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1973年毛泽东为何反对杨振宁祝他"万寿无疆"?

2017-04-17 11:17:34  中国新闻周刊  

多年以后,杨振宁才意识到,自己40年前的那次访华,成为了华国锋和叶剑英联手粉碎“四人帮”的第一个伏笔。

那是1976年4月17日晚,华国锋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他。这是华成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后第一次会见外宾。时值“批判右倾翻案风”的高峰,但在两小时的会见中,华只字未提“批邓”。

左一为杨振宁,中为邓稼先,1949年拍摄于芝加哥大学

左一为杨振宁,中为邓稼先,1949年拍摄于芝加哥大学

这其中的意味,逃不过在场的时任中调部副部长熊向晖的眼睛。6月7日晚,他应约去北京西山见叶剑英时,带去了两份材料,其中一份,就是这次会见的谈话记录稿。“叶帅听了以后,颔首说,这个人是含而不露。”熊向晖之女熊蕾在回忆文章中披露了这段秘史,“老爹说:我觉得华不错,不过他立足未稳,所以叶帅是否帮他一下。叶帅表示,他会去见见华国锋。”

时隔40年,杨振宁已经记不清谈话的具体内容了,但他清晰记得自己对华国锋的印象——这是个厚道老实的人。“很多人说,杨振宁笨,这么好的材料没有记录下来。可我第一不是新闻记者,第二当时也没了解到这些经历的历史价值。”他笑着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94岁的他需要借助助听器,但目光清澈明亮,记忆力依然惊人。回忆起改革开放前的6次访华经历,有些细节他还能不假思索地说出准确日期。

1973年7月1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地会见杨振宁(右一)。周恩来和周培源(左二)参加了会见。

1973年7月1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地会见杨振宁(右一)。周恩来和周培源(左二)参加了会见。

“上天让杨振宁来救邓稼先一命”

1971年,杨振宁回到了阔别26年的祖国,这是他自1945年赴美留学后第一次回国。

关于这次回国的缘起,已有很多描述。大致经过是:1971年4月的一天,杨振宁偶然从报纸上看到美国政府宣布将中国从美国公民不可访问的国家名单中取消的公告,就给其父杨武之写信,提出回国探亲,杨武之向统战部门作了汇报,得到了欢迎回国的答复。其时中美关系尚未解冻,国内指示他向中国驻加拿大或法国大使馆申请签证。

7月下旬,杨振宁在巴黎拿到了签证。签证不是盖在他所持的美国护照上的,而是一张白纸,由驻法领事馆签发。纸上有他的姓名和照片,上写:准持证人自发证之日起在3个月内自上海、广州或深圳入出境,入境后前往北京。本签证须与K1263185号美国护照同时使用。

杨振宁乘坐法航班机飞抵上海,与父母和兄弟姐妹团聚了。这并不是他去国后第一次见到家人。文革前,他们三次获准去日内瓦和香港与他相见。

中方直接负责接待他的是时任中国旅行游览事业管理总局副局长、中国国际旅行总社副总经理岳岱衡。岳岱衡身材高大,一看就让人觉得可靠。杨振宁在中国期间,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他,去外地也是他陪同前往。

后来常有记者问杨振宁,在中国旅行,是不是随时都有人陪伴?他回答说,外面来的人在中国单独旅行不方便,每次确实都有向导帮他安排吃住和订购车票,但他个人认为这是为客人提供便利而不是监视他们,如果是市内,他可以自由来往。他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情况。

杨振宁向岳岱衡提交了一张想要会见的人员名单。列在第一位的,就是邓稼先。邓稼先与杨振宁是世交,又是西南联大的同学,两人先后留学美国,1950年邓稼先获博士学位后回国。1964年中国成功试爆原子弹后,美国报纸登出了中国研究人员的名单,尽管是英文译音,杨振宁一眼就认出了邓稼先。

当时邓稼先正在青海基地受批斗,周恩来批示他回京见杨振宁。后来邓稼先夫人许鹿希感叹道:“我尽管不信佛,但是对这件事情总觉得冥冥之中上天有个安排,让杨振宁来救邓稼先一命!”

见面时,杨振宁问邓稼先在哪里工作,对方简单回答在外地,他知趣地没有多问。8月17日他离京前,邓稼先去机场送行。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个一直萦怀的问题:美国报刊都说,琼·希顿(Joan Hinton,中文名寒春)参加了中国的原子弹工作,是这样吗?

二战时,琼·希顿是大物理学家费米的助手,参加过“曼哈顿计划”。战后,费米在芝加哥大学任教,琼·希顿和杨振宁都是他的研究生。1948年的一天,琼·希顿突然追随男友去了中国。美国报刊把这演绎成一个离奇的间谍故事,认为是她帮助中国政府制造出了原子弹。

突然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邓稼先明显没有心理准备。他说,据他所知没有,但他需要去证实一下才能答复。离京后,根据中方的建议,杨振宁去了山西昔阳大寨参观。无巧不成书的是,在大寨的招待所,他居然遇到了琼·希顿本人!

当年琼·希顿到中国后,就和男友欧文·恩斯特(中文名为阳早)结婚了,一起在陕西农村养奶牛。当时,她哥哥韩丁(原名威廉·希顿)应邀重返中国访问,她陪同来到大寨。

这意外的重逢让两人又惊又喜,他们热烈地回忆着在芝加哥读书的日子。杨振宁问她是否参加了中国的原子弹工作,她说没有。当年,她被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爆炸的影像资料所震惊,从此放弃了核物理事业,一直持反战立场。

杨振宁回美国前一天,当时的上海市领导在上海大厦设宴为他送行。席间,他接到了专人送来的邓稼先的信。信中说,自己已证实,除了1959年底前曾得到苏联的极少援助外,中国的原子弹工程中没有任何外国人参与。后来杨振宁听说,邓稼先写信前请示了周恩来,周恩来让他如实告知。

看完信,杨振宁流泪了,离席去了洗手间。事后他多次自问,为什么会那样震动?他觉得,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有为自己的民族终于强大起来了而感到的自豪,有为朋友做出这么大贡献而感到的骄傲,是不是也有为自己没能参与这样永载史册的盛事而感到的懊悔呢?他自己也分析不出来。

杨振宁与两弹元勋邓稼先(1924-1986),俩人中学时成为好友,有着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

杨振宁与两弹元勋邓稼先(1924-1986),俩人中学时成为好友,有着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