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车臣战争:血战格罗兹尼俄军损失惨重(组图)

2017-03-16 11:54:11    

车臣战争是指1994年之后俄罗斯车臣地区发生的两场当地分离主义武装同俄罗斯联邦之间的战争,包括1994年到1996年第一次车臣战争及1999年到2009年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

这两场战争都造成了极大的伤亡,根据官方数字,第一次车臣战争俄军死亡人数为3826人,伤者17892人,另有1906人失踪。根据俄方统计,车臣武装分子阵亡或失踪17391人。此外,此次战争亦导致超过10万平民死亡,大量设施遭严重破坏。而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俄方共损失近7000名正规军、内务部队及情报人员;车臣方面则有1万4千余名武装分子死亡。

车臣战争中,街头的伏尸。

车臣战争中,战死的俄军士兵。

1992年3月,车臣颁布新宪法,正式宣告车臣共和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以进一步巩固“独立”成果,寻求政权的合法性。另外,车臣政权企图寻找盟友来承认自身的“独立”,建立宗教上或者区域上的联盟。

杜达耶夫政权首先运用宗教武器,出访土耳其、波斯尼亚等伊斯兰地区,企图联合土耳其、伊朗、阿拉伯国家等伊斯兰势力形成国际联盟。然而,这些国家大部分都没有公开承认车臣独立。格鲁吉亚是最初少数几个公开支持车臣的国家之一,并且与车臣杜达耶夫政权签署协议,号召建立“高加索联盟”并要求俄罗斯联邦从高加索地区撤军。然而,这种合作并没有持续很久,尤其是在车臣支持阿布哈兹脱离格鲁吉亚之后。

由于很难获得国际上的支持,车臣政权转而追求区域联合,号召印古什、达吉斯坦等脱离俄联邦、享受完全的独立。然而此举也未成功。与车臣人历史上、文化上有着密切关系的“兄弟”—印古什人不尾随车臣人独立。1991年n月,也就是在车臣宣布独立、俄罗斯无力干预的时候,印古什人进行全民公决,决定继续留在俄罗斯联邦内。

车臣战争中,俄军战车遭袭,俄士兵当场殒命。

车臣战争中,俄军战车遭袭,俄士兵当场殒命。

在杜达耶夫政权的鼓动下,当时在高加索地区曾形成了一个反俄罗斯联邦的舆论组织:高加索山地民族同盟。当然这个组织没有得到除阿布哈兹以外高加索多数地区领导者的支持。1992年10月3日一并日,高加索山地民族联盟特别代表大会在车臣首都格罗兹尼举行。会议发表宣言,建议北高加索各共和国领导人“废除俄罗斯联邦条约”,实现真正的独立,要求各共和国之间签署政治、经济和文化合作条约,承认车臣、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并在民族自卫队的基础上建立地区安全部队,并要求俄罗斯军队立即撤出高加索地区。

1993年,在俄罗斯联邦全体范围内举行了一项关于叶利钦总统执政信心指数的投票,车臣人拒绝参加。参加者中只有2。4%印古什人、15%达吉斯坦人投票表示对政府有信心)。这充分显示俄罗斯联邦在北高加索地区的软弱政策遭到了当地人民的质疑和不满。由于对车臣极端民族主义分子政策及对战争的恐惧,大量原居住于车臣地区的人口外迁。1992一1994年,就有14。7万非车臣民族的人口离开,其中80%是俄罗斯人。

车臣战争中,俄军将车臣武装分子的尸体拖在战车之后。

车臣战争中,俄军将车臣武装分子的尸体拖在战车之后。

车臣民族主义分子武装与俄罗斯联邦第一次正面对抗发生在1992年底。这次对抗起因于当年10月印古什与北奥塞梯争夺土地的冲突。为平息印一奥冲突,俄罗斯派遣部队进驻印古什自治共和国有争议的区域,并逼近车臣与印古什的边界。杜达耶夫认为这对车臣构成的直接威胁,是俄罗斯联邦企图“侵略”车臣的行动。于是,他宣布车臣进入紧急状态,并派遣武装部队反抗俄罗斯联邦部队。事情发展的最后是俄方代表和车臣方代表达成撤军的协议。但是在这一事件中,车臣人用武装捍卫“独立主权”的决心让俄方印象深刻,也为后来战争的爆发埋下伏笔。

