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揭秘新中国十大案:中俄国际列车大劫案(组图)

2017-04-19 11:49:21  人民网  

1993年5月26日到31日,北京至莫斯科K3次国际列车驶出国门后,先后遭到三个抢劫团伙的血腥劫掠,三伙劫匪手持瓦斯枪、匕首、电棍,抢劫乘客护照、钱财,并强奸、轮奸多名妇女,多人被打伤,财物被劫掠。此事件震惊中外,史称"中俄列车大劫案"。此案成为1996年的中国第一大案,也是新中国十大要案之一。

此案后来被拍成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案中部分劫匪逃之夭夭,18年来虽偶有落网者,仍有贾小明、宗立勇等个别劫匪在逃。历史往往有惊人的巧合。18年后的5月26日,"清网行动"战役打响。18年前轰动世界的中俄列车大劫案,再次进入人们视野。

国际列车上,恶狼与羔羊

北京至乌兰巴托、莫斯科的K3/4次国际列车,途经中、蒙、俄三国,从1960年开始运行,是新中国成立后开行的第一趟涉外列车,从二连浩特出境,全程7865公里。

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后,中苏关系日渐正常化,俄罗斯对中国商品的大量需求,让很多中国人找到了商机,中俄边贸风起云涌。北京到莫斯科的K3/4次国际列车,成为最重要的货物通道。

冷清的K3/4次国际列车几乎成了中苏贸易的专列。跑一趟俄罗斯就变成万元户,巨大的诱惑使大批“国际倒爷”上了这趟国际列车。这趟列车从北京站始发,北京倒爷占了大多数,他们中的大多数当时没有所谓的“正当职业”,或者是刑满释放的两劳人员。漫长的6天6夜,让这些寂寞难耐的倒爷在车上开始熟悉起来,从“独行侠”乌合成“帮派”,他们拉帮结伙起初只为在陌生的国外有个照应。

犯罪嫌疑人在引渡的列车上。

犯罪嫌疑人牛顿在引渡的列车上。

这些欠下赌债的倒爷们,很快发现了国际列车的一个漏洞。中国乘警在二连浩特列车出境的时候就下车。俄罗斯的警察却不上车执勤,而且他们不大爱管中国人的内部事情。从中国出境到莫斯科这6天6夜,没有警察执勤。

当时除了北京倒爷,还有一些福建、上海倒爷,以及组织偷渡出国的浙江蛇头。彪悍的北京倒爷们就盯上了南方倒爷和浙江蛇头,他们先是在列车小偷小摸,后来发展成抢劫。

倒爷们开始没把小偷小摸当回事,但在没有警察管着的时候,偷着偷着就不过瘾了。从1993年开始,他们手持瓦斯枪、砍刀,疯狂抢劫、强奸、血洗国际列车。最终,发展成以北京人为首的四大抢劫团伙。

其中有三起案件令人发指、骇人听闻。

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犯罪分子犯罪画面。

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犯罪分子犯罪画面。

一是“3·10轮奸案”。1993年3月10日,江苏南京某单位女工会干部高艳出访莫斯科。在6天6夜的旅途中,这位江南女子先后被10名劫匪集体轮奸了三次而无人相助。后经查明,主犯是北京倒爷贾小明。

二是“4·26轮奸案”。1993年4月26日,一位从南方某省停薪留职的女记者刚出莫斯科车站,便被一伙中国劫匪挟持轮奸。

三是“5·26特大抢劫、强奸案”。1993年5月26日,三伙劫匪们在中俄国际列车上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跨国大案。从5月26日至31日的行程里,这趟“财富列车”先后被三伙匪徒轮番洗劫,变成“厄运列车”,有20多名中国旅客惨遭劫难,3名妇女被强奸、轮奸,多人被打伤、刺伤。被抢劫的金额达7000多美元,另有几十万卢布和大量的人民币及金首饰等财物。

