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卧牛居”里访牛人

2017-08-31 14:51:11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赵李红

冯其庸先生为装裱泰斗刘金涛题写的“卧牛居”三个字就挂在刘老家的一间卧室里。我问:“这是刘老的斋号吗?”刘老儿媳张学静笑着说:“对,就是这屋”。

因手艺高、热心肠、忠厚、守信,徐悲鸿曾为他画了幅《孺子牛》,上面有齐白石、黄胄、吴作人的题跋;韩美林也为他画过一幅牛图,题字“金涛一生牛”。他们把任劳任怨的刘金涛比喻成“牛”,有着意义深长的赞美和激励。见到95岁的刘老时,尽管那一米八几的魁梧身躯一直坐着,但我脑海里还不断还原出被画家盛赞的“孺子牛”当年的雄风。刘老的女儿刘桂亭告诉我,父亲没有什么基础病,只是六七十年站着裱画,留下了腿疾职业病,成了名副其实的“卧牛”。

今年6月20日是刘金涛95岁大寿,《北京日报》原记者、作家郑理先生应本报之约写出《我与装裱泰斗刘金涛的忘年交》为老友庆生。这是郑理第二次在晚报介绍刘金涛。第一次则是在40年前,因写作《笔下千骑——徐悲鸿》一书,采访结识了徐悲鸿的好友裱画师刘金涛,并在《北京晚报》上发表了刘金涛的人物专访。

那天,我给郑理先生打电话,想请他写篇与刘老的交往故事。当时并不知郑理先生就要和家人出游。为了写好老朋友,他不顾行前事多、天热,不辞辛苦翻找出一些有关资料,专心致志赶出八千多字的内容。在邮件中嘱咐我,根据你的需要选用、删节……

8月26日下午,我随同郑理夫妇去看望他们的老邻居、老朋友刘金涛。刘老的儿子刘宪怀夫妇已在楼下等候。他说,父亲今天精神状态格外好,比平时早起了一个小时等候。

刘老的精神状态比我想象中95岁的样貌要精神许多。得知老友来访,刘金涛特地让儿子儿媳把自己喜欢的字画一一挂出来,请老友分享。

在一间卧室床头,我看到舒乙先生的题词“长寿”。最早知道刘金涛的名字是1999年,为纪念老舍诞辰100周年,我采访了老舍的四个子女。当时讲到父亲的平易近人时,舒济、舒乙都分别提到裱画师刘金涛的名字。老舍对裱画师傅刘金涛十分关心,知道他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总关照刘金涛带些米面和食物给孩子们。走时还为他叫了人力车并付好车费;后来,又听许麟庐老先生讲老师齐白石时提到过刘金涛。刘金涛被称作画家挚友,画家的影子,他的“朋友圈”里囊括了现当代美术史上那些闪亮的大家——徐悲鸿、齐白石、蒋兆和、李苦禅、黄胄、刘海粟、张大千、老舍、叶浅予、华君武、吴冠中、黄永玉……他也曾用自己非凡的技艺赢得他们的赞誉。

在另一间不大的卧室里,三面墙上都挂满了书画。我看到一幅“三黄”为刘老六十寿辰贺寿的作品(见左上图),黄永玉画像、黄胄题跋、黄苗子题款。肖像右上方是刘老年轻时观看齐白石作画的照片,还有廖静文、郭沫若、范增等人的书画。而在另一面墙上,则有石树青、冯其庸的书法。

请刘老在郑理先生的文章上签名留念,只见刘老稳稳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日期。郑理先生在一边赞道:刘老手上的功夫深,手一点都不抖。

返回的途中,郑理先生感慨:刘老用他的高超技艺和厚道人品,被画家们认可、器重、赞誉。他的真诚没变,难能可贵……

摄影 赵李红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