杜达耶夫政权也知道与俄罗斯联邦的冲突在所难免,积极建军备战。1991年12月24日,车臣共和国通过一项“车臣防卫法令”:要求所有车臣男子都有服兵役的责任和义务。

车臣战争中,战死的武装分子。

车臣战争中,战死的武装分子。

另外,自1991年10月以来,车臣分离势力武装不断袭击俄罗斯联邦驻军,偷窃武器装备。1992年1一3月间,就发生了60余起袭击一记录,车臣局势陷入紧张。1991年12月一1992年2月间,以格拉乔夫为首的联邦代表团奉命进行调查。在与代表团交谈时,杜达耶夫允诺对俄罗斯撤军提供援助,条件是能获得一定比例的武器和设施。1992年5月杜达耶夫与俄罗斯联邦代表签署《关于撤军和车臣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分配财产条约》。

根据这个条约,俄罗斯联邦6月10日前撤出了车臣,并且获得50%的武器设施。然而,在实际操作中,车臣武装人员获得的武器是高于这一比例的,所获武器见附录三。“根据军事专家的估算,光靠俄罗斯联邦留在车臣境内的武器和军事设施,车臣武装能够抵挡俄军密集火力袭击好几个星期”。

车臣战争中,俄军拖拽车臣武装分子的尸体。

车臣战争中,俄军拖拽车臣武装分子的尸体。

杜达耶夫利用俄军留下的大批军火和军事设施,极大增强了军事力量,为后来的战争积蓄了力量。在第一次车臣战事开始时,车臣己拥有一定的战斗实力:两个旅,7个独立团,三个独立营。人员:约5000一6000人,而在5一6天内补充齐全后可达15000一20000人。技术性战斗装备也很可观:坦克42辆;步兵战车、装甲运输车66辆;火炮和火箭炮123门;防空装置40件;轻武器将近42000件。此外,居民点中还成立了总人数达3万的“自卫队”。

车臣自行宣布“独立”以来,俄罗斯高层在车臣问题上存在分歧。一种观点主张用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通过谈判使车臣继续留在联邦体制内;另一种观点则主张武力方式解决。最初,主张和平解决的方式的观点占上风。因而在1992一1994年间,一旦发生冲突俄高层不断派代表与车臣方面斡旋解决。

1994年2月,俄罗斯联邦与(之前也同样闹分裂活动的)鞑靼自治共和国签定了联邦条约,赋予鞋鞋共和国较多的自治权。这也就给和平解决车臣问题提供了一种可能。俄罗斯政府提议参照“鞋靶模式”解决俄罗斯联邦与车臣之间的关系,即车臣以联邦成员身份留在俄联邦体制内,并给予车臣特殊地位。

车臣战争中,遇害的平民。

车臣战争中,遇害的平民。

然而,杜达耶夫对这项提议并不领情。他宣称可以与俄罗斯联邦谈判、签定任何方面协议,惟独主权不行,是“没有商量余地的”。车臣方面要求俄罗斯联邦必须首先承认杜达耶夫是合法的车臣总统,然后再参加或者达成是否加入俄罗斯联邦的谈判协议,并且要求由杜达耶夫与叶利钦直接谈判。

显然,如果俄罗斯总统与车臣总统面对面直接谈判,光从参与双方头衔上就意味着承认车臣的独立和“主权”。这种要求叶利钦当然不会接受,和平谈判陷入死角。

车臣战争中,俄军拖拽车臣武装分子的尸体。

车臣战争中,俄军拖拽车臣武装分子的尸体。

在与车臣杜达耶夫政权做谈判准备的同时,1991一1994年间俄罗斯联邦也在暗中接洽杜达耶夫的反对派,并给予他们经济上、军事上等各方面的支持。1994年,车臣反对派发动了层出不穷的抗议斗争行动,要求杜达耶夫下台,重新选举政权。

