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缅关系更进一步 西方欲离间中缅“夫妻关系”(1)

2015-09-17 13:45:08  环球网    参与评论()人

【环球网特派赴缅记者李德意】今年11月,缅甸将迎来全国大选确定各级议会议员;2016年初,新一届联邦议会将选举总统和副总统,其后将组建成缅甸新政府。新政府下的缅甸会对中国采取何种态度成为议题。加上今年上半年,中国与缅甸之间曾出现波折,中缅关系将会走向何方,愈发吸引外界关注。近期,现缅甸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主席吴瑞曼遭解,最大在野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向大选发力,外媒称民盟主席昂山素季与吴瑞曼“结盟”,舆论称中国在缅投资金额降低且在建项目受阻,缅甸现任总统吴登盛能否连任牵动投资者决策……诸多迹象也令外界频频作出猜测。面对诸多疑问,环球网记者日前特赴缅甸对相关专家进行采访。

民盟有望胜出军队“回朝”概率小

在11月缅甸议会大选中,25%军队席位是固定的,另75%是民选部分。以外界舆论来看,缅甸大选的焦点似乎集中在民盟与巩发党这二者之间的竞争。缅媒《今日民主》报道,巩发党、民盟及全国民主力量党等各政党于9月8日(合法拉票开始日期)在缅甸各地举行了树立竞选标语牌仪式等拉票活动,向民众介绍了本党和议员候选人。

缅甸外交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联合秘书长吴钦貌林(UKhinMaungLynn)对环球网表态,民盟或能在大选中赢得较多席位,但总统是谁仍难以预判。另一位联合秘书长吴巴拉埃(UBaHlaAye)也向环球网表示:“尚不知民盟会推举谁成为总统。巩发党应是推举现任总统吴登盛参与总统竞选,吴瑞曼曾为竞选总统做出相当多的努力,但现在已无机会。”

据在缅消息人士预测,民盟肯定可以在民选部分赢得超过50%席位,但若想在总统选举时有话语权,则必须再争取到1/6席位。消息人士指出,以目前来看,民盟拿到民选部分2/3席位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不排除民盟和其他政党联手以获取更多席位。

虽然民盟呼声较大,但记者在缅期间,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美国不太支持昂山素季派系担任缅甸总统,因为若由昂山素季个人和其政党来管理缅甸,国内或出现更多不稳定因素,也更容易引起军人势力深度干政甚至“回朝”。该人士讲道,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更希望吴登盛能够连任总统,因为吴登盛已经禁住了考验,其总体上是倾向民主的,并且得到了缅甸军队的支撑。美国支持吴登盛更为稳妥。

尽管西方倾向于支持吴登盛派系,但巩发党主席吴瑞曼遭解或把缅甸民心推向了昂山素季。巩发党内部变动为民盟在大选中加分,吴瑞曼遭解一事“暗中”为昂山素季添加助力。

在缅知情人士向环球网透露,吴瑞曼任巩发党主席时曾宣布吴登盛不参选总统且不推荐其做议员,还欲修改法律以规定今后的总统、部长必须具议员身份。可见,吴瑞曼为当选新一任总统暗自谋略,想逐步逼退吴登盛。以党内斗争角度来看,吴登盛必须拿掉吴瑞曼。此外,在军政府执政的缅甸,吴瑞曼的管理使巩发党逐渐脱离军队控制,这违背了军队想要扶持一个政党来掌握国家权力以实现军人政治意图的最初设想。该知情人士认为,解职吴瑞曼有利于实现缅甸军队利益,但以此次选情而言,吴瑞曼遭解会令巩发党丧失一些选票。

在吴瑞曼走下巩发党主席这一职位后,外媒随即报道昂山素季与吴瑞曼“结盟”。在缅观察人士向环球网说道,西方媒体报道二人“结盟”是一种误读,缅甸当地媒体用“朋友”字眼来形容昂山素季与吴瑞曼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并未使用“结盟”字眼。

至于这二人究竟会否展开合作,民盟中央执委吴年温表示,民盟大门对每个人敞开,但若将吴瑞曼视为民盟推举的总统候选人,党内将会有许多问题。知情人士则指出,合作的前提是“知道彼此需要什么”。吴瑞曼想要当总统,但当他走下巩发党主席位置时便再与总统职位无缘。此外,家族贪腐事件相继曝光也对吴瑞曼以警示。在缅甸军队历史上,从没有谁在被罢免后还能够回到职位继续去危害军队利益。此外,对昂山素季来讲,若以民盟名义把吴瑞曼推选为总统候选人,民盟党内、老百姓都不会接受。昂山素季既要顾忌党内声音,还要顾及很多老百姓对吴瑞曼完全没有好感,故考虑到后续影响,她不可能大规模、“明目张胆”地与吴瑞曼合作。知情人士特意指明,吴瑞曼是军人,而很多老百姓对军人是没有多少好印象的。

大选应能决定缅甸今后将走何种道路,但消息人士对环球网解读缅甸法律,若缅甸军队对大选结果感到不满,便可推翻政府接管缅甸。

相关知情人士对环球网表示,以目前实际情况来看,尚无军队回朝的可能性。该知情人士强调,若没有缅甸军队的支持,政党执政一天都做不下去。以昂山素季的言行为例,自2010年11月13日获释后,她没有骂过、批评过军队,所以,即使昂山素季派系上台推出自己的总统,新总统也会和军队合作。但知情人士同时说道,若新总统做得实在是差强人意,导致缅甸国内民族矛盾、宗教矛盾激化,军队可能会站出来。

虽然缅甸军队不会轻易“托底”新政府,但缅甸今后走向仍然引人关注。

相关人士对环球网说道,缅甸今后应该会沿着民主道路发展。但该人士指出,统观全球态势,在二战以后,没有哪一个发展中国家在转型之初就能在民主化进展方面走得很顺利、能够一开始就不断深入。缅甸具有民族多样性和宗教多样性。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连中产阶级都未形成的社会,不要指望民主转型会很顺利。该人士提到,缅甸民主化进程离不开美国的参与。美国主要帮助缅甸进行了民主制度建设和巩固,确保缅甸民主化进程不可逆转。美国通过在缅设立很多非政府组织,告诉缅甸民众如何去选举、投票、监督、抗议。

缅甸现任总统首席政治顾问吴哥哥莱(UKoKoHailng)针对缅甸大选结果未向环球网作过多表态,但他相信大选会秉承自由与公平,缅甸会向民主发展。

为保证缅甸大选能够公正地举行,欧盟、国际选举制度基金会等届时将观察缅甸大选,日本将派出日本财团会长屉川阳平所率领的观察团赴缅观察。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吴丁埃对外宣布,将不限制国际观察员人数,所有观察员们可以自由地观察大选。

鉴于缅甸大选复杂局势,吴巴拉埃对环球网表示,他会“静观其变”,看各方所做的承诺是否能全部付诸实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