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战火围城下的叙利亚平民:不断有人饿死(1)

2016-01-15 14:52:59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战火围城下的叙利亚平民:不断有人饿死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1日,等待家人的叙利亚儿童。

战火纷飞下,叙利亚平民正经历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纽约时报》1月14日报道,在叙利亚小镇马达亚(Madaya),一位名叫尼斯琳(Nisrine)的女士几个星期前仍在坚持教书,直到她的学生过于虚弱,无法走路上学,才不得已放弃。一名当地医生正依靠原本给病人使用的口服补液盐维持生命。一名商学院毕业生为了给他70岁的老父煮汤,四处寻找草皮,向当地牧羊人询问羊群最爱吃的草种。

还有十几名妇女焦急地等在门口。她们在等待一名名叫菲拉斯(Firas)的反政府人士前来分发走私而来的干小麦粉。

眼前的景象让菲拉斯感到震惊。为了挽救瘦成皮包骨头的63岁老人苏勒曼·法尔斯(SuleimanFares),他专程为其送饭,却发现法尔斯已经死在家中。愤怒的菲拉斯提议,马达亚北部的反对派部队应该恢复对两个支持政府的城镇的轰炸——这两个城镇的居民在反对派部队的围困下,同样境遇悲惨。

战火围城下的叙利亚平民:不断有人饿死1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4日,载着救援物资的红月星会车辆抵达马达亚小镇。

围城

“我宁可战死,也不愿饿死。”菲拉斯在当晚的电话采访中说。

自去年7月份遭到政府军围攻以来,马达亚和邻近城镇萨巴达尼(Zabadani)的居民试图维持当地社会运转,适应新的社会环境。例如,在封锁线外,居民们建立起了一个黑市。但是,居民们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送命:例如心脏病发、死胎、踩上地雷等。

此外,居民们还面临着物理上、心理上的与世隔绝。虽然他们的城镇距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仅一小时车程、距离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两小时车程,却完全与外界隔离。

“我哪里也不去。”现年85岁的马勒卡·贾比尔(MalekaJabir)说。他的父亲是一名一战老兵,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美国国籍。

由于过度饥饿,贾比尔的身体非常虚弱,已经无力走动。“我只能躺在床上。”他说。

关于马达亚居民现状的信息来源于几个月来与十几名当地居民的电话采访。由于害怕遭到报复,许多人只敢透露自己的名字,而不敢透露姓。虽然很多细节得不到独立确认,不过据前往该镇并与当地居民直接接触的国际义工表示,居民反映的情况都属实。

即使国际援助机构带来了一些援助,居民却丝毫看不到希望。目前,叙利亚政府只允许援助机构一次提供两天的援助量,而据联合国统计,数百名马达亚居民急需食品和药物。依靠生理盐水维持生命的医疗工作者卡勒德·穆罕默德(KhaledMohammad)透露,在马达亚避难的37岁邻镇居民阿里·奥卡(AliAwkar)已因营养不良去世。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NIEF)驻叙利亚的高级官员哈娜·辛格(HanaaSinger)表示,在马达亚的援助之行中,她曾遇见一名妇女,带着六个营养不良的子女。

“她一下子扑上来,亲吻我的肩膀,向我鞠躬。”辛格回忆道,“她17岁的儿子已经饿死,她希望我们能帮助其他人活下去。”

战火围城下的叙利亚平民:不断有人饿死2

一名男子在被战火损坏的建筑上涂鸦。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