11月26日大约1500人反对派武装黎明时分从三个方向袭击了格罗兹尼。经过大约十小时的战斗,杜达耶夫政权控制住了局面,打败了袭击者。车臣军方宣称在此次冲突中共俘获了120人,其中58人是俄罗斯联邦军人。另外,车臣还给俄罗斯联邦下达最后通碟,即在11月29号之前承认参与冲突,否则将对这些俄国军人采取极刑。但是俄罗斯联邦否认卷入这次冲突。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辩称,如果俄联邦部队参加车臣只需两小时就能解决问题。

车臣战争中,遇害的儿童。

车臣战争中,遇害的儿童。

11月29日,叶利钦发出呼吁,要求杜达耶夫以及他的反对派立即停止战斗,要求双方放下武器、解除武装,释放被拘捕扣押人员,否则联邦政府将在车臣采取国家军事紧急状态以恢复当地秩序。

11月30日,叶利钦签署一道密令,准备军事行动,要求解除车臣武装。12月初大批俄罗斯部队在莫兹多克等区域集结。12月6日,俄罗斯联邦国防部长格拉乔夫与杜达耶夫会面,但是并没有达成任何和平协议。12月7日召开的俄罗斯安全会议决定采取军事行动,平定车臣非法武装。12月9日,叶利钦签署命令,命令俄罗斯政府要尽全力、全面解除车臣地区的非法团体武装。

1994年12月11日,叶利钦签署《解除”非法”武装和在车臣境内恢复宪法法律制度》的命令。当天早晨7点,俄联邦武装力量和内务部部队约3万余人从西部、西北和东部三个方向车臣挺进:北部集团军从北奥塞梯的首府莫兹达克出发;西部集团军从印古什出发;东部集团军从达吉斯坦出发,对格罗兹尼形成包围圈。12月25日,俄军抵达格罗兹尼郊外并占据有利地形。同时,有近一万名装备精良的车臣武装分子保卫格罗兹尼。

车臣战争中,俄军掩埋尸体。

车臣战争中,俄军掩埋尸体。

他们形成三道防线:内部防线(半径为1一1。5公里)设在总统宫周围;中部防线设在城市西北部距内部防线约1公里和距西南部和东南部约5公里的地方;外部防线主要设在城市的四郊。内部防线的基础是在总统宫周围利用坚固的砖结构建筑物搞起来的一大片抵抗据点。楼房的最底层和最高层适于进行射击。沿着奥尔忠尼则大街、胜利大街、五一街构筑了阵地,这里可以直接瞄准坦克。中部防线包括斯塔罗普罗梅斯洛夫公路起点处的据点,横跨孙扎河的桥梁、米努特卡小区、塞哈诺夫大街等处的抵抗据点。此外,还有随时点燃的石油加工厂和化工厂。外部防线包括格罗兹尼一莫兹多克干线、城市东部涅夫季扬卡、老孙扎河以及城市南郊的切尔诺契耶等处的据点。

1994年12月31日,战斗正式打响,俄军大约投入兵力6000人左右。但是正如亲历者特罗舍夫将军所言,“战役准备得很仓促”,“连以下的指挥员实际上都没有格罗兹尼的地图,即使有地图的也顶多是1980年版的,所以往往会失去方向。另外,混合的队列(汽车和坦克装甲设备)挤满狭窄的街道,没有回旋余地,结果被车臣武装分子从楼房里对步兵和战车进行抵近射击”。要想在新年第一天占领该城市显然是低估了车臣武装分子的兵力和装备,俄军损失惨重。据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所言,在这一轮行动中有534名将士阵亡;而在1月1日晚上,车臣武装分子总参谋长马斯哈多夫宣称有800一1000名俄军战士在这轮战斗中死亡,81名被俘。可见,在对格罗兹尼的第一轮攻击中,俄军至少有10%的阵亡率。

之后,俄军重新调整统帅,并且在北线将两个集团军合并为“北部集团军”,以有利于提升部队的协调指挥。此外,俄军调拨大批武器装备和兵力到格罗兹尼,加强了俄军的武装力量。

车臣战争黑镜头,街头的伏尸。

车臣战争黑镜头,街头的伏尸。

1月14日,俄军第一次成功袭击了车臣总统府。但是胜利持续时间并不长,很快总统府又被武装分子占领。1月18日车臣最高司令部决定离开总统府。当天夜里,车臣武装分子放弃总统府、转移指挥中心到别的地方,走之前还在总统府里安装了许多定时炸弹。