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犯罪分子犯罪画面。

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犯罪分子犯罪画面。

“5·26”劫案发生后,多名受害旅客向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报案。大使馆在6月3日紧急向中央报告。此案立即引起中央高层重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拍案而起,批示公安、铁路、外交等部门联合办案。

6月9日清晨,赴俄的特别行动小组组长、北京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程亚力带队共9人远赴俄罗斯,因为当年中俄两国的警务合作机制尚不完善,又受制于当地法律,俄罗斯警方虽知道中国警方的行动,但在一些情况下很难给予支援。跨国擒匪不能暴露警察身份不能带枪,只能拿着擀面杖与链条锁防身。

经过3个多月的追剿,到1993年10月,警方打掉四大犯罪团伙,共抓获和引渡主要成员68名。还有近三分之一没有抓获,主犯之一贾小明等人依然在逃。

曾潜逃18年的贾晓明被判处无期徒刑。

曾潜逃18年的贾晓明被判处无期徒刑。

难以回首的6天6夜

2012年5月18日,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中俄列车大劫案”主犯之一的贾小明出庭受审,押上法庭被告席的贾小明一头花白头发,满脸络腮胡子如同一层白霜。如今,这个52岁的男人,让旁听席上的人们怎么也想象不出,他居然就是令人发指的强奸犯。

时光回溯1993年3月10日,从北京开往莫斯科的K3/4次国际联运列车上,贾小明与库万和、顾志强、吴宝顺、钟继泉、刘金鹏等团伙成员相遇。几个人坐在5号包厢喝酒聊天,以消磨这6天6夜的寂寞时光。

贾小明早在上车前,就看到了一位让他心猿意马的漂亮女人,而让他更高兴的是,那个漂亮的女人就在同一车厢的6号包厢。贾小明在自己的包厢喝了会酒后,花心思动了起来,他化名“高军”敲开了6号包厢。

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的犯罪分子与受害人。

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的犯罪分子与受害人。

从交谈中,贾小明得知漂亮的女人名叫高艳,江苏南京人,曾在某歌舞团做演员,后来在南京某大型企业工会工作。前两年她离了婚,如今只身一人去俄罗斯出差。

一听说高艳没去过俄罗斯,贾小明随即高谈阔论起来,先是对俄罗斯的花天酒地一番渲染后,然后话锋一转,告诉她,俄罗斯现在治安很乱,像她这样的漂亮女人很容易遭遇到骚扰和袭击。

经这么一唬一咋,高艳果然有些害怕。贾小明随即又安抚她:“我在俄罗斯多年,有好多朋友,我可以罩着你。”他的话让高艳心安不已,以为遇上了好人。她对贾小明也不再防备。贾小明趁机讲了自己如今离了婚,就想寻到一份真爱,看到高艳就不免心潮澎湃,觉得她就是自己苦寻的另一半……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高艳以为,这“列车寄情“会得到爱情的幸福,岂料,却将她推向了人生的深渊!

贾小明得手,他得意地回到自己的包厢,对一帮兄弟吹嘘道:“我给你们找了一个国花,有戏!“经贾小明这么一点拨,车厢里的几个男人按捺不住了,几个人眼神一交流,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狂笑……

钟继泉等4人轮流去高艳的包房,对其进行猥亵、威胁,意图发生性关系,均遭拒绝。当晚,钟庆贺用刀撬开高艳的包房,持刀威逼、殴打,企图强奸高艳。而此时,俄罗斯海关人员查验护照,钟庆贺强奸未能得逞。随后,库万和将高艳叫到3车厢9号包房,贾小明伙同库万和先后将高艳强奸。

