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对央行秋后算账之年

2017-12-27 17:20:38    中国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对央行秋后算账之年

货币当局有责任制定既合理又可实现的任务,并建立一套可被允许用来执行政治授权的行动,否则,2018年就只是货币政策新冒险时代的开始,而不是终结

文/拉古兰·G·拉贾(Raghuram G.Rajan)

拉古兰·G·拉贾:印度储备银行前行长,现任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自2008年以来,各发达工业国的央行已经以各种方式偏离了常规的货币政策制定方针。他们试图通过“前瞻性指引”的货币政策工具来说服公众利率长时间保持低位。为了实现各类目标,他们还实施了长期再融资计划、证券市场计划和量化宽松等多种手段。

最近,各央行还引入了负利率以及收益曲线目标设定,这是从一直处于创新前沿的日本银行开始引进的。另有一些中央银行采取了一些非常规但路人皆知的政策,比如直接制定汇率目标。

时至今日,在各大主要央行显然正在寻求货币政策正常化之时,我们也是时候追问一下当年为什么会采取那些非常措施,以及是否有效。展望未来,我们还应该问一下,退出这些措施将会产生什么效果,以及它们的使用会否带来长期性的忧患。而通过回答这些问题,中央银行家们将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危机。

当时有必要的吗?

大家都应该记得,2007至2008年金融危机后市场显然已经崩溃了。在信贷流陷入冻结之后,各央行开始竭尽全力稳定金融市场,无论是美国的抵押贷款支撑型证券市场还是欧洲的主权债券市场的做法都是可以理解的。

而央行干预的第二个原因是要去影响收益率或价格。鉴于央行通常只是借助提高或降低政策利率来间接管理价格而非直接出手,这显然是一个更为冒险的目标。但当政策利率达到零下限时,中央银行家们开始认为有必要对各种长期证券的价格施加影响,有时会针对特定类别的证券,以期这种影响可以实现跨类别传播。

中央银行干预的第三个原因是表明对优先性货币政策的承诺。举个例子,如果一家央行宣布了购买政府证券计划,就意味着它不会在该计划生效期间收紧货币政策。不管该计划的意图是什么,其推论效应都是为了展现“长期低水平”的利率导向。

中央银行已经列举了所有这些不时追求积极或者创新货币政策的理由。但是作为一个前中央银行家,我会提出另一个货币当局很少提及的理由:他们其实是自身制定的通货膨胀目标的囚徒。当央行在1980~1990年代开始设定通货膨胀目标时,它们确实都将目光集中在上限上,很少有中央银行家能预见到通胀目标管理的问题其实在于下限,因为将通胀提升到特定波段要比压低难得多。他们其实是被一个连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该如何实现的任务困住了。

1234...全文 5 下一页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