发条,片刻不歇。范先生质疑的是,为什么开学四小时学校就能给出“孩子太调皮,管不了”的判断?如果这么容易判断,为什么7月份孩子面试入学时不说,非要等到所有学校都招生完毕,开学了才说?坦荡的校长也没否认,“学校的确不太欢迎小范这样的学生。但是要搞清楚,我们没办法让孩子退学,是你自己要让孩子退学的。”

范先生没有问“凭什么说我孩子不好管”,而是“凭什么那么快下结论”以及“为什么不早说”,小范被敲上“调皮”的印章,他显然是有心理准备的。参差百态是生活的本源,一个班级的数十个孩子想必呈现截然不同的状态,但如果是突出的、异常的、与年龄和心智不相称的“调皮”,恕我直言,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需要精神医学的干预,二是家庭教育的长期扭曲或缺失。如果是前者,一视同仁地让需要干预帮助的孩子坐在课堂上,是残忍的。而无论是哪种,监护人都难辞其咎。很多人寄望“等上了学就好了”,可学校教育并非家庭教育的补充,吃再多维生素,弥补不了缺钙。

但更大的问题是,孩子调皮是被学校“曲线劝退”的理由吗?根据《义务教育法》,适龄儿童、少年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对于违反学校管理制度的学生,学校应当给予批评、教育,不得开除。就在今天,教育部明确表示,学校应当建立和完善辍学学生劝返复学、登记与书面报告制度,做好辍学学生劝返复学工作。而在济南黄河双语实验学校,遑论“劝返”,学校简直乐见小范的退学。校长作同情状“这是学校董事会的决定,我也做不了主”,学校董事会知道自己违法了吗?民办学校不是法外之地,退学手续能办好,复学手续也一定能办好。

昨晚范先生一定难以入眠,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的天经地义就这样被“调皮”打碎。在“孩子的确调皮”的虚弱和理亏中,范先生压根没考虑到学校的违规和孩子的“被侵犯”。校长和老师呢,也许抱有一丝庆幸,潜在的“问题学生”以一种“自愿”的方式被送离,省了未来好多事。

无辜的小朋友和心事重重的成年人,范先生知道,血缘决定了小范与他的不可分离;而学校不知道,法律决定了,小范和他们同样不可分离。“不违法”的背后是师德的底线,当“一个都不能少”变成“能少一个是一个”,无德、无法,都是大事。(记者沈静文)

关键词:静观曲线劝退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