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滚动 > 正文

这个老师不一般

2017-08-08 04:04:03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米立(硕士研三)

李老师是我们论文写作的老师,上课前,我们早已对他有了印象:这个老师不一般。他有点帅,诗人的气质吸引到一大批颜饭(老师确实大学时爱写诗),格子衬衫和V领毛衣穿在他身上,搭配那粘着粉笔灰的西装,以及长腿加持,特别有范。

他的声音是十足的低音炮,讲话的语速有点慢,像是深思熟虑后的吐露,又有种脑回路还没接上地球频道的惺忪。课后和他讨论问题有点意思,当学生怯怯地抛出一个问题时(一般是思考良久、经过多方组织才说的),李老师要么用深邃的眼神锁定,然后切中肯綮,一语点醒梦中人;要么缓缓地掏出烟盒,点燃,半眯着眼,很久,微启双唇,说出见解……

李老师可能有点可爱的健忘哦,譬如发的邮件还没回复,嗯正常正常,发个短信提醒下好啦,但这些丝毫不影响他的吸粉指数,我们最终是陷于他的才华的。下课时,总会有一群人去问有关学年论文的问题。

“我想写一点朱光潜的审美思想,打算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你觉得咋样呀?”

“嗯可以,不过,balabalalalala。”

“老师,你觉得我这个对明清散文的理解怎么样呢?”

“其实还是这样子,balabalalalala。”

“老师,我的论文没法写下去了怎么办啊?”

“你这段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balabalalala。”

赶紧掏出小本子记下来!最后的最后,我们只能一脸服气地感慨:老师,你咋什么都懂?这也太厉害了吧!

李老师做学问也很厉害,写论文常常废寝忘食;他喜欢古典乐,听着听着就开始研究,然后成了艺术学的老师;他的英语非常好,能讲述全英文教材。李老师曾说毛姆的《刀锋》对他影响很大,他从中学会了看淡;卡夫卡对其启发颇深,因而《变形记》成了他的毕业论文。

李老师至今仍将逛书店买书作为爱好,有时在课上提到一本我们陌生的书,介绍完后默默说一句“这本书我是在本科时候读的吧”,留下我们在风中凌乱。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李老师突然提起了初恋。那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而十几岁的他像是陷入了爱情的漩涡,每天放学就痴痴地等着。老师说,“还记得那个女孩怯生生地扯着我的衣袖,走在身后,我觉得很欢喜。”当时我们看李老师,简直就像看偶像剧里走出的男主角,帅出了天际。

读大学的时候,李老师曾和同学跨越了大半个中国,期间当然少不了惊险刺激的火车逃票老梗。李老师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他的故事很多都与文艺有关。

李老师之所以男神,其实不完全在于他的外表(外表也有点重要),他的文学气质更是我们崇拜的。最后强烈和大家推荐李老师的限选课,听听也成(我就是蹭的)。当时选修这门课的人数不多,在他的带领下,我真的对短篇小说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至今不忘他讲授的《杀人者》和《伊豆的舞女》,每周一篇,很有意思。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