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文革北大学生不满分配甘孜:刘少奇流毒没肃清(3)

2017-04-19 14:04:28  澎湃新闻网  

道义上的声援:“让反革命修正主义分配路线见鬼去吧!”

3月10日星期二晴

林红、黄永红和周文革等,全班不少同学,都为我独自分配到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大抱不平,他们将我约到海淀的小饭馆,买了一盘花生米,要了几瓶啤酒,说是要对我表示道义上的声援。

“妈的,太不公道,说穿了,还是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配路线的流毒没有肃清,”林红喝着啤酒骂道,”把自己喜欢的人,全都留在城市。把自己不喜欢的人,统统分到农村和边远少数民族地区。”

“不仅如此。”黄永红也说,”跟工宣队关系好的人,初步方案可以不算数,只要一旦不满意,总是千方百计为他们调换方案,照顾到家门口了。跟工宣队关系不好的人,不管家庭和身体有啥困难,随便你怎么提,根本不予理睬。对严格要求自己不吭气的老实人,随便将你分到哪儿就是。对跟他们闹的人,反而予以照顾。”

“小陈,我们支持你去闹!”周文革异常激动,”凭什么把你分到甘孜州?”

“上哪闹去?”我没有怎么喝啤酒,冷静地反问。

“到工宣队总指挥部去呀!直接找迟群闹去!”周文革激动地说,“闹专业对口嘛,你到那么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怎么专业对口?

“我不闹。”我说,”魏副总指挥不是讲了么?一切专业只对阶级斗争这个口,我再闹起什么作用?”

“那么,你就听天由命了?”曹卫东反问,他满脸通红手中举着酒杯。

“一切没落的阶级,他们都是见物不见人,把环境、条件看成决定因素。”我说,“而只有新生的无产阶级,从来就把人看成决定的因素。毛主席也说过只要有了人,世间的一切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林红和曹卫东早喝醉了,周文革也有几分醉意,黄永红更是满脸通红,其他几个同学跟他们一齐举着杯子,晃动着酒杯互相敬着酒,互相语音不清地对我表示声援。

“让那些见物不见人的论调见鬼去吧!”黄永红跟我碰杯说。

“让读书坐官论和下乡惩罚论见鬼去吧!”曹卫东也来跟我碰杯。

“让反革命修正主义分配路线见鬼去吧!”周文革将一杯酒倒进嘴况说。

“毛主席的红卫兵照样前进!”林红将一杯酒泼到地上说。

我见他们全都醉了,不许他们再喝,提出回学校去,他们怎么也不同意,曹卫东说:“回去,迟群看见了,会将我们充军到海南岛。”周文革说:“不,流放到新疆的伊犁!”黄永红说:”西伯利亚!”幸好小饭馆内没有别人,我们的举动才没有造成更坏的影响,我们在那个小饭馆况,一直呆到服务员赶我们才离开。


作者在文革中的部分日记。图片来源:《红卫兵日记》,第11页。

一切已成定局

3月13日星期五晴

我正在收拾行李,周文革送给我一本精致的《红岩日记》本。

这本日记本的扉页上,印着叶挺的《囚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况爬出!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自从分配方案正式公布后,一切都成定局,同学几年,在这即将各奔东西时刻,这几天同学间最忙是互相道别,真有寸肠愁断之味道,一起同学几年,虽然有过不愉快的派性斗争,待到天各一方之时,都将那些不愉快统统忘了,友谊又变得天长地久,你送我一个笔记本,写上几句毛主席语录,我送你一枝钢笔,说将来就用它互相通信。

我翻开周文革送我的日记本,她在日记本头一页给我抄了一段毛主席语录:“今后的几十年对于祖国的前途和人类的命运是多么宝贵而重要的时间啊!现在的二十来岁的青年,再过二三十年是四五十岁的人。我们这一代青年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白的祖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将亲自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任重而道远。有志气有抱负的中国青年,一定要完成我们伟大的历史使命而奋斗终生。为了完成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我们这一代一定要下决心,一辈子艰苦奋斗!”

“谢谢你!”我激动地望着周文革。

“小陈,”周文革眼圈红红的说,”希望你成为雪域高原一朵盛开的绚丽的雪莲!”

我们互相望着,眼里流着泪。

(选自陈焕仁:《红卫兵日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5年。有删节,标题为编者所拟。)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