1月19日俄罗斯部队顺利攻占格罗兹尼的车臣总统府,俄罗斯的国旗飘扬在总统府的废墟之上。车臣武装分子是主动撤离总统府的,保存了战斗力,俄军此次占领总统府顶多只是拥有政治上的意义而已。

据特罗舍夫将军所言,战事的最后阶段于2月3号开始,俄军南部集群的两个团从汉卡拉区方向向车臣首府的南部和东南部运动。第324摩托化步兵团和245摩托化步兵团的共同努力下封锁了吉卡洛夫斯基南面的道路,并切断了沙里一格罗兹尼以及哈萨维尤尔特一格罗兹尼战线。北部集群和西部集群肃清米努特广场卡楼房里的武装分子,并占领了孙扎河的桥头堡。之后,北部集群又从东北面和东面封锁米努特卡区。2月份,俄罗斯军队分别控制住了格罗兹尼各个方向的重要战略要道,取得围攻格罗兹尼战役的军事胜利。

车臣战争中,俄军战车遭袭击,士兵死于非命。

车臣战争中,俄军战车遭袭击,士兵死于非命。

在这场争夺车臣首府和邻近地区的战斗中,杜达耶夫追随者中7000余人被击毙,600人被俘;击毁坦克40余辆,步兵战车和装甲运输车50余辆,大炮和迫击炮100余门,几乎全部飞机和直升机均被击落;此外,俘获坦克巧辆,步兵战车和装甲运输车70辆,大炮和迫击炮60余门。但是俄军也损失惨重,根据俄军总参谋部统计材料,1994年12月31号至1995年4月1号俄军共有1426人牺牲,4630人受伤,96名官兵被俘。

1995年3月6日,俄内务部部队攻占格罗兹尼的最后一个据点一切尔诺列契耶。撤出格罗兹尼的车臣武装分子分为好几股势力。最主要的车臣武装被分为东西两集团:最强的是东部集团,集合在阿尔贡、古捷尔梅斯、沙利;西部集团的防卫线在萨马什金、巴穆特、阿西诺夫斯卡亚地区。3月,格罗兹尼转由内务部部队控制,俄军主力转战其他地方。

3月20日,俄军向阿尔贡、古捷尔梅斯、沙利方向推进;24日俄军占领阿尔贡;30日,俄军攻占古捷尔梅斯;31日俄军攻占沙利。4月7一9日,俄军攻占萨马什金等地。

车臣战争中,一名车臣武装分子展示被打死的俄军士兵的身份牌。

车臣战争中,一名车臣武装分子展示被打死的俄军士兵的身份牌。

就在俄罗斯军队基本掌握车臣局势的时候,4月26日,叶利钦签署《关于使车臣局势正常化的补充措施》命令,宣布从4月28日至5月12日在车臣暂停作战行动。这也宣告了俄军与车臣武装大规模的正面冲突结束。叶利钦宣布暂时停火纯粹基于政治考虑,因为当时俄罗斯正准备庆祝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并邀请了许多外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但是,车臣武装分子并不遵守停火协议,不断对俄军发动攻击,造成俄军一定损失,同时利用这个喘息机会重新调整部署。

1995年5一6月间,联邦军队主要追击车臣武装分子在山区的力量。6月4日,联邦军队攻陷车臣武装主要军事基地韦德诺,并将车臣武装逼到7一12公里外的山区。但车臣武装仍然保留了作战实力,并退居到沙托伊和尤尔特。6月10——13日联邦军队攻陷沙托伊,6月14日攻陷尤尔特。

就在联邦军队趁胜堵击、快要彻底消灭车臣武装分子的时候,军队又再次接到停火命令。难怪亲临战场指挥的特罗舍夫将军说:“谁是我们的主要敌人:是山里的匪徒,还是莫斯科达官显贵中的叛徒?既然用鲜血换来的胜利被完全不需要的‘谈判’一笔勾销,那仗还怎么打?”

