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梁漱溟谈胡适:他对现实所见太浅 特别怕共产党

2017-04-17 15:30:52  澎湃新闻网  

1985年8月11日下午
谈胡适

胡适先生是留美的,聪明得很。在留美时出名于“科学社”。胡入北大,也是民国六年(1917),这时没有结婚,我也没有结婚。他进北大,我先他两个月。他跟高一涵住一起,住东城偏僻地方——竹杆巷。胡贡献不小,贡献就在过去一谈学术、讲学问,总是用文言文,而他的大功劳就是用白话文。这是大解放。当时蔡元培是校长,有人反对用白话文谈学术。章士钊反对,另一个是林琴南,公开给蔡元培写信反对。一句话,不能用白话文谈学术,白话不能表达精深的学术。蔡先生回答不管。其实这事是对的,就是要解放。当然有些文词术语可以一面用,一面加以解释。

白话文还是使学术思想得以解放。新思潮是胡适之、陈独秀打开局面的。胡这个人,思想活泼,头脑活泼,很有长处,而气魄不足。气魄还是数陈独秀。

梁漱溟

梁漱溟

《新青年》不是北大出版,而借北大畅销于外。编辑几个轮流编。当时鲁迅不算在北大,但也兼过课,讲中国小说史,出名文章是在《新青年》上发表的《狂人日记》。

这时开风气之先,不止一人,而胡适当算头一个。

写《中国哲学史大纲》,后来写不出来。虽然谈哲学、写哲学,但深入不下去。实际上,他的头脑是以浅明取胜,而哲学这东西光浅明通俗那就不行。哲学需要精深,精密而深奥,不精没有多大价值。

梁漱溟与白吉庵

梁漱溟与白吉庵

从前北京协和医院是美国资本家出钱办的,不但建筑好,一切都很讲究。其中有个董事会,有美国人,也有中国人,都是有名的人组成的。有这么个故事,董事开会,美国的主持者孟禄博士,中国的主持者有胡适,还有一位金岳霖。胡、金两人相遇,胡拿一篇文章,既有英文,也有中文两种文字,拿给金岳霖看。这篇文章大意是说,哲学是一个没有成熟的,甚至是可说不够好的科学(没有成熟的科学)。金点头说:“很好,很好。”胡很高兴。金又讲了一句,可惜你少说一句话,就是说,我是哲学的外行。胡适听了后,无话好说了。

总起来说,胡很有长处,能打开局面,能够轰动一时。他所以能轰动一时,正因为他能浅,而且能明,以浅明取胜。他讲中国哲学,后来写不下去,特别是与中国佛教禅宗无法谈。想谈,隔着十万八千里,想谈没法谈。

对现实的问题,所见也太浅,如流行的口号“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这些话他不取,不这样谈。他说五大魔(即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是中国的社会五大病痛。他反对“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独倡五大魔之说。胡适提倡的“少谈主义,多谈问题”,是针对李大钊唯物史论、共产主义而言的。有人提倡基尔特主义、工团主义。不谈主义,要谈问题。他特别害怕共产党,共产党一来他就跑了。跑到台湾,胆子小。

这个人是有长有短,但有见长一面。白吉庵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关键词:梁漱溟胡适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