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汽车 | 游戏 | 科技 | 旅游 | 经济 | 娱乐 | 教育 | 投资 | 文化 | 书画 | 公益 | 城市 | 社区 | 拍客 | 视频 | 好医生 | 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新闻背景
近日外媒公布了据称是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提供的一段视频,一名中国男子在视频中说,他是被塔利班抓的人质,要求中国政府向塔交赎金,否则塔利班将会杀死他。有人辨认,视频中男子很像去年5月在巴基斯坦西北部普什图省骑单车旅游失踪的中国湖北27岁男子洪旭东。那么问题来了,公民在国外被绑架咋营救?以往中国公民在国外被绑架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1

"动武":看似霸气 实施困难 或成下策

  对于这位骑车看世界的青年被绑架,网上常见一些情绪化言论,例如嘲讽中国在救人质问题上“软弱”,认为应该“示之以强”,主张政府派军队前往实施跨国营救。那么让中国政府去武力解决人质事件能不能行呢?恐怕没那么简单。

  首先,一般即便是警察在国内解救人质,也会有很多风险,所以更别说特种部队跨国进行营救作战了。跨国营救人质,部队本身的作战能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有符合跨国作战的装备和组织架构。例如远程奔袭要求有中大型的运输机,还要具有空中加油功能,甚至需要战斗机远程护航。此外,指挥架构也要做相应的修改,要有特别部门来指挥、调配军队各种资源来支援特种营救作战。

  其次,在国内应对个别的劫持案跟在国外实施营救行动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一方面情报获取困难,另一方面对实施营救的武装力量能力要求极高——在陌生环境下应对拥有各种轻重武器如机枪,迫击炮,火箭筒甚至装甲车,规模可能是几十乃至几百人的武装团伙,这已经是小型战争了,在动乱地区的行动变数更多,其难度和危险性可见一斑。

  再次,让外国人进入自己的国家进行武装行动,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愿意的。

  最后,绑匪的性质不同、动机各异,有些具有强烈的伤害性,有些则“求财不求命”,有的不求财也不求命,而是有其他特殊诉求。一味采取武力解救,有时会弄巧成拙,刺激对方陡起杀心,所以武力解救有时甚至是下策。

  当然,草率使用武力不可取,但“实力海外维权”却不能不备,在军队编制、装备上适当倾斜,增加远洋海、空兵力投放,人员运输能力,组建适合海外反恐、解救人质的特种部队,也是未雨绸缪的上策。

  武力营救失败案例:

  案例1:2010年10月8日,驻阿富汗美军和北约部队在阿富汗展开营救行动,试图解救9月遭绑架的英国女人质琳达·诺格罗夫。阿富汗官员称,当营救小组接近诺格罗夫遭关押的房屋时,绑匪向屋内投掷一枚手榴弹,杀害了她。

  案例2:2012年3月8日,英国和尼日利亚采取联合行动,试图解救2011年5月在尼日利亚遭绑架的一名英国人质和一名意大利人质,但行动宣告失败,人质遇害。

  案例3:1979年11月,美国66名驻伊朗使馆人员被扣,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批准了代号为“鹰爪行动”的跨军种联合秘密营救。然而行动在准备工作上就出现了问题,不少必需的装备没有准备好,同时也欠缺统一指挥。在实际的营救中,沙暴导致一架直升机与一架大力神运输机相撞坠毁,8名士兵阵亡。飞机残骸被伊朗人发现并带到德黑兰游街的画面,通过电视传遍全世界。卡特政府的国务卿为此辞职。

2

"动嘴":善用"关系" 曲线救人 效果拔群

  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是“关系”社会,在很多人质在国外被绑架事件中,“法定渠道”并行不通,利用部族、宗教、地方上的关系斡旋、搭桥或试探,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新华社记者张宁在驻外期间曾参与多次解救外国人质的报道。在他看来,大多数解救人质的过程都是通过谈判的方式,寻找中间人,例如部族长老等。而且,并不是所有谈判都由政府出面,有些谈判是通过民间渠道进行的,由企业或民间机构出面。一般而言,有关人质的谈判通常需要辗转多人,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另外,能谈判的就谈判,尽量避免动用武力,导致事情变得更麻烦。

  对于本次劫持案,专家表示从种种迹象来看,劫持者的政治诉求并不十分强烈,主要目的还是要钱。事发的德拉本地区位于巴西北部落地区,行政区划上归属开伯尔-普什图省,但当地实际上以部族长老自治为主,中央政府影响极为有限,所以也是建议应该先从这些情况来判断,然后中巴双方包括这支塔利班武装所在的部落的核心人物,进行交涉谈判,才能有助于人质尽早被释放。

  斡旋谈判成功案例:

  案例1:2012年25名中企员工在埃及被绑架,事件迅速和平解决,和当地部落上层人士从中周旋,在当局和部落间搭起沟通桥梁,让后者不满情绪得到及时适当宣泄有很大关系。涉事公司中铁建中非建设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晓星就说,要学会和各种人打交道,建立广泛的人际关系网。“当地的企业组织、地方长老,甚至是地头蛇,都要搞好关系。”陈晓星认为,如遇到突发事件,有些时候需要政府出面,有些时候则相反,应尽量淡化官方色彩,比如可以依靠当地工会、青年组织和地方势力,由企业自己出面解决。