因为无人伸出援手,就在这趟列车上,可怜的高艳惨遭了三次噩梦般的轮奸。到莫斯科后,高艳报了警。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贾小明有两点没有说谎,一是他离了婚,二是他的确是北京崇文区人。1990年,贾小明发现身边很多人开始上国际列车往俄罗斯倒服装,并且挣了很多钱,他加入了远赴俄罗斯淘金的队伍。1991年,贾小明花钱托人,以留学名义申请办理了一张去匈牙利的护照,出国前,他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大有誓不还乡的架势。然而,俄罗斯虽然商机较多,但并非遍地黄金。贾小明在俄罗斯待了几个月,却没做成一件像样的生意。眼看带来的钱快要花费殆尽,他不由得焦急万分。当年的俄罗斯由于政局不稳,治安案件层出不穷,警察无力治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前来俄罗斯淘金的中国商人,肆无忌惮地实施抢劫。

贾小明,一不留神就从“国际倒爷“变成了绑匪。不惜离婚舍家的贾小明本来到俄罗斯就是求一条财路的,既然做生意赚不成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爽快地答应了要做这个“无本的买卖“。很快,贾小明就成了活跃在俄罗斯的抢劫团伙的成员之一。

在贾小明的黑色人生中,最令人发指的就是这起强奸案。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抢劫案曾引发外交事件

1993年夏天,俄方向我外交部门通报,某国外交使团在乘坐K3次国际列车赴莫斯科途中遭遇中国匪徒抢劫,致该使团一名成员跳车。与此同时,中国驻俄罗斯使馆也陆续接到多名到俄罗斯淘金的中国受害人报案,称在国际列车和莫斯科市区中国人聚居的旅馆被抢劫。

随着案情逐渐浮出水面,多个以中国商人为目标,在俄罗斯境内使用暴力手段抢劫的中国犯罪团伙的轮廓逐渐清晰。

由于案情重大,相关材料很快呈送到中南海高层的案头,当时中央的主要领导先后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保护境外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这一批中国歹徒针对中国公民的系列抢劫、强奸等严重刑事犯罪案件,被列为1993年全国四大要案之一,简称“国列”案件。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1993年5月26日 四拨劫匪轮番抢劫强奸

1993年5月26日,开往俄罗斯的K3次国际列车,缓缓驶出北京站。

车上人很多,操着一口京片子、拎着大包小包皮衣的倒爷们、到俄罗斯的留学生、出差的政府官员、蛇头和偷渡客挤满了车厢。各个包厢里,经常一起走货,早就熟悉的“倒爷”们互相打着招呼。

当晚,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行驶后,列车驶出我国边境二连站,平稳进入蒙古境内。

突然,一伙劫匪从几间包房里窜出,团伙的头子便是蓄着大胡子的“小军”。在小军的指挥下,劫匪迅速分成两拨儿,手持瓦斯枪、匕首、手铐等凶器开始抢劫。

他们闯进列车包厢,向乘客索要护照、钱财,并将受害人捆绑起来毒打搜身,从扎门乌德一直抢到乌兰巴托,历时十多个小时,劫匪们抢得美金2600余元,人民币2000多元,金戒指4枚。一名浙江中年妇女,先后两次被人持刀抢劫、强奸,她藏在蛋糕中和糖中的300美元、1500元人民币、2个金戒指和护照也被劫匪抢走。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当年,K3次国际列车驶出中国边境后,中国乘警便按照规定下车,而国外并没安排警力上车值守,不法分子的抢劫,如入无人之境。

5月27日中午,列车到达乌兰巴托,该伙劫匪满载而归下了车。

傍晚,车到伊兰站。惊恐不安的旅客刚刚缓过神来,又面临着第二次厄运。以朱兴金(绰号“朱三”)和“二姐”赵金华为首的抢劫团伙,又窜上列车,聚集在3号车厢内实施抢劫。

5月31日,列车到达俄境内。此时,预谋要大干一场的牛顿等劫匪又上了车,血洗国际列车的悲剧发展到了极点。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就在牛顿团伙抢劫时,列车行驶到莎利亚站,车速渐渐放缓,包厢内的几名旅客准备借机逃走,他们砸碎了车窗,跳窗狂奔。发现有人跳车,几名劫匪随即拉下了列车紧急制动阀,下车追赶四名旅客,并将几人扎伤。

