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兮甲盘铭文书法

2017-08-11 05:29:26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兮甲盘图片

杭州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以2.1275亿元人民币成交,有人戏称其为“史上最贵‘平底锅’”。兮甲盘铭文一百三十三字,记述周宣王五年三月(公元前823年)兮甲(即尹吉甫)随从周宣王征伐猃狁,对南淮夷征收赋贡之事,尹吉甫受到周王褒奖赏赐而作此器纪念。兮甲盘能拍出如此高价,除了其自身的价值以外,其铭文的书法艺术,亦令人叹为观止。在笔者看,其书法有三个特征:

其一,用笔圆润含蓄,收放有度。任性奇肆是自然的本色,圆曲内敛是人为的结果。兮甲盘铭文书法审美和艺术便在二者之间寻找着适合自己内心的表达,即圆润含蓄。这与主人翁尹吉甫的审美志趣有关。尹吉甫作为周宣王时重要辅臣,是湖北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诗人,也是《诗经》的主要采集者。《诗经·小雅·六月》中“文武吉甫”,亦称“尹吉甫”。我们通过《诗经·小雅·六月》与兮甲盘铭文,不难看出尹吉甫内敛的性格特征和圆熟的处心修为。《诗经·小雅·六月》生动记述尹吉甫挂帅出兵抗击猃狁的史实。诗曰:“戎车既安,如轾如轩。四牡既佶,既佶且闲。薄伐猃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吉甫燕喜,既多受祉。来归自镐,我行永久。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尹吉甫可谓文武兼备,左右逢源。我们再拿同为周宣王时期的青铜铭文书法做一下比较,兮甲盘铭文书法,既不像其前的“毛公鼎”那样婉通纵横,也不像其后的“虢季子白盘”那样棱角外露。正如西汉文学家扬雄所言:“书、心画也。”兮甲盘铭文书法以其线条语言来表达和抒发内心的真情实感。如“既”、“甲”、“積”、“车”、“百”、“宝”等字,无论是直线、还是曲线,用笔不急不厉,藏头护尾,书风醇古。而这种圆润含蓄的用笔方法无疑与周人的人文性格有着直接的关系。据《帝王世纪》载:“(纣)囚文王,文王之长子曰伯邑考,质于殷,为纣御。纣烹为羹,赐文王,曰:‘圣人当不食其子羹。’文王食之。纣曰:‘谁谓西伯圣者,食其子羹,尚不知也。’”文王胸怀远大,忍辱负重,成就了周人的伟业。尹吉甫可谓周人深沉与圆曲的典型代表。故此,兮甲盘铭文书法也呈现出圆曲、内敛、深沉和含蓄的艺术风格。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