车臣战争中,俄军掩埋车臣人的尸首。

车臣战争中,俄军掩埋车臣人的尸首。

6月中旬,战争基本上停了下来,马斯哈多夫和联邦中央代表坐到了谈判桌前。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一场恐怖事件成为了战争的转折点。那就是1995年6月14日,巴萨耶夫率领约100名武装分子闯入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布琼诺夫斯克扣押了一千多名人质,要求俄军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撤出车臣,否则将杀死全部人质。这也就是令人震惊的“布琼诺夫斯克恐怖事件”。

这场恐怖袭击的路线不得而知。一般认为是在韦德诺战役失败后,巴萨耶夫从韦德诺出发,经由达吉斯坦那些不被俄罗斯联邦部队及内务部部队控制的小道上一路奔袭至布琼诺夫斯克。后据巴萨耶夫后来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言,他们原本打算直接进攻莫斯科、实施恐怖袭击,然而最终车子停在布琼诺夫斯克市纯属偶然。

6月14日早晨,恐怖分子坐着两辆俄式军用卡车在临近布琼诺夫斯克的关卡遭遇哨兵检查。恐怖分子宣称车上载的是联邦士兵的死尸,拒绝下车检查并强行冲过哨卡。哨兵立刻通知下一站的关卡堵截。被堵截住的武装分子没有通关文件,但是拒绝让检查人员上车检查,而是要求去当地的军事总部解释。于是恐怖分子的车开往市中心的内务部。

车臣战争黑镜头,街头的伏尸。

车臣战争黑镜头,街头的伏尸。

就在快要抵达的时候,恐怖分子突然开始袭击。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子打退了当地警察的抵抗,并且很快占领了市内务部大楼。接着很快占领并控制了市政府大楼、市通信局、银行、医院、市场、少年宫以及几辆正在行驶的公交车。他们一路朝建筑物开枪和对天鸣枪,全城陷入恐怖气氛当中。

得到消息之后,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通过直升机派遣内务部特别小分队增援。巴萨耶夫命令恐怖分子押着人质、向位于布琼诺夫斯克东部的一家医院挺进。由于该医院本身有医护人员450人、病人500人,而从外面带进的人质大约有300余人,因而,恐怖分子实际控制的人数达1200余人。

闻讯赶来的内务部部队将医院重重围住,但是他们都不敢接近医院大楼。因为巴萨耶夫威胁:如果他手下1个人被杀就将杀害ro名人质偿命;如果1人受伤就将杀害5名人质。另外,巴萨耶夫要求俄罗斯政府马上和杜达耶夫谈判、俄军在车臣地区停战并撤军。

车臣战争中,战死街头的武装人员。

车臣战争中,战死街头的武装人员。

6月15日恐怖分子与俄政府代表谈判。他们拒绝了释放妇女、小孩、重病患的要求,并重申了早先的要求并增加了召开新闻发布会的要求。由于政府没有按要求召开新闻发布会,恐怖分子杀害了5名人质。并扬言如果继续不答应开新闻发布会的要求,还要再杀10名人质。俄政府代表最后只好答应了恐怖分子的要求。

6月16日,国家杜马讨论布琼诺夫斯克的恐怖事件,然而并没有明确的指示。于是,6月17日内务部决定武装解救人质。政府军发动了两轮攻击,但是最终以失败告终,并造成了包括人质在内的伤亡。不过,在这场解救活动之后,巴萨耶夫释放了154名人质,其中主要是妇女和小孩。

武装解救人质活动失败后,俄罗斯联邦总理切尔诺梅尔金心急如焚。当晚在电视中发表讲话,呼吁武装分子停止战斗、释放人质、并表示要用除武力以外的方式解救人质,同时希望车臣地区的战争形势不要扩散到北高加索整个地区。

车臣战争中遇难的平民。

车臣战争中遇难的平民。

6月18日凌晨,切尔诺梅尔金直接与巴萨耶夫通电话。巴萨耶夫提出三个要求:俄罗斯联邦军队在车臣境内全面停战;和平谈判立即开始启动;为武装分子安全返回目的地提供交通工具并保证他们路上的安全。俄政府做出了重大让步,基本上满足了巴萨耶夫的要求。