直到得知当地警方赶到,多名劫匪才逃离现场。

在6天6夜的行程里,这趟“财富列车”先后被四伙匪徒洗劫,变成“厄运列车”,20多名中国旅客惨遭劫持,3名妇女被强奸、轮奸,多人被打伤、刺伤。据警方后来的核实,被抢劫的金额达7000多美元。

侦破

团伙多为北京人且有前科

“5·26”劫案发生后,多名受害旅客向我驻俄罗斯大使馆报案。使馆在6月3日,通过密函的形式,将此情况报告给中央。这起恶迹斑斑的列车劫案,进入中国官方视野,被列为当年的四大要案之一。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6月6日,公安部组织铁道部公安局、北京铁路公安局等部门开会,成立专案组,分成多组警力对该案进行侦破。

艾安军即参与了案件调查,如今其已是北京铁路公安局的一名处长,保留着大量中俄列车劫案的材料,当年的案件判决书,已微微泛黄。依据这些材料,艾安军回忆起当年侦破的细节。

据艾安军介绍,经过专案组的初步侦查,参与列车劫案的犯罪团伙中,以苗炳林、牛顿、朱兴金、赵金华(“二姐”)为首的四大抢劫团伙势力最强,这些人多数在国内有犯罪前科,大多是北京人。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起初这些劫匪上车抢劫时,都规定北京的倒爷、留学生,出国的官员及外国人不抢,他们把目标都锁定在蛇头及准备偷渡出国的浙江人身上。“当时偷渡的人身上都带着几万美金,而留学生基本没什么钱,不抢劫官员则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而北京的倒爷很多都认识,会留些情面”,艾安军说。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普法栏目剧《中俄列车大劫案》犯罪分子行凶画面。

但随着抢劫团伙的逐渐增加,仅仅抢劫偷渡客已经不能满足这些人的胃口,倒爷、官员也逐渐被列入抢劫对象。一般的情况,劫匪都会给被抢的倒爷们留下一些钱财用于购买返程车票,以及在当地住店。但列车开始被轮番抢劫后,倒爷们到达莫斯科时,基本已是身无分文。

“由于几个团伙都互相认识,他们从不会因抢劫目标在车上内斗。”艾安军说,比如其中一个团伙头子“二姐”(赵金华),各路劫匪都很认她,只要她在车厢里摆上一包经常抽的翡翠烟,别人就不会再来这节车厢抢劫了。

“5·26”劫案,是这些罪行的最顶端。

六人小组扮“倒爷”赴俄抓捕

专案组成立后,与俄罗斯警方进行了沟通,得知“二姐”及朱兴金团伙已被当地警方抓获。公安部便派出工作小组前往俄罗斯,一边帮忙审查引渡,一边伺机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

艾安军在押解赵金华途中

“二姐”赵金华被押解回国

时任北京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的程亚力,也被派往俄罗斯。6月9日清晨,他带领5名队员登上了K3次列车。

由于不能暴露警察身份,六人小组无法携带任何警械,6个人只得准备了擀面杖、弹簧锁等用于防身。“我们伪装成倒爷,擀面杖说是用于包饺子,而弹簧锁则是锁行李。”程亚力说。

由于犯罪团伙基本都会安排人在售票窗口寻找目标,并且一路跟车,所以程亚力他们的身份很快就被识破,这趟列车也因此平安抵达俄罗斯。

恰巧抢劫主犯之一牛顿的情人珍珍也在这趟列车上,程亚力便有意与其结识。列车到了莫斯科,珍珍无意间透露牛顿让她勾引一个叫老于的商人,准备抢劫。程亚力说,当时行动小组刚到莫斯科,不熟悉情况,直接抓捕有风险,于是,他们决定利用当地黑帮帮忙。

