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探寻中国诗境——评舞剧《北京人》

2017-08-15 07:49:23    央广网  参与评论()人

作者:茅慧

曹禺的话剧《北京人》,着力刻画的是时代转型中女性的情感、心理及命运。她们被设置在一个特别能代表那个时代动荡变幻的典型场域之中,因女性的性别色彩、人生遭际、个性特征所生发出的种种无奈中的隐忍、郁闷中的憧憬、颓势中的自救……

以语言为主要载体的话剧,自然拥有充盈的思想力度和智识的深度,而以肢体语言为主体表现手段的舞剧,又能怎样从强大的思想语言矩阵中突出重围?怎样张扬自我的存在感,以无声的人体表现手段达到话剧经典同样的思想高度和艺术品质?

  舞剧《北京人》剧照。王一腾摄/光明图片

近日在京演出的舞剧《北京人》,让观众切身体会到舞蹈艺术手段对话剧艺术表现的超越之处和别样精彩。

舞剧《北京人》首先不是话剧的舞剧翻版,而是以创作者鲜明的主观创作理念为支撑。该剧编导吴蓓在导演阐述中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艺术主张:“鼓励人对自己本真和自我的追求,是这部舞剧创作所寻求的立意和努力。舞剧的创作是着重关注人内在思想情感的矛盾与冲突,并将象征手法融入舞剧情景中,探寻那种俯拾即是的中国诗境。人的塑造是这部舞剧始终贯穿和坚守的,而且全剧是有意围绕核心人物‘愫芳’去组织和编绎情节以及运用表现手段。”舞剧《北京人》恰切地执行和完成了这一编导意图,并且取得了不俗的艺术成效。

舞剧《北京人》是一首女性心路历程的抒情长诗。其诗意在思想立意上主要体现在创作者站在社会与人生发展的一个高点上回望与探究“曾家”的姨侄女愫芳充满矛盾的内心世界。而在展开一连串她的矛盾纠结、苦闷挣扎之后,将她的灵魂升华到终于能在强大的文化氛围压制下破茧而出的关乎生命的价值与勇气的层面上。尽管舞剧与话剧《北京人》中的愫芳的终局都同样是走出了封建牢笼,但走的形态、走的细节、走的过程却呈现在舞蹈的样式中。在舞剧中,由于愫芳成了全剧的灵魂人物和主轴,编导为她串联起的一段段舞蹈——从独舞、与心爱之人文清、与曾老太爷的男女双人舞,再到与瑞贞的女性双人舞,与文清、文清妻思懿的三人舞——都是在一层层地揭示和推动愫芳的命运和性格发展。正是立足于愫芳的立场,使得观众的观剧心理和观剧情感与愫芳合而为一,一个弱女子的命运自然成为全剧最核心的看点、最悦目的亮点、最感喟的泪点。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