6月19日,在俄罗斯政府宫员代表和部分人质的“护送”下,巴萨耶夫率领武装分子经由达吉斯坦,回到仍在武装分子控制区域内的车臣扎达克村,受到了车臣武装分子英雄般的欢迎。之后,他释放了所有人质。自此,布琼诺夫斯克事件宣告结束。根据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行政长官库兹涅佐夫上报的统计数据:在这次恐怖袭击中,有126名人质遇害200多名受伤,经济损失达到1710亿卢布。

布琼诺夫斯克事件无论从袭击者的方式、目的上来看都属于恐怖袭击活动。它是以牺牲平民的方式达到军事、政治的目标。1995年6月中旬沙托伊战役以来,车臣武装分子元气大伤,俄罗斯联邦政府军控制住了车臣的形势,如果当时趁胜追击,是有可能将车臣武装分子消灭殆尽的。

车臣战争中,俄军掩埋车臣人的尸首。

车臣战争中,俄军掩埋车臣人的尸首。

然而,布琼诺夫斯克事件迫使俄罗斯政府停火并与武装分子谈判,开创了车臣武装分子利用恐怖主义手段达到军事政治目的的先例。同时,车臣地方武装认识到企图与俄罗斯中央联邦进行军事武装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传统的对垒战和游击战等战术都不可能实现目的。因而,受布琼诺夫斯克事件启发,一些车臣人开始运用新的斗争策略即“恐怖主义”。这为后来1996年拉杜耶夫发动的基兹利亚尔事件等恐怖袭击事件埋下了伏笔。

1995年6月中旬以来,一方面联邦军队和车臣武装在山区或平原进行游击战,另一方面双方也在走马灯似的进行谈判,形成一种“谈判”与冲突并存的局面。

1995年11月1日,俄罗斯联邦宣布恢复车臣合法政府,由1991年被杜达耶夫搞垮的前苏联车臣一印古什苏维埃主席扎夫加耶夫行使总统的权力。扎夫加耶夫投桃报李,以车臣总统的身份于12月8日与切尔诺梅尔金总理签署了车臣在俄罗斯联邦内特殊地位的规定,即属于俄罗斯联邦并享有国际法主体资格。12月14——17日进行大选投票。12月17日,扎夫加耶夫正式当选为车臣总统。

车臣战争中街头的伏尸,已经完全被焚毁。

车臣战争中街头的伏尸,已经完全被焚毁。

俄罗斯高层通过扶植车臣亲俄势力来将车臣局势正常化的目的没能实现。车臣武装分子不承认扎夫加耶夫政权,在11月一12月间发动了多起袭击活动。为阻碍大选的进行,12月12日车臣武装分子潜入车臣重要城市古捷尔梅斯。于大选前夕一13日晚发动袭击,并于18日一22日期间完全控制住了古捷尔梅斯,直到23日车臣武装撤出该城。

1996年1月9日,杜达耶夫的侄女婿拉杜耶夫率领大约400名武装分子突袭击达吉斯坦的基兹利亚尔市。与布琼诺夫斯克恐怖事件一样,他们很快占据了市医院及附近三栋居民楼,控制了大约1500多名人质,并以此要挟联邦政府。经过谈判,拉杜耶夫企图挟持100多名人质重回车臣。然而,他们并没能像半年前巴萨耶夫那样幸运,在距离车臣不远的“五一村”被俄罗斯联邦部队团团围住,大约有150多名恐怖分子被歼灭,但是拉杜耶夫逃脱了。

1996年2月,叶利钦决定参加下届总统选举,而赢得大选的最大障碍就是久拖不决的车臣问题。为了避免车臣政策成为竞争者的口实,叶利钦希望尽快用和平方式解决车臣问题。

车臣战争中,战死的士兵。

车臣战争中,战死的士兵。

3月31日,叶利钦发表电视讲话,阐述了他对车臣局势的七个计划:“一、从3月31日零时起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二、联邦部队将有秩序地从车臣己恢复和平的地区撤退至行政边界之外;三、准备车臣共和国国会选举;四、建议国家杜马颁布大赦令,对那些参与武装行动、但没有犯重罪的武装人员大赦;五、对已经取得稳定局势的地区提供财力、物力支持;六、准备起草协议来确定车臣共和国在俄罗斯联邦内的特殊地位问题;七、将授权切尔诺梅尔金总理来领导和恢复车臣地区的秩序和管理。”

