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土耳其之父"凯末尔:以西化为矢志不移的目标(2)

2017-07-18 10:13:44  澎湃新闻网  

当时,在英国的支持下,希腊人正在疯狂地进攻安卡拉地区。1921年8—9月,土耳其军队与希腊军队在萨卡里亚河谷展开激战并大获全胜,阻遏了希腊军队的进攻。土耳其的胜利迅速传遍了整个世界,特别是伊斯兰世界,而土耳其也收到了来自各个国家的祝贺电报。

后来,穆斯塔法·凯末尔又通过其他方式展现了自身的品质:他懂得适可而止。他不希望招致英国的干涉,在长达一年的时间内没有参与战争;相反,他在安卡拉确立了自己在国内的地位,而这一切都需要高超的手段。此时,安卡拉已经具备了成为首都的雏形,而法国大使馆则充当了“铁路餐车”。1922年8月,凯末尔率领军队进行反攻,这一次陷入崩溃的则是希腊。希腊军队全线溃败,甚至最高指挥官也被俘虏。1922年9月9日,土耳其军队进入了士麦那。撤退时,希腊军队在大部分地区纵火。在士麦那最重要的港湾中,大约停泊着30艘协约国军舰。士麦那地区共有大约30万名希腊人和其他基督徒,而当时的土耳其将军是努雷丁(Nurettin)。努雷丁将军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他不仅非常忧伤,甚至可以说对希腊人恨之入骨。然而,很可能是他颁布了禁止军队迫害当地希腊人的命令。士麦那发生了持续5天的大火,除穆斯林及犹太社区外全部被烧毁(犹太社区之所以免于灾祸,主要是因为大部分犹太人都支持土耳其民族主义者)。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希腊难民聚集在海岸线的公路和港口处等待救援。由于受到当时外交章程的限制,这些难民难以被全部接纳。这次事件震惊了世界。无论如何,土耳其民族主义者都获得了胜利。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穆斯塔法·凯末尔进入了这座城市,并发现在政府大楼前的台阶上铺着一面希腊国旗—民众希望凯末尔践踏这面旗帜。凯末尔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按照骑士精神的要求,凯末尔需要尊重一面士兵为之流血牺牲的旗帜。

继续进军,建立土耳其共和国

此次战役胜利之后,凯末尔的军队便开始向君士坦丁堡进军,但受到英军的阻拦。劳合·乔治坚持认为不能让土耳其军队取胜,并给当地指挥官发了一份电报,要求他进行战斗。

当时的英军指挥官是蒂姆·哈林顿(Tim Harington),他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人,他认为,无论如何,英国军队都应该尊重土耳其人。正如后来所证明的,一些库特·阿马拉战争中的英国幸存者甚至在多年之后与当年看守他们的狱卒共度暑假。哈林顿将这份电报放在口袋中,假装没有收到。后来,他与土耳其代表举行了明智的谈判,同意土耳其军队进入今日土耳其共和国在欧洲的领土,在11月份又允许他们进入君士坦丁堡。

由于担心自身的安全,苏丹偷偷溜到一艘英国军舰上,携带着5位妻子前往马耳他(在那里,他收到了一张支票)。1923年,土耳其与协约国签订了《洛桑条约》,基本确定了今日土耳其的边界。1939年,法国将安塔基亚还给了土耳其,土耳其领土又有所扩大。安塔基亚古称安提俄克,之前被划归法国在叙利亚的殖民地。1923—1924年,一切开始归于终结。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在检阅军队,1929年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在检阅军队,1929年

那时,土耳其人和希腊人之间的仇恨与日俱增,两者已难共存。随后,土耳其和希腊进行了人口交换,大约有50万穆斯林—其中一些人还操着希腊语—离开了希腊前往土耳其;而土耳其则约有100万希腊人前往希腊,这些希腊人主要来自安纳托利亚地区,其中一些人还操着土耳其语。尽管大约有25万希腊人可以继续与他们的牧首住在君士坦丁堡的旧芬纳区内,但是这个决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两个国家有整整一代人饱受磨难。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一个独立的土耳其民族主义政府已经建立起来。1923年10月29日,穆斯塔法·凯末尔正式宣布成立土耳其共和国。

多箭齐发,巩固新生政体

奥斯曼帝国残存的最后一丝气息预示着此后一系列事件的到来。在土耳其民族主义之中,一直存在着浓厚的伊斯兰教因素,凯末尔刚开始时非常谨慎,尽力避免将其疏远。即使是在废除苏丹制这件事情上,他都付出了一番努力,并做出了妥协:苏丹的堂兄阿卜杜勒·马吉德二世(AbdülmecitⅡ),最初被允许作为所有穆斯林的哈里发居住在多尔玛巴赫切宫—无论如何,新生的共和国依然非常脆弱,这样做至少能保证手中有牌可打。

但是,我们今天称之为阿塔图尔克的凯末尔,已经下定决心将伊斯兰教从公共生活中剥离出去,第一步便是废除哈里发制。与此同时,土耳其共和国境内还发生了库尔德人叛乱,政府花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其镇压下去。至此,阿塔图尔克的威望如日中天,当时无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攻击他,而他则继续致力于建立一党制政府。

凯末尔本人已成为民众膜拜的对象,他在每一个村庄中的地位如同列宁,而他似乎无意加以制止。经常令外国人感到困惑的是,这种状况一直延续至今。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