先期赴俄罗斯的9人秘密抓捕小组

先期赴俄罗斯的9人秘密抓捕小组

曾干过多年刑侦的程亚力告诉记者,由于当年中俄两国的合作机制尚不完善,又受制于当地法律,俄罗斯警方虽知道中国警方的行动,但在一些情况下很难给予支援。

“当时我们认识的一个线人,他的亲戚在当地是黑帮,这个人有中国血统,特别憎恨中国人抢中国人。”于是,程亚力在线人的帮助下,与这个黑帮大哥结识。“我们花了12万卢布,请他吃了一顿饭,让他通过关系帮忙报信给莫斯科警方。”

最终,在牛顿进行一次抢劫时,莫斯科第73警察分局警察将其抓获。后来按照正常程序,将牛顿引渡。

俄罗斯警方向中国警方移交犯罪嫌疑人。

俄罗斯警方向中国警方移交犯罪嫌疑人。

尾声

引渡嫌犯棉衣藏刀片铁丝

在回程的路上,由于不能给苗炳林等人戴手铐,为防止出现意外,他们特意让莫斯科警方帮忙送站。在火车上,他们还为恰巧过生日的苗炳林简单地庆祝了一下,并在其喝的啤酒中放入了少量安眠药,让其在车上踏实地睡觉。

苗炳林归案后的几个月里,北京铁路警方的追捕行动一直在进行,陆续有嫌犯落网。

在俄罗斯警方的协助下,专案组开始将部分嫌犯引渡回国。

“1993年圣诞之夜,30名全副武装的干警登上93次列车的加挂包厢,悄然驶离北京北站,向着白雪覆盖的满洲里国门急驰而去……”当年参与引渡工作的艾安军,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了五天五夜的押解过程。

图为中俄列车大劫案匪首牛顿被引渡回国

图为中俄列车大劫案匪首牛顿被引渡回国

在押解朱兴金等8名嫌犯时,每名嫌犯均由3名民警寸步不离看押,在看押过程中还险些发生惊险的一幕。艾安军说,当年5号包房内关押着的是胸前文着一条恶龙的洪晓强,该人以自费留学名义出的国,曾多次持刀参与抢劫。在火车开往北京的第二天下午,陪同民警发现洪晓强穿的囚服棉衣有一处异常,仔细搜查后发现在其棉衣里藏着半片刮脸刀片和一根4厘米长的铁丝。

“洪晓强藏刀片是留作自杀用的,而铁丝则是用来捅手铐伺机逃跑的,要是没及时发现,可就危险了。”艾安军说。

四大团伙头目均被判死刑

1994年4月,这起轰动一时的列车劫案,被诉至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经审理,四大团伙及其他零散抢劫罪犯共60多人被判刑,其中31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含死刑),14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四大团伙头目牛顿、苗炳林、赵金华、朱兴金均被判处死刑。

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的主犯。

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的主犯。

随着案件审理告罄,部分在逃嫌犯被录入公安部网上通缉名录,继续追捕。

因为自己的抓捕经历,艾安军成为电影《中俄列车大劫案》的编剧,这部由影星吕良伟主演的电影,在1995年上映,还原了劫案惊险的一幕。

此后,中俄列车大劫案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鲜有人提起。

今年6月25日,在桂林警方进行的“清网行动”中,52岁的贾小明戏剧性地进入警方视野。根据市民举报,警方发现居住在桂林市叠彩区芦笛路的一名中年男子,常年混迹于棋牌室、游戏机室,没有正常工作,形迹十分可疑。在其经常出没的一家游戏厅,警方将其当场控制。随后,通过上网比对,警方确认该男子正是被公安部网上通缉了18年的在逃嫌犯,参与了1993年中俄列车大劫案的贾小明。

专案民警整装待发,准备赴边境执行押解任务。

专案民警整装待发,准备赴边境执行押解任务。

被抓时面对民警询问,贾小明始终坚称自己是桂林本地人,但却无法说出自己所持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最终,当地民警用桂林特有的发音提了一个问题,才使得一脸茫然的贾小明彻底露馅。