  案例2:2007年6月,7名中国人在巴基斯坦被宗教极端分子绑架,巴方原本准备武力解决,但时任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罗照辉与巴政府反复沟通,强调不能强攻,而必须谈判解决,最终经过“穆盟”主席等多方努力,以谈判方式化解了危机,7名人质均无伤获救。

  案例3:2004年4月11日,7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武装人员劫持并扣押,中国多方努力,在伊拉克穆斯林长老会的帮助下,这7名中国人于次日安全获释。2005年,又有8名中国公民在伊拉克遭绑架,4天后平安获释。此次,伊拉克穆斯林长老会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劫持者发表声明说:“基于中国政府所表现出来的友好姿态,包括政府禁止中国公民前往伊拉克,努曼旅已经决定释放这8个人。”

3

"动钱":助长邪恶 妥协之策

  对于一些绑架案中勒索赎金的,国际上普遍反对被绑人质所属国政府交付赎金,因为会鼓励绑匪通过抓更多人质谋财。也有国家私下支付了赎金,但不会公开承认。

  案例1:美国是拒付赎金的典型,其表示永远都不会通过支付赎金来解救美国人质。“作为一项长期政策,美国政府不会向绑匪做出让步,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做出让步会加大境外美国公民遭到绑架的危险,”美国国安委称。“此外,支付赎金只会向我们正在努力摧毁的恐怖组织提供支持。” 美国还私下向其他国家的政府施压,要求它们不要支付赎金。2014年一系列美国人质被ISIS斩首,人质家属就对政府拒绝支付赎金表示愤慨。

  案例2:有的国家也是会付款的,例如2014年欧洲国家的政府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赎金,解救被ISIS或其他武装组织挟持的欧洲公民。这些国家都遭到了美国的批评。

4

行动之前要低调 中国营救成功率很高

  “人质营救行动有其特殊性,不适合高调对外宣传。”中国南亚学会常务理事钱峰说,这种特殊性在于,如果你是以交付赎金的方式营救,一般不会直接和勒索方联系,而是要通过该国一些退役军人或部落长老,这些中间人也有隐匿身份的需求。如果你以武力营救方式解决,相关情况就更不适宜提前释放。

  如果人质事件形成对相关国家政府的舆论压力,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付钱的话,对方可能借机提高价码;武力的话,可能造成仓促行动。”所以在问题解决前,官方往往需要尽可能保持低调。

  随着中国出境人员大幅增多,涉及中国人的国际绑架事件也有明显增加之势。每逢出这种事情,中国政府大多在媒体上保持低调姿态,这被认为是中方营救人质的一种策略。从实际结果看,中国人质最终被救出的比例很高。日韩每有人质被绑时,往往举国上下迸发大争论,但日韩都经历了人质惨遭斩首的轰动悲剧。

  营救人质决非国家在公开层面用力越猛、越有声势就效果越好,这样做很可能把事情搞砸。事实证明,日韩等社会在本国人质危机中的上下激烈表现无助于救出人质,它们都导致了悲剧性结果。不能不说,危急关头一些力量向公众呈现的突出姿态不是为了救人质,而是在消费人质所处的危险。看上去所有力量在比着关心人质,实际上是大家在通过各色的姿态呈现宣泄情绪或实现“免责”,是一种集体不负责任。

5

盘点:近些年中国人海外安全事故

  ●2013年11月,两名中国台湾籍游客在马来西亚沙巴蓬蓬岛被绑匪劫持,一人中枪身亡,另一人在被劫持5周后获救。

  ●2014年4月2日晚,位于马来西亚东部沙巴州仙本那附近的海上度假村突遭不明武装分子袭击,一名来自中国上海的女性游客和一名菲律宾籍酒店工作人员被掳走。

  ●2014年5月16日,喀麦隆武装分子袭击了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喀麦隆公司在喀极北地区营地,一名中国员工被流弹击中受伤,另有10名中国员工和包括喀副总理阿里的夫人在内的17名喀麦隆人被劫持。中国驻喀麦隆大使沃瑞棣于2014年10月11日证实,27人已于当天获释。

  ●2014年9月以来,菲律宾6天内连续发生3起针对中国人的绑架和枪击案。根据马尼拉地区警署的数据,2014年1至8月,菲全国发生了33宗绑架案,其中超过一半的受害者是华侨华人。

  ●2015年3月13日凌晨3时许,10多名尼日利亚武装绑匪闯入了一家中国公司营地,打死1名警察、打伤数名警察,绑架了3名中方人员。14日,绑匪在一个小树林里释放了3名被绑架人员。

?
分享专题:

 出 品: 中华网新闻中心

 制 作: 易成晨

 时 间: 2015.05.26

分享专题:
往期回顾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