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土耳其之父"凯末尔:以西化为矢志不移的目标(3)

2017-07-18 10:13:44  澎湃新闻网  

但是,凯末尔代表着一个现代化的土耳其,卓然不同于未开化的邻居,妇女享有与男性平等的权利,并以西化为矢志不移的目标。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土耳其共和国继续推行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方面与语言相关。1928年年末,旧奥斯曼阿拉伯–波斯字母的书写方式被废除,尽管它无疑具有诗意,却永远难以作为大众教育的工具,难以取得使用拉丁字母所能获得的成就。

这次语言改革还废除了一些阿拉伯语或者波斯语词汇,尽管这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尚情有可原—没有“土耳其人”愿意理解这些词汇—但它此后却远超合理范围,导致了土耳其语的残缺,今天的学生需要用极度现代化的土耳其语翻译昔日的经典作品。

正是在这种情形下,旧大学被解散,土耳其政府聘请了1000名外国学者,安排他们在新大学就职—对于这件事外界依然存在分歧。土耳其在医疗、教育和建筑领域遵循了西方模式,作为首都的安卡拉拔地而起,城中建有一些宏伟的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宽敞的街道、一座剧院、一家电影院、一座国家图书馆,以及一所英语学校……尽管安卡拉后来几乎被乡村移民淹没,并被伊斯坦布尔市民视作行政化的无聊之地,但这座新首都依然运行良好,而且是年轻夫妇的理想居住地。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阿塔图尔克坚持男性应该穿戴礼帽,而不是费兹帽或者头巾;而且他也不喜欢男性蓄留胡须。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政府提倡的这些举措获得深度实施,在出版业还出现了小规模的迎合政府的浪潮。不管是阿富汗还是波斯,乃至后来纳赛尔(Nasser)主政的埃及,都在很大程度上效仿了凯末尔的改革举措。

经济复兴的忧虑

在公共场合,阿塔图尔克非常谨慎,但是在私下里,他却过度饮酒,并声称让一位7世纪的贝都因人来规范人们私生活中最细微的方面是非常可笑的。在一件事情上,阿塔图尔克再次谨慎起来。

犹太人、亚美尼亚人以及希腊人在土耳其经济关键领域中的重要性要远超他们的人数:仅希腊人就占据了土耳其股票市场中一半的份额。20世纪20年代,当世界各国竭力恢复至1914年时的贸易自由和汇率稳定的状态时,少数族群在土耳其依然占据重要地位。

但在1929年世界大萧条之时,土耳其的对外贸易和投资均遭受重创,政府却无计可施。后来,共和国不得不设立市场委员会,并积极开办新的民族工业,在这方面,他们得到了苏联的帮助。

1929年,托洛茨基被斯大林驱逐出境。当时,斯大林尚没有足够的权力像以后那样将他杀害。土耳其同意收留托洛茨基,于是他在比于卡达岛上生活了4年(居住在为阿卜杜勒·哈米德的弄臣伊泽特帕夏修建的隐蔽住房中)。对此,土耳其得到的回报似乎是800万金卢布的优惠贷款以及数家纺织工厂,特别是在开塞利的一家。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开塞利当地的精英是坚定的共和—民族主义者,这个地区——它几乎是土耳其的死亡中心地带——当时已经拥有航空和家具工业却难以找到饮酒之处。在开塞利,古老的亚美尼亚教堂依然矗立,而且赫然残留着一所希腊学校,但是其陈旧部分已被环绕在宏伟的古代塞尔柱建筑周围的大规模混凝土结构毁坏。

1933年,苏联有关人员对土耳其进行了正式访问,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在重建的伊兹密尔,土耳其命名了一座伏罗希洛夫广场来纪念曾经给予帮助的苏联将军。

在那个年代,如果你打开收音机,只能听到西方经典音乐;虽然童子军由教育部管辖,可是童子军和足球已非常普遍;土耳其歌剧演唱家塞米赫·贝尔克索伊(Semiha Berksoy)在欧洲享誉盛名,而且土耳其人在国际舞台上亦得到认可。阿塔图尔克于1938年去世,备享哀荣。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权威自然会受到挑战,正如发生在一位类似人物—戴高乐身上的遭遇一样。这两个人皆因下属的工作成果而功成名就,也曾迫害过有功劳的下属;在可能拥有更多选择的时候,这两人都杀伐决断,因而饱受后人诟病。但是,他们无疑都是伟人。

本文节选自《土耳其简史》,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7月上市,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和部分小标题为编者所拟。作者诺曼·斯通,英国历史学家,沃尔夫森历史奖、方塔那欧洲历史奖得主。现任土耳其比尔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牛津大学近代史教授、撒切尔政府顾问。著有《一战简史》《二战简史》等。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