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为了表示尊重 毛泽东竟让粟裕亲自为他摆餐具(3)

2017-05-15 13:53:19  人民网  

1959年,在全国大炼钢铁的热潮中,按照当地的规划,须削平马铃山的山头并实行迁坟,以建造炼焦分厂,马一浮致函浙江省政协,要求予以保留。其曰“近日因往扫墓,见其地已改作土法烧砖工地。某之生坟已被掀倒……曾蒙省级机构照顾,允予保留在先”云云。浙江省遂将此事请示周恩来,周恩来即电告:“马老的先茔坟墓与他的自营的生坟一定要保护,已砍了的坟头上的树要补种起来。”因此,杭州半山钢铁厂改变了原定计划,从而形成了以后那里的地块中间是墓地、两边是焦化分厂的特殊格局。显然,当时能得到这种特殊的礼遇,只是对方是马一浮的原因,而马一浮对此也是难以忘怀的。他在致半山钢铁厂的信中说:“仁人之用心,存殁均感,永铭肺腑,无敢或忘。”

不过在“文革”中,马一浮的生坟仍被挖掉了,他也未能葬入生前自定的生坟之中。逝世后,他被安葬在南山公墓。

陈毅“马门立雨”拜访马一浮

新中国成立之际,陈毅可谓身负重任。1949年5月,陈毅除任华东军区司令员之外,又兼任了上海市长的重任。而自从成为上海市长之后,除了对于中共的统战政策有着充分的理解之外,还由于喜欢诗文,陈毅非常乐于与各地(特别是华东地区)的耆硕元老、诗人墨客相交,其中也包括马一浮。

1948年与熊十力(前排右三)、叶左文(前排左三)等摄于杭州葛荫山庄复性书院

1948年与熊十力(前排右三)、叶左文(前排左三)等摄于杭州葛荫山庄复性书院

关于陈毅第一次拜访马一浮的时间,有1951年、1952年两说,据笔者考证以为应该是后者。

陈毅担任上海市长后,主要精力除继续指挥部队解放东南沿海岛屿、剿灭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以及筹建华东海军、空军和陆军技术兵种,以加强部队的现代化和正规化建设之外,还要领导上海人民战胜国内外敌人的破坏和封锁,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支援国防建设和抗美援朝作战,可谓千头万绪。特别是大上海,其时不断遭到国民党散兵游勇的捣乱和敌特的破坏,美蒋飞机也不时前来轰炸。

此外,内战时期的金融危机影响仍然十分严重,许多民族资本家仍处于徘徊观望之中,而被称为“大染缸”的上海遗留下来的诸多社会问题更是积重难返。陈毅日理万机,根本无暇特意去拜会马一浮。而到了1952年春天之后,他才稍有从容的时间和精力赴杭州拜会马一浮。

1952年春天,陈毅因劳累过度,身体不适,遂赴杭州休养。据《陈毅年谱》记载,此次杭州之行,他走访了浙江省博物馆和图书馆,又在西湖徜徉,随后又赴绍兴、莫干山小憩,但没有详细记录所访之人等。根据其他文献的记录,陈毅这次杭州之行,的确走访了马一浮。那是一个下午,陈毅由浙江省文教厅厅长刘丹陪同,直至西湖蒋庄看望马一浮。为了表示自己对马一浮的尊重,陈毅还特地穿了长衫。

马一浮先生追悼会

马一浮先生追悼会

到了蒋庄,马一浮尚在休息,陈毅嘱咐不要去惊动他,于是先在附近的花港公园观赏风景。陈毅一行再折回来时,马一浮仍未醒,此时春雨霏霏,马一浮的家人请客人进屋稍待,陈毅却道,“未得主诺,不便遽入”,仍在屋檐下等候。这就是后来被传诵一时的“马门立雨”。马一浮醒来,方知有贵客在等候,而且竟然淋了雨,连声致歉。经介绍,更知来客不凡,乃一代儒将陈毅,马一浮顿时投去敬重的目光。未几,两人便愉快地交谈起来,话题也愈来愈宽广,涉及玄学、禅学、宋明理学和诗词等。

言谈中,陈毅没有忘记此次来访的主要目的是敦请马一浮出山。他知道马一浮曾十分“固执”——早年曾是民国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的秘书长,后来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时又聘他为文科学长,他却以“古闻来学,未闻往教”为由,拒绝出山(于是陈独秀才被聘为文科学长)。此后,马一浮更是以治学为务,拒绝一切俗务。他安贫乐道,虽然名声在外,但其性格和志向都不似常人。可以想见:如果再让他出山,想必他也会推却的。

马一浮先生墓

马一浮先生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