嫌犯潜逃18年落网不认罪

记者多方采访获得的资料,还原了这个“列车劫匪”的人生轨迹。

北京人贾小明,中学毕业后去了通县插队,1978年回城后,被分配到一家工厂工作。1979年,贾小明因扒窃被劳教两年。劳教结束后,一直没有正当工作。后来,他在东单地区干起了个体户,主要就是销售服装。其间,他与一名比自己大10余岁的女子结婚,并有一个儿子。

曾潜逃18年的贾晓明被判处无期徒刑。

曾潜逃18年的贾晓明被判处无期徒刑。

1990年,贾小明发现身边很多人开始上国际列车往俄罗斯倒服装,并且挣了很多钱,心动的他加入了远赴俄罗斯淘金的队伍。1991年,贾小明花钱托人,以留学名义申请办理了一张去匈牙利的护照,出国前,他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当时都是从木樨园进皮夹克,一趟跑下来可以净赚1万多呢!”被抓后谈到当年干倒爷的经历,贾小明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他自称在1992年由于护照到期,回到了北京,由于桂林有亲戚,便决定暂时去桂林发展。“我在桂林待了一段时间后,也听父母说过有公安部门来家中找自己,当时我就想肯定是因为当年我偷俄罗斯人钱包的事情被发现了。”贾小明说。

“隐居”桂林时,贾小明不再使用自己的名字,由于不敢找工作,他用从家里带来的两万余元现金,做起小买卖,并用表弟的名字开户炒股。“我开过饭店,干过洗发屋,都是有声有色的,挣了不少钱。”贾小明说。几年前,他在棋牌室打牌时,与一名比自己小13岁的女子结识,并很快同居。

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的主要成员宗立勇于2011年被抓获。

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的主要成员宗立勇于2011年被抓获。

被抓获后,贾小明坚称自己从未参与过列车劫案,“当时列车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事情,我也没听说过,真的”。

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发生在1993年的“中俄列车大劫案”,仍有4名嫌疑人在逃,但通缉没有时限,警方的追捕还在继续。

花盆当暗号擒获团伙头目

到当年8月,多数犯罪分子已被警方抓获,其中一个抢劫团伙的头目苗炳林仍逍遥法外。

其间,程亚力的六人小组,始终往来于北京、莫斯科两地,搜寻苗炳林等人的线索。

“他是公安部的一号通缉犯,也是最早一个抢劫团伙的头子,当时就听说他躲到了基辅。”程亚力说。

8月31日深夜,正在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内工作的程亚力,突然听到有人拍打自己房间的玻璃。打开窗子,原来是一名外号“老长江”的线人来报信,说苗炳林刚回到莫斯科,住在一间出租房内,并且可能只是拿莫斯科当一个暂时的落脚点,还要逃到别的国家。

抢劫10次潜逃18年的邵迅被判刑15年。

抢劫10次潜逃18年的邵迅被判刑15年。

见此情形,程亚力立即部署了抓捕方案。“我让他赶紧回去,安排苗炳林等三人喝点酒,拖到5点多再睡,我们7点展开抓捕。另外,我还让他在按计划行事后,在厨房窗台上放一盆花当暗号。”

凌晨6点,程亚力等人来到苗炳林的暂住地附近。“为了不让在小区里巡逻的俄罗斯警察起疑,误认为我们是小偷,我们全部躲在了距小区几百米外的树林中。”

7点整,通过暗号确认一切正常后,抓捕行动展开,睡得正香的苗炳林等三人被成功抓获。“当时他们三人枕头下面放的全是匕首、鲨鱼枪,要不是计划周密,我们赤手空拳肯定很难抓捕。”程亚力说。

几天后,程亚力等人将苗炳林安全地引渡回国。

更多精彩请点击新闻排行榜

首页上页...2122232424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