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朝鲜战争爆发 美国防部长马歇尔都做了什么?(4)

2017-04-18 16:26:51  澎湃新闻网  

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他的名字后来被用来命名美国西海岸的航天发射中心,今天我们仍能不时听到美国宇航局从范登堡空军基地进行航天活动的新闻

约翰逊当国防部长时,曾和国务卿艾奇逊闹得不可开交。马歇尔从来不认为国内闹矛盾可以赢得战争。他当过国务卿,当时艾奇逊还是自己的副手,因此任国防部长后,非常注意搞好两个部门间的关系。马歇尔特意安排自己和国务卿艾奇逊之间定期举行双方下属都参加的情况通报会,以密切两个部门之间的沟通联系。每次官方典礼仪式,马歇尔都强调按礼节规定,国务院要排在国防部之前,他坚持要年轻的艾奇逊走在自己前面,当艾奇逊不肯时,便抓住艾奇逊的臂膀推他到第一位。

当两位部长及下属举行会议时,尽管马歇尔自己还是五星上将,但他特意和艾奇逊并肩就坐在文职官员一侧,与参联会将军们相对而坐。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实际决策中,马歇尔都刻意提醒别人,他已不再是军人,而是文职领导人,他严格的把军事领域的专业问题留给参联会去处理,这使军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忠诚这位老长官。

马歇尔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改变了国防部内部以及和国务院的关系,艾奇逊和布雷德利都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和睦气氛所惊讶。由于马歇尔在政府里资格特别老,在杜鲁门眼里地位特别高,艾奇逊也投桃报李,对能得到马歇尔的合作与支持感激不尽,随时准备唯马歇尔的马首是瞻的。


马歇尔任国防部长期间的参联会成员,左起柯林斯、范登堡、布雷德利与谢尔曼

杜鲁门政府迎来一段美国历届政府都少见的文武关系极为和谐的时期。艾奇逊和前任国防部长约翰逊都不是军人,他们过去与军人们讨论问题时,得到的答复经常是干巴巴的。马歇尔来了后,艾奇逊回忆说,他可以和布雷德利密切配合,双方在谈话中不再使用“从军事角度讲”、“从政治角度讲”这样的套话,军政不再分家,不再是彼此割裂的了。

马歇尔就任国防部长,使杜鲁门在朝鲜战事危急和冷战不断加剧的危机接踵而至的时刻,短时间内重建了一支久经考验并坚强有力的国家安全班子,可以全力以赴地执行杜鲁门重整军备和应付朝鲜危机的政策。

重整军备

在不到一年的短暂任期内,马歇尔将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重建武装部队军备上。他曾对一位记者说,战后持续不断的预算紧缩和突然爆发的朝鲜战争,使美军的状况比1942年更坏。

经过福雷斯特尔和约翰逊连续削减预算后,到1950年秋,美军只有10个陆军师、270艘军舰(大型攻击型航母只有7艘,其余是4艘轻型航母、4艘更小的护航航母)、58个空军联队,全军140万人,年度国防预算135亿美元,朝鲜战争将五角大楼先前构建在使用核武器来弥补兵力不足的国防战略打得粉碎。

埃塞克斯级攻击型航母,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大批二战时代的航母都已被封存,美军现役只有四艘这一级的航母以及三艘中途岛级大型航母

按照二战的规模看,朝鲜这场局部战争的规模小得可笑。到仁川登陆前,美军有四个陆军师和一个海军陆战旅在朝鲜,还有两个师在赶往朝鲜的路上,兵力规模仅相当于二战中一个次要战场的集团军,但这已经将当时美陆军超过一半的家当吸了进去。苏联在此前一年已经成功进行核试验,美国不再垄断核武器,任何在朝鲜使用核武器的想法,都得顾及到苏联可能的核报复。

丘吉尔说过,美国是一座“大锅炉”,锅炉如果动起来,将威力惊人。1950年底,当志愿军在清川江上痛击美第8集团军、使其执行了美国军事史上最长距离的战略撤退——从清川江紧急后退250英里到38线,并将久负盛名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陆战师团团包围在长津湖畔时,马歇尔领导的美国国防部也在紧锣密鼓的研究拟定军备重整目标和追加预算方案,他对这一切都驾轻就熟。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