车臣武装分子并不接受这番善意,当天夜里就袭击了俄军。而联邦军队总司令部方面似乎也没打算执行总统的命令停战,还指挥了针对车臣东南部的韦德诺一巴穆特一达尔戈地区的战役。

1996年4月21日,俄军的军用卫星截获了杜达耶夫与外界联系的无线电信号、将其定位,并把信息传回地面控制中心。地面中心立即把目标的相关信息传送给一架在空中待命的攻击机,再由攻击机发射空对地导弹,直接命中杜达耶夫。杜达耶夫死后,由车臣武装政权的副总统扬达尔比耶夫继任总统。扬达尔比耶夫政治主张相对温和一些,愿意与俄罗斯联邦谈判。

车臣战争黑镜头

车臣战争黑镜头

同时,随着俄罗斯大选的临近,而联邦军队一直没有取得完全的控制权,叶利钦决定采取一些实际行动来尽快解决车臣问题、提升民调满意度、拉动选票。他要求军队5月初从韦德诺撤出大部分兵力;甚至宣称他个人愿意在5月份前往车臣来表达希望战争双方坐下来谈判的诚意。

5月27日,扬达尔比耶夫前往莫斯科与俄罗斯高层谈判。叶利钦在签署了一份关于从6月1开始停火协议之后,撇下谈判代表团,于5月28日出其不意地抵达车臣兑现承诺。抵达后,叶利钦对将士发表讲话:“战争结束了。胜利属于你们,你们击败了反叛的杜达耶夫制度”。7月3日,叶利钦再次当选为俄罗斯联邦总统。

然而,讽刺的是这场对车臣所谓的“胜利”带来的喜悦并没能持续很久。8月6日早晨,车臣武装分子同时对格罗兹尼、古捷尔梅斯、阿尔贡这三座车臣最重要的城市发动大规模攻击,并很快占据了优势地位。8月9日,叶利钦授权俄安全会议秘书长列别德作为他的代表前往车臣。在得到总统停战的授意后,8月H日,列别德坐飞机抵达车臣,与车臣武装总参谋长马斯哈多夫会谈。8月18日,达成停火协议。

车臣战争中,遭到轰炸的平民。

车臣战争中,遭到轰炸的平民。

8月30日,俄总统驻车臣全权代表、俄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与车臣武装总参谋长马斯哈多夫在达吉斯坦共和国首府签订了象征着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的《哈萨维尤尔特协议》,双方同意无条件停止使用武力;将车臣与俄罗斯联邦地位问题的讨论往后推迟5年,即到2001年12月31日全民公决;另外俄军撤出车臣,只留205摩托化步兵旅和内务部101旅常驻。同时由俄罗斯联邦和车臣共和国代表组成临时委员会来行使政府职能,实现从战争状态到和平期的过渡。

车臣战争中,遭到轰炸的平民。

车臣战争中,遭到轰炸的平民。

《哈萨维尤尔特协议》签定以后,由于车臣与俄罗斯地位问题被搁置5年,这也就暂时让双方都缓了一口气。但是该协议对俄罗斯联邦政府而言损害极大,完全是政府妥协的结果。因此,很多俄罗斯人认为该协议是对车臣民族分裂分子的一纸投降书,“代罪羔羊”列别德很快被迫辞职。而他的辞职也为后来俄罗斯人进一步质疑该协议的合法性埋下伏笔。但是无论如何,在众多停火协议中,这是唯一得到执行的停火协议,宣告了第一次车臣战争的结束。

据俄国防部统计,截至1996年8月30日,在车臣战争中,俄军阵亡2837人、伤13270人、失踪337人、被俘432人;损失飞机5架,作战直升机8架,坦克、装甲输送车、步兵战斗车和装甲侦察车500余辆;直接经济损失约50亿美元;车臣武装分子有15000人被打死。

车臣战争中,遭到轰炸的平民。

车臣战争中,遭到轰炸的平民。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