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1949年蒋介石意外遭遇比毛泽东建国更致命的打击

2017-09-13 11:25:28    人民网

李宗仁不想再与白崇禧白费口舌,便推托说:“此事重大,改日再议吧。”

蒋介石也在广州,当时的广播他没收听,可一夜也没有入睡。

第二天,蒋介石还是按老习惯一大早就起床,没戴假牙,穿着睡衣站立窗边,默默地望着窗外。南国的晨鸟在枝头啁啾。他还住在梅花村的行宫里,即陈济棠以前的公馆。据说是请一位鼎鼎大名的风水先生选址改建的,环境十分雅致,青藤攀垂的高墙环绕四周。蒋介石住的主楼是一栋大洋房,另有数座小洋房在四周拱卫,是随员及侍从住的。昨天他虽然没有收听广播,但北京的消息他很清楚。尽管沮丧,但却镇定,觉得毛泽东当权是“必有之事”。这两天,他多是沉默寡言。没有太急的事,秘书及侍从也不打扰他,知道他伤心难受。但是,10月2日这天,有两件事不能不向他报告。其一,苏联宣布正式承认北京的中共政权,并宣布从广州召回其原驻中华民国的大使罗申。蒋介石亦认为,此“实乃既定之事,且为必有之事”。他深为担心的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必定会订立军事同盟,由苏联援助中共建立空军与海军,这将使国民党处境更为艰难。

还有一件事是他得知苏联也有了原子弹。对蒋介石来说,这是一个灭顶之灾的消息,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蒋介石要几名秘书火速收集情报,当下召开紧急会议。听陶希圣故作镇静的报告:“苏联不可能有原子弹。我个人的估计,即使这次苏联真的在做原子弹爆炸实验,绝对比不上美国。苏联任何东西都落在美国之后,如果今天就有了这个,这是不可想象的。”

蒋经国紧绷着脸说:“这是9月24日《纽约时报》的消息,它说英美情报人员对于苏联使用原子弹的步骤与详情,至少已知道了几个星期之久。该报记者康威从罗马拍回的电报说,苏联第一次制成的原子弹有两枚,在里海附近投下时并没有爆炸,斯大林相信那次实验虽然失败,但第一次的爆炸已经是很有把握的事了。最近爆炸的大致是苏联的第三枚原子弹。最近苏军向南方调动可能便是一种安全的措施。”

曹圣芬接着报告说:“看英美的骚动,苏联也有原子弹恐怕是真的。我们大使馆的电报说关于苏联原子弹爆炸消息传出后,国会人士有的恐慌,有的则作沉着的关切。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劝大家不要作过早的惊惧。少数党领袖马丁却说杜鲁门想藉此惊动国会,以便提出更多要求。国会绝大多数人士都主张由国际管制原子能,也有人主张美国应片面放弃原子弹的使用。两院联合原子能委员会主席麦克马昂主张杜鲁门与斯大林会晤,以结束冷战。有一位议员甚至不相信有爆炸这件事。也有许多人要求政府多供给情报。白宫和国务院都希望美国人保持镇静,可是一般人都极感惶恐。他们认为这是杜鲁门宣布原子弹投落广岛以来的最重要的声明之一。”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